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城战系统 > 正文 第十七章 最强陨落
    “那么,按你的计划,要多久人类才能达到应有的精神境界呢?”

    圣主看了看段山嵩:“按照目前的进度,还需要一百七十年左右……你不用担心寿命的问题。这些人类的生理状况被我们严格监控,而且身体几乎没有劳损消耗,理论上就算生存数百年也没有问题!怎么样,段山嵩,加入我们吧,有了你的加入,我们兄弟会绝对能杜绝一切危险的因素,保证人类永远平安的生存下去!我们就是新纪元的神!”

    “不是寿命的问题啊……”段山嵩叹了口气:“老实说,听了这些话,连我都有些动摇了……但是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个人类,也是个贪婪,自私,固执的人类!任你说得天花烂坠,都到了这个地步,我可不会认输!”

    话音刚落,段山嵩双手突然凝聚起一抹紫色的能量,全力朝圣主刺去!

    这是刚刚对话时,他拖延时间积攒下来的能量,也是他作为系统最强,最后的坚持!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圣主挥了挥手,锋利的爪子划过了段山嵩的脖子……

    “你说得对,你终究是个人类,是个肮脏,低级的生物,是我高估你了……”

    看着手中段山嵩的人头,圣主叹息了一声。

    系统最强,就此陨落。

    此时,在大西洋某处的海底,人类除了离恨岛外第二大的据点,方舟,正陷入一片混乱。

    因为刚刚,方舟遭到了某不明物体的攻击,直接击穿了十七层装甲板,破坏了右后方的动力引擎,造成船体漏水,航向也严重偏转。

    经过紧急的抢修,船体的漏洞总算是堵住了,船上的冒险者们也找到了攻击船体的那个东西。

    是一把闪耀着光芒的方天画戟!

    第一天上船,积极的参与维修工作的绝生队看到了这把武器,立刻认了出来。

    “这不是段山嵩的武器么……怎么掉到这里了?”

    “难道说,段山嵩和圣主的战场就在附近?”秦云峰皱了皱眉,转头看陈飞:“你能看到什么吗?”

    陈飞叹了口气:“怎么可能,这里在潜艇内,隔着十几层装甲呢,而且……”说着,他的手放在了方天画戟的杆上,突然,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顺着手臂冲进了他的脑海,陈飞浑身颤抖起来,眼前的景物也豁然开朗!

    “这是……”陈飞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方天画戟内不知道蕴含了什么力量,竟然和他的火眼金睛天赋起了反应,诱发了突变,让她一下子看到了不寻常的景色。

    陈飞感觉自己仿佛灵魂出窍一眼,眼前浮现出的是方舟上方五百米处的海面,以及在海平面另一边,比太阳更璀璨的两道光芒……

    其中一道,虽然虚弱了很多,但毫无疑问是段山嵩,而另一道,虽然和他曾经看到的圣主的很类似,但是要强大了十倍不止!

    而紧接着,那虚弱的光芒,突然熄灭了……

    “不!!!”陈飞大喊了出来,手离开了方天画戟,脑子嗡的一下,视野又回到了船舱内……

    “怎么了?!”众人围上来关切的问道,陈飞哆嗦了半天,才绝望的说道:“段山嵩……陨落了!”

    众人大惊!

    此时,在阿尔喀德斯皇族的宫殿内,谢文正被人捏着脖子提在半空,身边似乎也触发了禁魔领域,让他这个法师连一丝的魔法能量都调动不起来。

    看着攻击自己的人,谢文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用卡着的脖子勉强叫出了攻击者的名字。

    “雪……鸮?”

    雪鸮手上加力,死死扣住谢文的喉咙,另一只手一晃,一人多长的狙击枪凭空浮起,对着谢文的脑袋:“没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雪鸮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让谢文有些陌生的明亮,这是智慧的光芒,是灵魂的光芒!

    “你对我做的事,还有这三年来,我经历的一切,我所做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说这话的时候,雪鸮几乎带着哭腔。这些年来,与其说她是个冒险者,不如说她是谢文的随从或者奴隶。诚然,谢文也不曾亏待过她,给她足够的强化,为她规划路线,也不许别人伤害她……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谢文剥夺了她所有自由!

