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宁帝军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小手段
    第二天一早,昨天被吓退的楼然人卷土重来,和上次不一样的是,在楼然人的队伍后边,安息人将抛石车架了起来,还有密密麻麻的箭阵,足可见安息人阴损,他们完全可以先把抛石车架在城关外配合楼然人进攻,可是弃聂嘁却把抛石车架在了楼然人背后。

    一旦楼然人再次往后撤的话,安息人就会毫不留情的把石头砸向楼然人的后队,然后就是箭阵的碾压。

    城墙上,沈冷靠在那看着黑压压的楼然人上来,觉得有些无趣,安息人的打法不出预料,他们之所以没把抛石车运上来是因为他们想用楼然人的命消耗宁军的体力,楼然人死多少他们都不在意,但是只要把宁军的体力消耗掉一部分,对他们接下来的进攻就变得有利。

    “安息人领兵将军是谁?”

    沈冷微微皱眉:“是个会带兵的人,应该读过不少兵书。”

    陈冉道:“会不会是伽洛克略来了?”

    “不是。”

    沈冷摇头:“如果是伽洛克略来里的话抛石车已经上来了,我说这个人会带兵但是不会打仗,我说他读过不少兵书,但他一定没有多少实战。”

    沈冷伸了个懒腰:“罗可狄。”

    戊字营战兵将军罗可狄上前一步:“卑职在。”

    “你来指挥。”

    沈冷背着手溜达着下了城,陈冉跟在他身后:“不看看?”

    “楼然人若是能攻上来才奇怪。”

    沈冷道:“魔山关西边有一条小河,钓鱼去啊。”

    陈冉:“大军正在激战,你居然去钓鱼?”

    沈冷笑道:“回头告诉你为什么,让士兵们去宣传一下,我去钓鱼了。”

    陈冉忽然反应过来:“你是在给将士们安心?”

    沈冷点头:“我都去钓鱼了,士兵们不会觉得我是对战事不上心,换个别人不行,会说他携带轻慢,我行,因为将士们都知道我是谁,所以他们知道我去钓鱼只会想着大将军完全没把敌人当回事,我一直在跟他们说我们这边责任重大,事关谈大将军决战,所以将士们心里都有压力,得给他们松一松。”

    陈冉问:“你是不是真的想偷懒然后还故意说出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来。”

    沈冷哈哈大笑。

    小河边,沈冷坐在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根长枪做鱼竿,这长枪的枪杆是白蜡木制作,极为柔韧,几乎能弯成一个圆也不会折断,坐在那看着小河流水,沈冷的心思却全然没在钓鱼上,他之所以来钓鱼并不仅仅是因为要让将士们的心里放松些,更主要的是他必须让自己更加冷静下来。

    “想到了一个办法。”

    沈冷忽然看向陈冉:“派人回去,让罗可狄试试能不能把火药包绑在床子弩上射出去。”

    “床子弩不行,把重弩箭拉回来的时候只露出一个箭头,大部分箭杆在床子弩里,火药包没地方绑。”

    “我知道,不用重弩,用长枪。”

    沈冷把手里的长枪晃了晃:“不需要去瞄准射死谁,只要能射进敌人队伍里就行。”

    陈冉连忙应了一声,派人回头去知会罗可狄。

    陈冉蹲在沈冷身边:“

    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

    “你让罗可狄来指挥,是不是担心他心里会有些别扭?”

    沈冷道:“我已经是大将军了,如果大将军事事亲力亲为反而不好,第一他们会觉得我以为他们靠不住,第二会让将士们形成惰性-事事都靠我,而且现在庚字营戊字营的士兵们都看着我,反而忽略了他们的将军,我是早晚要离开的,以后还是杨恨水和罗可狄带着他们,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将军不如我。”

    沈冷一抬手,一条鱼剧烈扭动挣扎着被钓上来,这季节山中水寒还能钓到这么大一条鱼倒也不容易。

    “冷子,我觉得你有心事。”

    陈冉看了看沈冷脸色:“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

    沈冷长长吐出一口气,回头看了看魔山关方向:“正面战场的任何敌人我都不怕,只要是真刀真枪的对着干,没什么是能把我吓住的,可是我背后的人,让我害怕。”

    “谁?!”

