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天启四年冬春 【0790 气度宽宏的韦大人】
    “也不能这么说,三辅大哥也有三辅大哥的优势,至少与人接洽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你们几个都很聪明,却不方便抛头露面嘛。”韦宝笑道。

    吴三辅得意道:“那是,官面上的人,商场上的人,还有各地的大户和土财主,我没有摆不平的。”

    “不过啊,三辅大哥,你也要尽快对天地会熟悉,对各地情况熟悉起来才成啊,你如果掌管海防总督衙门,那就相当于一个特别大的布政使了啊,你这个布政使必须比其他的布政使都更加有才干才能胜任,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海防总督衙门总督的身份呢。”韦宝道。

    “我哥别说一个布政使的实力,我哥连一个知县的实力都未必有,给我哥一个县衙让他管,不知道会管成啥样了。”吴雪霞笑道。

    “这是什么话?我怎么没有一个知县的实力、别说一个县衙,就是一个府衙我也照样能管好。”吴三辅嘴硬了一下,然后对韦宝道:“小宝,你放心,我知道想做高位,肯定得有能力,得自己有两把刷子的,我会用心学!”

    “很好,就从这趟咱们的济南之行开始吧!三辅大哥,我在去辽东之前,会尽量帮你把这一片摆平的!刚才雪霞说的不错,咱们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时间是一方面,魏忠贤是另一方面,魏忠贤和官场上的人都是出尔反尔,一个个老奸巨猾,与他们商量好的事情,不能完全当真,他们说变卦就会变卦的!不过,我不信魏忠贤敢在我去辽东之后给海防总督衙门委派总督,至少我在辽东立功之前,他不会这么做,他还指望我在辽东也裁军呢,还指望我挡住这次建奴的进攻,帮他省下一大笔银子呢。”韦宝自信道。

    “哎,我怎么觉得魏忠贤是在给总裁挖坑,等着总裁被建奴搞趴下?总裁,你就这么相信自己能打赢建奴吗?别忘了,打建奴,咱们可不能出动自己的军队,得完全依靠蓟辽边军和辽东将门的兵马,我不觉得那些人有能力打得赢建奴,还有粮饷也是大问题,你千万别想着自己贴粮食和银子啊,天地会中央银行可没有一点余钱了,自己的日子都过的紧巴巴的。”吴雪霞提醒道。

    韦宝呵呵一笑:“雪霞这个贤内助是真好,一天到晚替天地会中央银行着想,也等于是替我着想了,是,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去辽东,不能用咱们的军队,也不能给他们补贴银子和粮食,否则就暴露咱们的实力了,并且吃大亏了。”

    “我这妹子就是会过日子,小宝,我妹妹对你多好啊?”吴三辅乐呵呵的捧场。

    韦宝笑着点了点头。

    再过一日,韦宝只带了三千大军启程前往济南城。

    因为东营大营这边还在整编,韦宝怕军队数量少了压不住阵脚。

    吴雪霞觉得至少要带五千大军过去,因为情报显示济南城还有山东军近三万人呢,只带三千人过去,怕是会有一定的危险。

    韦宝说服了吴雪霞,最终只随从了三千大军,五百多人是总裁卫队和统计署总署的人,剩余两千多是陆卫队抽调出来的精锐,韦总裁觉得足够用了。

    大军到了济南城外,李精白亲自带着所有文官和武将出迎,规格极高,除了几个比韦宝官阶高的人行的深深鞠躬的礼节,其他人都是跪拜大礼,搞的跟迎接钦差大臣一样的规格。

    韦宝本来就是钦差大臣,只可惜不是太监,也不是正一品高官,否则所有人都得跪下。

    “李大人,你太客气了,让大家都起来吧。”韦宝急忙下了马,谦虚道。

    李精白绝对没有因为韦宝年纪轻轻而有所怠慢,要是韦宝之前没有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举措,李精白是真的会将面前这个年纪很轻的少年当小孩的,但现在完全不敢了。

    “韦大人,这是一定要的。”李精白说罢,对众人道:“韦大人让你们起来了,都谢恩吧。”

    “谢过韦大人。”众人整齐道。心中都忐忑不安,不知道韦宝这个传说中的丧门神会怎么对付他们?

    其实现在稍微有点家产的人都恨透了韦宝,就算不恨透,也是厌恶,厌烦,防备的状态。

    因为大家都看明白了,只要有点家产,韦宝来了就要敲竹杠,扒层皮。

    韦宝所过之处,老百姓纷纷赞颂,但韦宝与富人之间的关系,却都处的很差。

    也不能说韦宝和所有的富人都处不好关系,要在被韦宝整治之后,主动向韦宝送银子,并且得到了韦宝重用,成为了韦宝的人,才能免于遇难。

    这也正是魏忠贤防备韦宝的关键所在,韦宝这一套其实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搞钱,这是首当其冲的,其次就是网络自己的势力,形成一种派系,以他韦宝为首的派系。

    只是韦宝入仕时间还不长,而且韦宝形成的派系,似乎没有很强的侵略性,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保住富贵,或者为了寻求升官发财而聚集到韦宝的身边。

    暂时来说,韦宝的势力集团与魏忠贤并无本质冲突,并且是依附于魏忠贤之下的,反而等于在迅速扩大魏忠贤的势力版图。

    所以,不管是魏忠贤,还是这一类人,都对韦宝的势力集团在迅速扩张这件事并不是警惕,大家只是担心被韦宝敲竹杠。

    “李大人,韦大人的意思是让济南城中所有兵士立刻撤到城外驻防,我们要给他们整编。”林文彪第一时间上来对李精白道。

    李精白一怔,知道韦宝肯定会这么做,却没有想到韦宝速度这么快,这也太那啥了吧、就算是做买卖,你韦宝这吃相也是不是太难看了一些?