    这三年来,雪鸮的精神状态一直浑浑噩噩,不辨是非,没有道德,一切都以谢文的命令为最高行动准则,完全没有自主判断的能力。刚刚,不知因为什么,在回到现实的一刹那,雪鸮觉得一股清风吹过自己的脸颊,然后瞬间头脑就清醒了过来。

    三年的时光仿佛一场梦,一场无比清晰的梦!

    雪鸮现实震惊了一下,随后就陷入了无边的悔恨和自责,还有对谢文的怨恨中去。

    “小雪,你听我解释……”谢文挣扎着,但是身为法师,在被封印了法力的前提下,他又怎么能在力量上胜过雪鸮呢?何况他为了互补,给雪鸮进行了专门克制法师的强化,如果距离够远,他或许能够反杀,在这种距离下,他根本无法反抗雪鸮的袭击!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爱你,一直都爱,所以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圣主的强大你也了解,这场战争我们早晚会胜利!但是我知道,以你的性格,绝对不会同意兄弟会的做法的,如果你加入了离恨岛的阵营,早晚会被杀死!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我不会永远控制你的,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一定会恢复你的自由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啊!”

    听着谢文的话,雪鸮咬牙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谢文顿时说不出话来……

    “闭嘴,我不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说着,雪鸮扣下了扳机!

    砰!巨大的枪声回荡在空挡的大殿内,谢文的脑袋应声爆碎,无头的尸体瘫软在地。

    杀死了谢文,雪鸮也无力的跪倒在地。

    虽然不是她的本心,但是这些年与谢文相处的一点一滴,还是清楚地印在她的脑海中。她能感受到,谢文是真的爱她,真的关心她。但是,她不能承受这样的爱,尽管她曾经无比憧憬这个男人……

    杀死了谢文,这个爱着自己,也被自己所爱的男人,雪鸮心中再无牵挂,她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

    雪鸮的尸体栽倒在谢文的身上,这对相爱,却不能相容的人,就这样死在了一起。

    大西洋,方舟。

    人们处理了从天而降的方天画戟,修补了船体的破损,又都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

    然而,却没有人还有心思工作了。

    因为陈飞透露出来的一个消息!

    段山嵩死了!

    人类最后的希望,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冒险者,也敌不过那个怪物!

    圣主彻底统治人类的那一天,真的要到来了么?

    特瑞和莉莉丝,是维修班的一对年轻男女。他们都是冒险者,但都是普通级的,实力很弱,平时主要做些维护保养的工作。

    对了,绝生队刚来到方舟的时候,就是他们两个带着大家去找房间的。

    此时,这两个年轻人正在按部就班的检查方舟的设施。段山嵩陨落的消息,只有当时和陈飞一起在场的人知道,消息还没有扩散开之前,就被高级别的冒险者下令封锁了,以免造成恐慌,所以这两个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段山嵩死了……圣主胜利了,但是我们有更大的麻烦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两人的脑海中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恐慌,相反,原本一脸天真和蔼的特瑞破天荒的露出了有些厌恶的表情,他拿起扳手,对着自己的脚面猛砸了一下,将趾骨都砸断了,随后开始抱着腿在地上打滚呻吟起来。

    莉莉丝对此一点也不惊讶,立刻去找负责这片区域的工头:“领导,不好了,特瑞不小心受伤了,我带他去医务室吧!”

    其他人也被骚动吸引了过来,负责这片的就是之前拿钥匙的的那个中年男人,他简单看了看特瑞的伤势:“脚趾断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带他去吧,路上小心点!别碰了伤处!”

    知道莉莉丝是冒险者,虽然是女孩,但是体力比一般人要强得多,所以工头也就没叫其他人帮忙。两人离开了工作现场,并没有去医疗室,而是回到了特瑞的房间。

    一进屋,原本一瘸一拐的特瑞就好像突然治好了一样,伤脚踩在地上,若无其事的坐在床上,对着面前的虚空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高手也不少,就不怕被发现?”

    眼前的空气晃动,很快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幽灵,看相貌体态,正是谢文!

    “我被人杀了……再不来找您,用不了多久,我连灵魂都要消散!圣主已经战胜了段山嵩,但是那个饕餮回来了,现在情势很危急,我们必须开始行动了!”

    “是那个饕餮杀的你?”

    “不是他,但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说着,谢文咬了咬牙:“我要接手圣主的肉身,找那个家伙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