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荒野巅峰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杀戮ING
    听到身后风声起,那异化人第一反应就是上当了。

    当下急忙转身,同时手抓比腰部更快的向后盲扫过去。

    江子涯如毒蛇一般,身体在高速的状态下,来不及位移躲避,而且一旦靠步伐闪避,那么对方就有呼救的机会。

    所以,他一松全身,身体软的和面条似的,波浪似的一晃,躲过那盲扫的一爪,同时欺身而上。

    那异化人这时刚好转过身来,嘴巴正在张大,想来一声呼救即将喊出。

    然而,他却再没机会发出哪怕一丝的声响,因为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同时他就听到自己上腹部传出了很轻的一声漏气的声响。

    甚至没来得及感觉到疼,便彻底失去了知觉,瞪大着双眼,死于非命。

    鲜血和喷泉似的,顺着三棱军刀的三个大血槽冒出来,在刀柄末端汇聚在一起,浸满了江子涯的右手。

    一刀斜上刺入上腹,直破心脏,加上刺入同时手腕的一旋转,心脏的肌肉组织和内部的血管,被这一旋转彻底损坏,出现一个参差不齐的窟窿。

    轻轻一抽手,三棱军刺拔出来,没费丝毫的力气,这也是那三个血槽给予的便利,因为液压和肌肉的剧烈收缩,根本裹不住这样的刀型。

    就地一滚,跑出火光之外。

    江子涯一气跑出百米以外,用草叶擦拭手里的三棱军刺,心里感慨老爹真不是吹牛皮,这玩意真是杀人的利器。

    他不知道的是,这把军刀杀人利器,不仅仅是因为造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这是一把年代久远的老刀。

    这种用久了的老刀,外面的麟涂层磨损后,会漏出里面的钢体,而这些钢体内,是含有一定量的砷元素的,而砷元素是剧毒。

    这也是中心国某次自卫反击战后,江湖会有三棱军刺浸泡剧毒的传闻。

    那都是一把把老刀和一队队的老兵。

    用草叶擦拭了鲜血,再次用草叶的绿色粘液涂抹刀身和自己的身体。

    夜很深了,四下静的怕人。

    丛林中的寂静被一阵微风打破。

    巨大的草叶簌簌的细响着,却不知为何,更显得这夜的静谧。

    江子涯在这黑色之中缓缓慢动着身形,他在寻找风向,然后迎着风靠近下一个篝火堆。

    风会将他身上本就很淡的气味和声音吹得烟消云散。

    他从没想到,江父不到一个月的刺杀特训,会给予自己这么大的帮助。

    偷袭一个人是否成功,与对方是不是很强壮没有太过直接的关系,最主要的是,暗杀者本身有没有做到最好。

    只要自己做到完美,那么对方的生死,便与那生命的所属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篝火边的人很瘦,个子很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电线杆。

    他狭长的手臂长过膝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马猴子,江子涯有理由怀疑,这货是串了马猴的基因。

    那么,这样的人虽然看起来瘦,但是双臂必定孔武有力,同时有着灵活的身形。

    一寸长一寸强,这样的手臂,可以拒敌人与安全范围之外,可谓是搏斗之时,最难缠的对手。

    不过,对于练习形意拳的江子涯来说,这样的对手反而是最好对付的。

    手臂再长,长不过长枪,形意拳本身是枪拳,最擅长的就是破长。

    一式钻拳虎抱头,一个虎步鸡丁腿,便叫善于放长击远的高手除了后退以外,再无它法。

    不过江子涯可不能让对方后退,他要让对方死,悄无声息。

    靠近!靠近!在靠近!

    那大马猴子似的男人眼睛一亮,发现了动静。

    江子涯没有试探没有闪避,再被发现的那一刻,双腿猛的一弹,身体贴着地面,冲了上去。

    那大马猴子双臂抬起,一手前伸手成爪,直逼江子涯的面门,后手横在身前,作为格挡的保护。

    哪成想,自己的前手抓出去的瞬间,就没了江子涯的踪影,在看到他的时候,自己却已经再也使不出力去,甚至连喊叫一声也不能。

    因为一把三棱军刀自他的下颚插进去,在头顶冒出一个小尖来,形意钻拳,打人若有形,便是错了。

    “噗...嘶!”

    一插一抽,江子涯已经飞身退出老远,他可不想在被鲜血染到身上,掩盖气味浪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

    头也不回的再次扎进黑暗之中,丝毫不用怀疑身后的人还能活着。老爹教的下刀位置和角度,都是直达命造,尤其是针对这三棱军刀而设。

    风向帮了他的大忙,让血腥味蔓延的很慢,但是江子涯知道,距离被发现不会有太多的时间,而他就要利用这段时间,做到最大的杀伤。

    然后将是尔虞我诈丛林游击战。

    就在江子涯把三棱军刀由眼睛深深刺入第三名异化者的脑子里去后,却被距离他最近的另一名异化者发现。

    那是一个美女,漂亮到妖艳的美女。

    全身柔软,就像是一条美女蛇。

    江子涯千算万算,没算到这里是两个人,而且刚刚在野战。

    他杀死那名男子后,却被去旁边不远处,用池水清洗身体的美女蛇撞到。

    那一声尖叫,便是这女子发出。

    江子涯动作虽然快,但是却没有她声带的震动来得快。

    三棱军刀自她太阳穴贯入脑仁的同时,那声尖利的呼喊却已经喊了出去。

    壬晴儿他们听到的那声厉吼便是这女子的声音。

    江子涯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冷血无情,对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痛下杀手,这样的女人用该是用来暖床才对。

    不过他心里没有什么过于深刻的感觉,这样的自己,让江子涯很陌生,陌生到完全不认识。

    或许,他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自己。换句话说,这世间,能认识自己的人又有几个呢?

    那声惊呼彻底结束了江子涯这种悄无声息的暗杀。

    逃!

    这是江子涯当机立断的决定。

    别看自己好像很轻松的杀死四个人,那是自己运气好,也是因为自己是在实施暗杀,这本就不是凭格斗体能的本事。

    而且也幸好,这几个家伙真的不怎么强。

    对于金陵那样的选手,哪怕是能徒手搬山,江子涯也不会惧怕,一个人的可怕性,并不是力量和速度决定的,而是心。

    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那女人惊叫处。

    但是他们只看到了两个冒着脑浆的死尸,区别是,他们一个是男尸一个是女尸,一个是眼睛冒着脑浆,一个是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