    “可以可以,这是应该的。”李精白当即答道。

    李精白之所以回答的这么爽快,那是因为李精白完全没有要与韦宝在军事上再对抗的意思了。

    山东军的主力都已经被宝军击溃,更别说剩下来的三万残部,都是各地卫所军拼凑在一起的,更是毫无战斗力可言。

    韦宝见李精白这么回答,很满意。

    “韦大人,我这就通知所有军士出城,大人中午这顿饭,是进城吃呢?还是在城外吃?”李精白试探的问道。

    “就在城外吃吧,在这个地界上,我是地主,我宴请诸位大人!”韦宝笑道。

    众官员急忙道:“不敢当,不敢当。”

    韦宝笑了笑,让人即刻安营扎寨。

    韦宝手下的兵士的效率和纪律,再次让这些官员和将领们都大开眼界。

    只见宝军的训练有素,不管是行走还是站立,姿势都是刚劲有力,且都是整齐划一的,只用了半个时辰,一座巨大的营寨就在济南城外拔地而起。

    然后韦宝在营中设宴款待了李精白和众官员,众将领。

    就这样,只用了不到一天功夫,济南城中的所有军士全部出城,韦宝的人接管了城防,到了次日,韦宝才入城,直奔布政使司衙门,亲自坐镇,并且发榜安定民心。

    这一步完成,代表着海防总督衙门的牌子基本上立起来了,至少在明面上是立起来了。

    河间府、沧州府、山东和登莱全部归属海防总督衙门统领。

    “李大人,怎么没有看到刘养噩将军?”韦宝问道。

    李精白知道韦宝会问刘养噩的事情,所以并不奇怪,“刘养噩被关押在我的府中,大人要怎么处置他?他带领军队与大人搞对抗,这件事,我之前就极力反对!要不是此人,山东的局面不会搞的这么复杂。”

    韦宝微微一笑道:“先把他带来,我见一见再说吧,有的人就是活得不耐烦。”

    李精白闻言大喜,以为韦宝要杀刘养噩,来个杀鸡儆猴。

    李精白实际上已经把刘养噩的下场想的很清楚了,他之所以没有将刘养噩押解到京师去交给兵部处置,就是怕刘养噩再翻身。

    李精白觉得将刘养噩交给韦宝,韦宝必定会杀刘养噩。

    因为,第一,刘养噩的人马与韦宝的军队交战过,并且给韦宝的军队造成了一定的伤亡,这是仇恨,就算韦宝能放过刘养噩,韦宝的手下人也一定不会放过刘养噩。

    第二,韦宝留着刘养噩,若是刘养噩能入京,肯定会大说韦宝的坏话,对韦宝没有一点好处。

    本来韦宝的军队与山东军开战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谁都没有道理的事情。

    这种事情,朝廷一般都是偏袒已经赢了的一方人马。

    所以,韦宝绝对不会让刘养噩去京城,不让刘养噩去京城,不就只有杀掉吗?

    “是,大人。”李精白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即刻让手下人去办。

    虽然李精白是巡抚,可海防总督衙门管着山东地界,韦宝就算只是海防总督衙门的参政,但海防总督衙门现在也是山东布政使司的上级衙门。

    所以,韦宝在权力上,大于李精白,更何况济南城防已经在韦宝的控制之下。

    布政使司的一千多差役和军队比起来是不用比的。

    差役们缉捕个江洋大盗还行,与正规军作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刘养噩被送到布政使司衙门,韦宝在囚牢见刘养噩。

    “李大人,我单独与刘养噩说话。”韦宝对李精白道。

    李精白虽然有点不乐意,却也不敢说什么。

    韦宝太强势了,明明是自己把他济南城来的,自己把一切的路都给韦宝铺好了,这厮来了先解除了济南的所有兵权,然后又要走了刘养噩,却不提怎么安置他。

    但李精白毫无办法,到了这种时候,只有盼着韦宝念在他交好的面子上,不要太为难他,让他安稳的在山东巡抚任上混下去。

    李精白的计划是背地里给韦宝来点小动作,等到韦宝走人,他再开始大动作,清除韦宝的势力,到时候,搞不好再运作一下,自己弄个海防总督的大位坐坐,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啊!

