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正文 第2565章 我想陪着皇上嘛
    他抬手一抹她的额头,立刻皱起眉头。

    “发烧了!”

    “啊?”

    南烟一愣,下意识的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没什么感觉,说道:“没有吧?”

    祝烽生气的说道:“你还犟?”

    “……”

    “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脸都烧红了!”

    “呃……”

    南烟自己也看不到自己脸上的样子,就被祝烽一把塞进了被子里,她还挣扎着要钻出来,却被祝烽按住两边的被角,凶神恶煞的道:“你敢动!”

    “……”

    看着他的样子,谁敢啊?

    南烟只能瘪瘪嘴,缩回被子里。

    祝烽这才又转头对着在门口候着的听福他们说道:“去告诉长史,立刻传府内高明的大夫过来,贵妃病倒了。”

    “是。”

    很快,都尉府内的一群大夫都齐聚在贵妃的房中,一个个惊惶失措,他们到底都只是军中的大夫,主要只能看一些外伤,而且,也从来没有服侍过贵妃娘娘这样的人,吓得一个个哆哆嗦嗦的不敢动。

    最后,还是一个大夫大着胆子开了一帖药,熬了给南烟喝下去,但也连连磕头的告诉皇帝,贵妃受了风寒,这场高烧是免不了的。

    祝烽愤怒的将这些人都踢了出去。

    忙碌到了大半夜,南烟果然发起了高烧。

    之前她还没感觉自己烧起来了,到这个时候,是已经烧得没感觉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直嘟囔。

    祝烽亲自照顾她,将帕子在冷水里浸透了,拧得润润的,覆在她的额头上。

    一阵清凉带来了短暂的清醒。

    南烟睁开一线眼睛看着祝烽,眼睛里也是红的。

    呆呆的望了他好一会儿,她说道:“皇上……”

    “嗯,”

    祝烽凑到她身边,轻声道:“还难受吗?”

    南烟呢喃着道:“皇上怎么还不睡?”

    “……”

    “跑了那么久,要睡觉,好好休息。”

    “……”

    “不然,会病的。”

    “……”

    祝烽听得又好气又好笑。

    看来,是真的病糊涂了,自己都烧成这个样子了,还有闲暇来担心自己。

    于是伸手轻轻的拧了一把她的脸:“你给朕安分些吧。”

    “……”

    “好好睡一觉。”

    南烟昏沉沉的想睡,又竭力的睁开眼睛看着他,见祝烽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把额头上已经温得发热的帕子拿走,重新拿了一块帕子浸了水,拧干拧干放在自己的脑门上。

    她有些反应过来:“我真的病了啊?”

    “还有假病吗?”

    “……”

    “都说了不让你跟朕去,你偏要去,去了还要跟着淋雨,你怪得了谁?”

    南烟晕晕乎乎的,也想不起自己干的事,只笑笑,对祝烽说道:“我想陪着皇上嘛。”

    “……”

    祝烽的呼吸顿了一下。

    其实,比起南烟病中的煎熬,他已经是好几天都没睡好,冰冷的雨打在他的身上,虽然不惧,也并不是不痛不冷,只是,常年来惯于承受苦痛的他,比普通人有更大的忍耐力。

    可一听到南烟这话,他的心里就好像被一点久违的,酸楚的东西涌上来,淹没了。

    安静的看着南烟。

    南烟也耷拉着眼皮,要睡不睡的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祝烽俯下身来,隔着那块润了凉水的帕子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然后柔声道:“快睡吧。”

    南烟迷糊的“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

    南烟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到头上重重的,她勉强将虚软无力的手从被子里抽出来,伸手一摸,是已经有些发干的帕子,拿开帕子,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好像不烫手了。

    祝烽呢?

    她一扭脑袋,就看见祝烽坐在床边,一只手撑着额头,正睡着。

    大概是一夜都没离开。

    大门虚掩着,能看到若水他们几个也在门口坐着,显然是祝烽在里面照顾自己,他们不能进来,也不敢走,只能陪着在外面熬。

    大家都累坏了吧。

    这样一想,南烟又感动,又心疼。

    目光再慢慢的移回到祝烽的脸上,外面阳光倒是很好,下了一整天的倾盆大雨将所有的阴郁之气都驱散了,阳光毫无遮蔽的直射在窗户上,透进屋子里的光线虽然不太热,却照得人脸上,丝毫的神情都显露无遗。

    所以,她清楚的看到了祝烽眼角的细纹。

    还有一缕乱发,从耳畔落下。

    其中更是有一根银丝,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

    南烟伸出手去,揪着那根白头发在指尖绕了两圈,捏紧了,然后一下子拔了。

    “啊!”

    祝烽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怎么了?”

    南烟立刻将手放下。

    笑着看着他:“皇上。”

    祝烽一看她醒来,忙说道:“醒了?还烧不烧了?”

    “妾没事了。”

    南烟笑眯眯的看着他。她还记得,自己刚到祝烽身边服侍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身上都满是戾气,尤其晚上,突然惊醒过来会拔剑的,虽然不像叶诤说的“梦中好杀人”那么残暴,但也的确是戾气十足。

    可现在,他突然惊醒,已经不会像过去那样了。

    这些年的他,真的变得好温柔了。

    这个时候祝烽倒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只伸手摸了一把她的额头,又在自己的额头上试了试,说道:“还是有些低烧,还得再休息。”

    说完,将被子给她掖了掖。

    “想吃点什么?”

    他这一问,南烟才发现,自己的虚弱不仅是病的,更是饿的。

    立刻道:“烧鸡。”

    “……”

    祝烽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病着不能这么油腻的东西。”

    “那,烩羊肉?”

    “不是说了,不能吃油腻的。”

    “那妾能吃什么?”

    “朕让厨房给你热着粥呢。”

    南烟一听,整个人都垮下来似得,喃喃道:“生病了还不让吃点好的。”

    祝烽笑道:“等你好了,烤全羊朕都给你送来。现在先听话,这两天吃点清淡的,把病养好了再说。”

    说完,便回头吩咐了一声。

    若水他们还蹲在地上打瞌睡,一听见皇帝的吩咐,众人都从地上跳起来,慌慌忙忙的下去准备了。

    南烟问道:“皇上,薛运找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