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房产大玩家 > 正文 1116.倒钩狼玩得贼溜!
    电话挂断之后,费喆怔怔出神,细细琢磨了一会,越来越觉得陈晋的话中含义极深。

    因为他让自己约的人,正是香江特府财政司长陈华钧——这位始终置身于世外的香江顶层人物。

    而且当费喆联系他的时候,最初其实是以需要财政司下属金融局配合调查的名义,但是刚才陈晋突然“复活”之后,陈华钧却主动联系上了他,请他帮忙约陈晋见面……

    在费喆想来,一直不声不响的陈华钧,恐怕藏在心中的种种念头也是不少呐,所以才急急忙忙告诉了陈晋。

    至于陈华钧和陈晋为什么会如此默契,他却懒得去管,他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陈晋所说的,24小时之内一定会有结果!

    这边的陈晋放下手机就准备出门去跟陈华钧碰面了,但是娄炳章却忽然敲门走了进来。

    “娄先生,有事?”陈晋开口问道。

    娄炳章看着他,面露难色,筹措了好一会才应道:“陈总,原本你可以不用出面的。我毕竟有立法会的身份,就算被他们抓紧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你,现在曝光了依然活着的事实,恐怕李成城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呐。”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把我抓走,然后你在幕后主持大局,等待时机。”

    “呵呵~”陈晋点头:“谢谢你的关心。只不过,时机已到,不用再等了。”

    娄炳章一愣,不明白陈晋这话的意思。

    “我现在正要去见陈华钧先生,你跟我一起去吧。”陈晋招了招手,叫上的一脸蒙圈的娄炳章。

    一直到上车之后,他才回过神来问道:“陈总,据我说知,陈华钧是2007年就任财务司长的,虽然他今天没来,但是恐怕……”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陈晋认真应道:“担心他跟李成城是一丘之貉吧?”

    “但是你要知道,黄臻嬴当年就是从最重要的政务司长位置升做特长的。在这之后,政务司的主官连翻变动,最短的是署理主官替任两天,最长的也不过四年。这说明政务司其实一直都在黄臻嬴的掌控之下,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有时间彻底掌控政务司,然后获得跟他抗衡的能力。”

    “而律政司长的黄政仁,在2005年就没有参与特长的竞选,等于直接让位给了黄臻嬴。”

    “等黄臻嬴上任之后,当年跟他竞争的财政司长唐柏岭很快就辞职了,才换上了现在的陈华钧。而陈华钧在这个位置一坐就是数年,却基本上从不参与本职工作以外的任何事情,也从没有过什么公开的立场言论……”

    “换句话说,他是在小心翼翼的自保,不给黄臻嬴惹麻烦,更不给自己惹麻烦。”

    “只不过现在嘛,既然我给黄臻嬴惹的麻烦已经足够他了,他当然也就不需要继续蛰伏了。”

    娄炳章皱着眉听陈晋如此分析着,惊讶道:“没想到你对香江的情况这么了解?连历任的部门主官都如此熟悉?”

    “哈哈哈~”陈晋笑了:“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陈华钧曾经给上一任主官唐柏岭做过五年的助理。黄臻嬴上任之后花了两年的时间都没搞定他,却在陈华钧从唐柏岭身边调离之后,忽然强势起来,步步紧逼,直到唐柏岭主动辞职。”

    “陈总,这么说来,岂不是说明陈华钧就是黄臻嬴一派的吗?”

    “不!”陈晋否定道:“陈华钧……这一手倒钩狼玩得贼溜啊!”

    “要知道,这一次会面,可是他主动约的我呢。”

    娄炳章一脸惊恐,确实有些转不过弯来。他本身属于学术派,哪能一下子就体会到这么深的潜伏?

    但是明白过来之后,他便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卧薪尝胆”,什么叫“忍辱负重”。

    “陈华钧……不简单呐!”陈晋感慨了一句。

    但娄炳章却苦笑道:“我反而觉得,你更不简单……这么隐秘的事情……”

    “其实不隐秘。”陈晋耸肩:“香江特府网站上都有呀,其实只要看一看各部门的主官履历,就足够推断这些了。”

    娄炳章一听,有些尴尬。换了一般人,谁有本事仅仅根据对方的履历就能看出对方是什么人?

    “你可真是个妖怪!”他认真的说了一句,陈晋哑然失笑:“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

    …………

    财政司的办公大楼位于香江本岛,陈晋和娄炳章从红磡隧道过海,绕了一圈,直到下午才到达目的地。

    当陈晋刚刚走下车来,后面仅仅尾随的一大堆面包车上就下来大批的狗仔队,手中的闪光灯亮个不停。

    经过陈晋的事先叮嘱之后,娄炳章也知道他是故意暴露行踪了,不以为意,跟着陈晋一起进入了办公大楼。

    当然了,尾随陈晋的人并不单单只有狗仔队,更有各种人的眼线,立刻就把陈晋的行踪报告给了自己的老板。

    当陈晋刚刚进入电梯的时候,已经齐聚在李成城家的一群人就得到消息了。

    “陈华钧?”李成城皱眉:“陈晋跟他见面了?”

    黄晓青紧张道:“难道是……陈晋准备借陈华钧的金融局对我们动手了吗?”

    “妇人之见!”郑御仝鄙夷道:“金融局凭什么对我们动手?香江是**制的,证据呢?”

    “非要说的话,我们现在也是受害者吧?30%的市值都没了,金融局又不是瞎子。”

    嘉米高却道:“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不防。郑总可别忘了,当初虽然是陈华钧卖了唐柏岭,可是他上任之后,可从没有配合过我们任何事。而且财政司地位特殊,我们也不方便跟他有交集。”

    “但是天知道他掌握了多少东西呢?”

    “不要自乱阵脚!”李成城断然道:“只不过是见面而已,并不代表什么。”

    “不行,我还是觉得要提前准备后手的好。”黄晓青言罢,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到了露台上开始一个接一个打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也不便阻拦,只能由着她去。但“头发长见识短”的想法却是没办法甩脱了。

    嘉米高摇了摇头,无奈道:“想当初郭先生在世的时候,信宏吉可不是这么弱不禁风的。女人当家,果然后患无穷。”

    李成城和郑御仝都看了他一眼,没有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