    到时候,韦宝搞出来这么多事情,不成了替自己做嫁衣了吗、

    李精白打这番算盘是有把握的,绝对不是异想天开,首先,他是山东巡抚,升任海防总督就离着不远,不管是对本地的熟悉程度,还是调任的常例,都很符合。而且,他又是魏忠贤的人,魏忠贤要扶持手下人上位,他是首选。

    李精白觉得魏忠贤不太可能从别的地方调人过来,也不太可能从京中调人过来。

    因为魏忠贤的势力也是新近崛起,还不到两年光景,很多位置都是阉党从东林党手里夺过来的,所以,魏忠贤实际上也非常缺乏人才和人手。

    刘养噩被蒙着头,带着厚重的镣铐押解到了布政使司衙门的大牢,他还不知道到了哪里。

    等头罩被拿掉,刘养噩才知道见着韦宝了。

    刘养噩曾经只是远远见过韦宝一次,不过韦宝的特征太明显,太帅气,太英俊,又因为天地会货币实际上已经广泛的流传开来了,钞票上就有韦宝的头像,所以只要见过韦宝一次的人,都很容易认出他来。

    刘养噩看了眼韦宝,充血的眼珠子无神的晃了晃。

    韦宝亲手韦宝刘养噩摘去了堵在刘养噩嘴巴上的布条,“刘将军,我是韦宝。”

    “嗯。”刘养噩奇怪韦宝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不过也没有太当回事,官场上尽是伪君子,就是杀人之前也一样摆出一副谦谦君子样子的也大有人在。

    韦宝一挥手,“上酒,为刘将军卸下镣铐。”

    “是,大人。”立刻有两名亲兵上来摆酒摆肉,有两名亲兵为刘养噩卸下镣铐。

    这下让刘养噩有点震动了,盯着韦宝看,不知道韦宝想干什么。

    “韦大人,你不怕我手脚松了之后对你不利吗?”刘养噩直勾勾的盯着韦宝问道。

    “呵呵,对我不利、怎么个不利法?动手打我、杀了我?”韦宝笑着问道。

    “这都是你的人,我想徒手杀你恐怕不容易,但抓住机会重创你一下是不难的!我现在不是一个死囚吗?你就对我这个死囚这么放心?”刘养噩问道。

    “我可没有将你当成死囚。”韦宝微微一笑。

    刘养噩皱着眉头,“韦大人,你想干什么,尽管直说,我是一个粗人,玩不过你,认栽了!”

    “来,刘将军这两天恐怕没有怎么好好吃酒吃饭吧、先喝杯酒,吃一些菜。”韦宝微笑道:“别的事情,等会再说,我也有点饿了,今天这菜不错,我的厨子可都是比御厨还厉害的呢。”

    韦宝说着,也不理会刘养噩,先自己大吃大喝起来了。

    韦宝最大的一个优点,和他现代的经历有关,穷怕了。

    就冲着古代的菜,韦宝就再也不愿意回现代了。

    要说刚刚重生穿越来这个时代的时候,韦宝还曾经想过要回去,现在就是真的有回去的法门,韦宝也绝对不会回现代的了。

    完全没有农药的菜,新鲜蔬菜,肥美新鲜的肉,大厨的烹调,绝对的帝王级享受啊。

    回现代就算当上了富豪也没有这个级别的享受。

    正因为此,所以纵然现在已经尝遍了山珍海味的韦总裁,每一次吃饭还是能像是个饿了好几天的人一样全情投入。

    刘养噩见韦宝吃的喷香,不由咽了咽口水,后来实在忍不住,喝了一杯酒,也拿起筷子吃起来。

    韦宝笑着抬头:“刘将军?味道怎么样、正宗的鲁菜,你还吃的习惯吧?”

    刘养噩嚼着口中的红烧狮子头,这是他最常吃,也是最喜欢吃的菜,本来他一个堂堂总兵,想吃什么没有啊、可现在沦为阶下囚,好几天滴米未进,过的连狗都不如的日子。

    刘养噩不由悲从中来,眼中噙满了泪花。

    刘养噩不算汉子,不算英雄,不过傲气还是有一点的,被李精白说抓就抓,几天了,他也没有屈服过,没有讨饶过。

    虽然李精白并没有让人打刘养噩,但饿肚子的滋味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尤其不喝水,三天不喝水,绝对有可能把人给渴死了。

    即便如此,刘养噩也没有问人讨要过一口水喝。

    “别吃的太急啊,噎着了吧?慢点吃。”韦宝说着对亲兵道:“给刘将军拍拍。”

    亲兵上去为刘养噩拍背,刘养噩也不知道韦宝是没有看出来自己为啥哭,还是故意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等韦宝的亲兵拍了几下,他已经止住了哭泣,摆了摆手,示意韦宝的亲兵退下。

    韦宝的亲兵看了韦宝一眼,韦宝点头,示意亲兵退下。

    “韦大人,我很感谢你款待我这一顿酒菜,还亲自陪我吃,你说吧,有什么事?我刘养噩已经是一个没有啥利用价值的人,能为你韦大人做一点什么,我都会做的。”刘养噩说罢喝下一杯酒,“我只求能死的体面一点,死后能有一口棺材。”

    韦宝闻言,微笑道:“刘将军,我说你误会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

    “你不杀我、这里是哪里、难道我还在李精白的府邸?”刘养噩一惊,四下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