    陈冉的眼睛骤然睁大。

    “昨日聂野给我一封信,是韩唤枝韩大人亲笔信,他已经在半路上了,信到我手里他人应该已经到了西甲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二皇子和他会一块来咱们这边,二皇子和我投缘,他必然会急着过来找我,韩唤枝提醒我如果二皇子问我什么出格的问题,不许我多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在长安城散布谣言,韩大人他们出长安没多久城里就一片风风雨雨,谣言说我是珍妃的孩子。”

    沈冷看向陈冉,陈冉眼睛里的凌厉瞬间就没了,取而代之的都是不可思议。

    “那你岂不是?岂不是”

    沈冷耸了耸肩膀:“怎么可能,谣言说我是珍妃和野男人生的孩子,还说二皇子是懿妃和野男人生的孩子,这种传闻当然都是假的,可是足够恶心人,珍妃和懿妃会被推倒风口浪尖上,有些时候杀死人的不是刀而是风言风语。”

    陈冉叹了口气:“怪不得你从昨天开始就心不在焉的。”

    沈冷道:“看来林落雨是对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我确实不能一直留在长安,只要我在长安就会有人坐卧不宁,会有人害怕”

    “太子?”

    陈冉试探着问了一句:“他又图什么?”

    “他不是图什么,他是还能做什么。”

    沈冷道:“你知道这个时候二皇子为什么要来西疆吗?西疆这边战事如此焦灼激烈,二皇子才多大?十三岁而已,他还没到抚军的年纪,可是二皇子却来了,还是韩唤枝亲自护送来的。”

    “为什么?”

    “我猜着,陛下可能要对太子动手了。”

    沈冷再次深呼吸:“可我一直都好奇,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冉子,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哪怕是你,是沈先生,哪怕是茶儿,孟长安,我都没有提过,可没提过不等于我不好奇不等于我不去想,我能说这些话的人也就是你沈先生和茶儿不想对我说的,应该就是太子为什么

    针对我的理由。”

    陈冉:“你特么别真的是皇子。”

    沈冷:“要是真的呢?”

    陈冉:“那就牛-逼了。”

    沈冷:“”

    陈冉顿时来了兴趣,坐在沈冷身边:“你要是皇子的话那就可以解释通了,陛下待你那么好,原来是因为你是他儿子啊,皇子啊,想想就牛-逼。”

    沈冷叹了口气:“牛-逼?”

    陈冉道:“难道不是吗?”

    “不是才好。”

    沈冷看着面前的河水:“如果我是皇子,太子就以为我挡他路了。”

    陈冉一怔,他确实没来得及想这些。

    “太子如果不坐以待毙呢?”

    沈冷眼神有些飘忽:“如果陛下想废掉太子,太子又不想被废掉,那么现在的满城风雨只不过是太子的第一步,他会先让自己的对手变得名不正言不顺,他没办法在大手段上击败陛下,所以只能像他母亲那样用小手段来恶心人,可是有些时候小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他看向陈冉:“我不担心我,我担心二皇子,如果太子真的能炮制出来二皇子不是陛下儿子的证据,怎么办?”

    “那儿子还能不是儿子?”

    陈冉道:“你就是胡思乱想太多了,懿妃生二皇子的时候那么多人在场,而且还是在未央宫里。”

    “他一定会挣扎。”

    沈冷抬起头看向天空:“太子不会放手,现在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人相信二皇子不是陛下的孩子,这样一来,他就是唯一的继承者了。”

    与此同时,长安城。

    太庙门口。

    太子李长泽站在那,身边跪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脸色煞白,他爬伏在地上,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李长泽看了看他:“你记住,你一个人死好过你全家死,不只是你全家,今日你不配合,我会让你九族尽灭,我和你说过了,为了这个太子之位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你是我选中的人,怪你命不好,但我向你保证,这件事做好了之后我会让你全家富贵,九族富贵,你大儿子今年十六岁,我可以安排他入仕,你次子才七岁,听说很可爱,你还有个女儿已经到了及笄的年纪,不想她被人祸害了吧?”

    中年男人爬伏在地上不敢说话,身子颤抖的越来越激烈。

    “我让人伪造的你和懿妃的来往书信不会被查出来破绽,纸张用的都是年份不同的,笔墨也已经做过手脚,算计着日子,正好是懿妃怀孕的那段时间你因为家事请辞离开了未央宫,你本是宫里侍卫,在那个时候却突然离开,这本就是个疑点。”

    “我所准备的证据足以让人起疑心,还有就是,你不用太担心,韩唤枝不在长安城,他不在,能审问你的就是叶流云,比起韩唤枝来说叶流云的手段差得远了,你记住,只要你咬住二弟李长烨他是你和懿妃偷情剩下的孩子就好。”

    太子深呼吸,一次一次深呼吸。

    “既然父皇逼我,那我就直接站在他对面吧,我不如父皇那么高,可我也不会再轻而易举的跪下。”

    他摆手:“敲太庙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