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有君子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泼天之功
    浮桥旁边,陶商和赵云一起望昂兴探。

    “你说我刚才是不是应该试着阻拦他一下?”陶商郁闷的看着赵云,口中充斥着满满的幽怨。

    赵云则是很客观的给出了评价:“此事不怪太傅,适才咱们的大部分军兵都在密林中按照孔明的吩咐去布置八阵图法,以防备韩猛不为控制突然进攻,曹昂麾下的兵马少说也有数千,适才仅凭跟我立在浮桥上的这几个人,哪里能拦的住他?”

    陶商皱着眉头,道:“听曹操说,那小崽子眼下奉命镇守在许昌,突然领兵将出城而往官渡战场而去,莫不是私自跑出来的?若真是如此,那小子可就惹了大祸了。”

    赵云长叹口气,摇头道:“曹昂究竟是不是私自领兵行动,这件事不太好说,但这终归是他们曹军内部之事,眼下末将唯一担心的,乃是曹昂万一碰上了韩猛,不自量力的与他交手,万一再把韩猛引诱回来,却该如何是好?”

    陶商笑呵呵的拍着胸脯,道:“曹昂毕竟也是曹操未来的继承人,想来也不会分不清事分轻重,他若是看见韩猛的兵马,自知不敌,定然是会退却的,哪里会轻易的与他交手,那不是找死么,我估计他不能那么二……”

    正说话间,紧跟着曹昂军队的金陵白马军斥候疯了一样的奔驰回来,急切的对陶商和赵云道:“太傅,上将军!大事不妙!曹昂的兵马追出数里之后,正巧碰上韩猛麾下的军壮……”

    陶商眉毛一挑,道:“曹昂如何行事的?徐徐而撤的。”

    斥候使劲的摇了摇头,道:“不是,曹将军英勇无敌,率众直接跟韩猛干上了!”

    陶商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王八绿。

    曹操的儿子,真是一点也不像他,这行为举止也忒特么打脸了。

    赵云同情的看了陶商一眼,低声道:“三弟,接下来的事应该如何?曹昂能不能全身而退?”

    陶商摇了摇头,道:“那小王八蛋死不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问题眼下最要命的是,我怕韩猛会产生误会啊……万一他觉得曹昂的兵马,便是刚才我们使障眼法埋伏在林中的军队,待其将曹昂击溃之后,自觉伏兵已灭,又转过头来再次进攻,你我却该如何是好?”

    赵云闻言一下子语塞了,这还真是个大问题。

    半晌之后,方才听他长长一叹,道:“那就只能借孔明的本事,看看那密林中的八阵图法,究竟会有多大效用了。”

    陶商转头幽幽的看向曹昂和韩猛军队消失的方向,口气中充满了怨毒:“这也就是曹操的儿子,这要是换成我儿子,我非得亲手剁碎了他和馅……亲娘来求情也不好使。”

    赵云疑惑的看着他,道:“三弟,说实话我不明白,许昌毕竟是曹操的根据,实在保不住那丢就丢了,咱们与曹操虽是盟友,帮他也算应该,但毕竟不是自家之事,犯不上为他的大后方而这般卖命思虑吧?”

    陶商唏嘘不已,道:“二哥,我哪是闲来没事愿意替曹操数钱的人,只是许昌一旦丢了,曹操在中原的根基不稳,若是被袁绍乘机夺了河南,咱们徐州日后也是孤掌难鸣,不是我相帮曹操,而是眼下帮他,就是在帮我们自己。”

    “贤弟如此为盟友着想,真君子也,为兄佩服。”

    “兄长不必如此夸赞,今日的辛苦同时也是为了日后的回报,这份天大的人情日后少不得要让曹操还回来,那我心里才平衡。”

    赵云奇道:“曹操也非良善之辈,如何会轻易许诺给贤弟好处,来还这份人情?”

    “没事,回头我慢慢教育他便是了。”

    ……

    又过了没多长时间,斥候再次传回话来,说是曹昂的败兵眼下正奔着己方之所在奔窜逃来。

    年轻气盛的曹昂果然是分分钟的就被韩猛教做人了。

    陶商眉头一皱,道:“韩猛兵多将广,他本就是携着欲攻克许昌的意愿而来的,其兵势之强不难看出,曹昂是怎么跟他交手的?”

    斥候小心翼翼的回道:“这一点属下离的较远看不真切,但好像是曹公子非常主动的率兵主动去战的韩猛,而且看那模样还很是兴奋,不把韩猛惹急了势不罢休……”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中突然窜上一股邪火。

    本来不用交手,就可以好好解决的战事,就这么愣生生的让这小王八蛋给破坏了。

    陶商的手有点发痒,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想动手k人的节奏。

    不大一会,便见以曹昂为首的那数千败军仓皇无措的向着陶商等人所在的方向奔来。

    而他的兵马后方,依稀能看见烟尘滚滚,沙土肆意,马蹄声厚重,毫无疑问,肯定是韩猛追着他的踪迹跑回来了。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太傅援我!”曹昂一脸灰头土脸,败相十足,和适才刚刚领兵从陶商面前冲过浮桥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陶商急忙上前一把扶住曹昂,将很是疲惫的他扶下战马,道:“曹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曹昂急切的抓住陶商的手,焦急道:“太傅!昂领兵欲前往官渡前寨,杀敌建功,不想适才在路上遇见袁军一众,昂奋勇拼杀,欲为父亲和太傅分忧,不想彼军甚重,难以克敌,反被其杀败,无奈之下只得奔回,特向太傅请援!”

    陶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曹公子一片铁血丹心,为国建功之志令人感动,其情可悯,其志可嘉!”

    曹昂焦急的一指后方,道:“太傅,韩猛的兵马已经追来了,当下却该如何?”

    陶商胸有成竹的道:“陶某的兵马正在林中布置,只等韩猛过来,就来他个瓮中捉鳖,正愁应该怎么设计引诱,正巧曹大公子就把他给带回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曹昂眨了眨眼道:“真的?”

    “真的!”

    “太傅的意思……是我立功了呗?”

    “泼天之功,可封三公!”

    曹昂兴奋的一挥手:“太好了!”

    陶商对曹昂道:“只是眼下还需要一些引诱,加点火候,公子身体疲惫,且先随我进林中观看布置,你手下的兵马就在此听侯赵将军的调遣,让他们稍后再跟韩猛军稍稍拼一下,引诱他入林,只要韩猛入林,他就死定了!咱们先进去瞧瞧!”

    曹昂眼下的心情是大起大落的,头脑既兴奋,又混乱,闻言使劲的一点头道:“行!那就有劳赵将军替我监督麾下兵将,且劳烦太傅领路,带我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