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修仙小神农 > 正文 第1374章 离我远点儿
    织田芳代把赵小南的话翻译给渡边纯也听后,渡边纯也小心翼翼的向赵小南问:“赵先生,您要怎么才能原谅我?”

    赵小南没有答他,而是反问了他一句,“你觉得这家温泉酒店怎么样?”

    赵小南这么一问,不仅渡边纯也愣了一下,北野空、陈天豪、周文棋、杜柯、织田芳代和石村三郎也是一脸莫名。

    尽管不知道赵小南为什么扯到温泉酒店上,但渡边纯也还是回了赵小南一句。

    “不错。”

    赵小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也觉得不错。”

    此话一出,织田芳代瞬间明了。

    石村三郎、渡边纯也细一想,也明白了赵小南的意思。

    只有北野空、陈天豪、周文棋和杜柯,依旧是一头雾水。

    “明白了赵先生,我这就把这家酒泉酒店买下来送给您!”

    等到渡边纯也笑着把这句话说出口,北野空、陈天豪、周文棋和杜柯四人才明白,原来赵小南说到温泉酒店上,是为了敲诈。

    不过也不能叫敲诈,因为敲诈是一方强迫,一方被迫。

    而赵小南和渡边纯也,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渡边纯也爬起来,去为赵小南购置温泉酒店去了。

    赵小南这时才向织田芳代感谢道:“多谢织田顾问,你来帮我解围。”

    织田芳代连忙欠身回:“赵先生您说笑了,我不是来帮您解围,是来救我们家族的这些无知若众,也多亏您大人有大量,没有跟他们一般见识。”

    赵小南看了一眼织田芳代的右手食指,说了一句,“等我离开的时候我会去找你,帮你把断裂的指骨复原。”

    织田芳代的食指是他捏断的,有多严重,赵小南清楚。普通的医学手段基本上不可能将织田芳代的食指复原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对于拥有【回春术】的他而言,即便是织田芳代的右手食指没了,他也能帮织田芳代再长一个回来。

    织田芳代本来以为自己地右手食指算是废了,听到赵小南这么一说,脸色一喜,连忙向赵小南躬身致谢:“谢谢赵先生!”

    医生说他的手指没救了,但是见识过赵小南超凡手段,织田芳代知道既然赵小南说出口,就一定有帮他复原手指的方法。

    赵小南肯出手,除了觉得织田芳代是个聪明人之外,还因为用【望气术】看到了他头顶的青气。

    只要织田芳代气运不出现什么大的波折,日后必定大富大贵,说不定未来八歧家族的下一任组长位置就是他的。

    赵小南觉得自己日后,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游玩,都还会来倭国,所以准备交织田芳代这个朋友。

    渡边纯也很快就搞定了温泉酒店转让的手续,把文件拿来。

    赵小南在上面签了几个自己的名字之后,温泉酒店就正式归他所有。

    赵小南得了好处,这才松了口,把他和渡边纯也之间的恩怨一笔购销。

    织田芳代带着渡边纯也一起走了。

    石川三郎也没有久留。

    现场又只剩下了赵小南、阮凤仪、周文棋、杜柯、北野空和陈天豪六人。

    除阮凤仪外,其它五人,看向赵小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像杜柯和陈天豪看向赵小南时,觉得有些畏惧的同时还有些心虚,毕竟刚才他们对赵小南一直冷嘲热讽,没什么好话。

    陈天豪鼓足勇气,重新走下温泉池,来到了杜柯身边,从杜柯背后按住了她的两边肩膀,然后关心的问了一句:“柯柯,你没事儿吧。”

    杜柯肩膀一抖,摆脱了陈天豪的两只手,然后转身冷眉以对,骂了一句,“你给我滚!”

    陈天豪脸色尴尬,

    (本章未完,请翻页)

    站在水中,向杜柯解释道:“柯柯,我错了,刚刚我……我吓坏了!”

    “离我远点,懦夫!”杜柯又骂了陈天豪一句,然后踏着水来到了赵小南身边。

    陈天豪不敢靠近赵小南,动了动嘴角,然后慢慢走上台阶,离开了温泉池。

    北野空站在温泉池边,看着池中的周文棋,动了动嘴唇开口叫了一声:“文棋。”

    周文棋抬眼冷漠的看了北野空一眼,只回了三个字,“你走吧。”

    北野空垂下眼睑,攥了攥手,也知道自己伤透了周文棋的心。

    北野空又看了周文棋一眼,这才转身低着头,慢慢离开。

    陈天豪见杜柯不理他,也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经历刚才的事,赵小南也没心情泡温泉了,和阮凤仪、周文棋、杜柯一起离开了温泉池。

    四人换完衣服,离开更衣室时,周文棋好奇的向赵小南问道:“小南,你怎么认识八歧家族组长的?”

    赵小南笑着回了一句,“我们有生意往来。”

    高山田治保护他和阮凤仪的安全,他保护高山田治脑袋的安全,也算是生意往来吧?

    杜柯眼前发亮的的看着赵小南问了一句,“你还做跨过贸易?”

    杜柯原本挨在赵小南身旁,此刻借着说话的功夫,顺势搂住了赵小南的胳膊。

    赵小南把杜柯的胳膊抽出,离她远了一点儿,出声讥讽了对方一句:“杜小姐,你还是别离我那么近了,我半年没洗澡,再熏着您。”

    杜柯脸一红,讪讪一笑说道:“我……我开玩笑的了!”

    赵小南轻笑一声回:“那你也离我远点儿,你不怕我熏着你,我还怕你恶心我呢!”

    赵小南说完,就带着阮凤仪和周文棋一起离开,独留杜柯气鼓鼓的留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