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春归 > 正文 第733章 大运河11
    周南和虞慎仍旧坐着从燕京时乘坐的船,三百亲军侍卫只带了李飞兴那一都人马。河中船、岸上马,便迎着正午时分的春日向东南而去。

    “越向下,河流越多,所谓九龙入海,最热闹处,便是前面的三岔河口了。潞河、西面的白沟河,还有南朝那里的卫河,都在那里汇合成一条河,直入渤海。往常旧辽与南朝交好之时,南北货船都是在这三岔河口停泊,茶、米、盐、丝麻、皮货、金珠山参等在这里交易不绝。”虞慎在船上又恢复了以往的热情,向周南介绍起来。

    “朝廷可在那里有收税的税官?”周南向虞慎问道,他正要在边界上选一处城镇,作为边市交易的场所,虞慎所说的这三岔河口不就正合适吗?

    “税官倒是有,就是在武清北面的河西务,这两年与南朝形同对立,早已没有了商旅往来,便只是收些盐税了。”虞慎指了指来时的方向说道。

    “你偷去南朝,便是从这里过去的吧?”周南想起了虞仲文的话,笑着问道。

    虞慎赧然一笑,“那时一心要去南朝,便缠着爹爹手下的掌柜,好容易才去了一趟,那掌柜的一路跟随,一直到我回来。”虞慎说得轻松,当时还不知是如何威逼利诱,那掌柜万般无奈,才冒死护送虞慎去的。

    “为何不在三岔河那里设置税官?不怕有商贩逃脱税银吗?”周南关心地问道。

    “三岔河口可不成!”虞慎摇头道,“那里可是与南朝交界之地,旧辽与南朝都不管,默许一些流民在中间居住,算是缓冲。至于逃税的,则是少之又少。商贩货物都是从潞河上的船上运回去,到了河西务自然交纳商税。若是有走旱路逃税的,遇到官兵,便要收入狱中。能在这里做买卖的,都是有些身家的,谁肯为了税银丢了性命啊!”

    “三岔河口还有多远?”周南心里想着事情问道。即便是他穿越来的,他在后世时对这一片地方也没来过,并不熟悉。不过依靠着河运发展起来的天津他还是知道的,北面就是武清,看来这三岔河口就是后来的天津了。

    “由此向东南不远便是了。”虞慎看看河两岸说道。

    顺着潞河向东南下去,看了少半天两岸无边的白色不毛之地,终于河道多了起来。前面的河面也变得更加宽阔,河面上还有两艘军船,横在河面上。在河的东西两岸,各有一座军寨驻扎,营地中高高飘扬的旗杆上,正是万胜军的旗帜,还有两根旗杆,一根期赶上飘扬着一面上面绣着张牙舞爪的龙的旗帜,正是陶谷的龙军。另外一根旗杆上面则是长着翅膀的龙,则是王顺舟的飞龙军。王顺舟的飞龙军协助陶谷的龙军,守卫这一带绵延几百里的界河边界,还有从海河入海口到山海关的这一条海线。

    军寨里的人早已经发现了从上游下来的船和人马,还没等周南一行人赶到军寨前,从军寨里便冲出了一队兵,迎了上来。同时河面上一艘军船也缓缓从南面赶上来。

    这支骑军的首领距离周南的船老远便跳下马来,满身盔甲弯身施礼道:“龙军副将萧三刀见过驸马王上!”

    周南的船已经靠岸,周南在船头上大声说道:“萧将军免礼。快上船来,随我到前面看看。”萧三刀立即将自己的战马交给了手下人,自己从岸边跃上了周南的船。

    此时河面上悬挂着飞龙旗的军船已经停在周南的船前面,船舷两侧各有十多个健硕军士执桨,将军船稳稳停在河面上,船头上有一个身穿战甲的将官大声向周南见礼道:“飞龙军副将阿果里拜见驸马王上!”

    这个阿果里,周南倒是有印象。王顺舟组建水军,当然是优先挑选水性好、会操舟驾船的士兵。可是挑来挑去,大多都是奚人士兵。这倒也在意料之中。奚人一直都是在临近海边的箭岢山一带世代居住,除了闻名于世的奚车,同样会造船。能造船,当然是因为需要驾船出海。能出海,自然个个是水性极好。因此,最后组建的水军飞龙军,竟然连副将都是奚人将官。

    阿果里听周南说要巡视界河,便带着一名手下,上了周南的船。周南说道:“我今日前来,一是看看龙军和飞龙军沿边驻守情况,二是要看看这里水道情形,日后好做打算。”

    阿果里向周南介绍道:“过了军寨,前行十里,便是三岔河口了。那里水路纵横,只是有些船家、盐户、流民居住,南朝在界河南岸更是遍挖水塘,道路泥泞难行。倒是很少有边界争端。”

    “先到三岔河口去看看。”周南吩咐道。

    阿果里立即命自己的那个手下传讯。只见那个士兵拿出两面红、蓝彩旗,双手各握一杆旗柄,向阿果里乘坐的军船上挥动。对面的军船上立即便有人也拿着彩旗挥舞了两下,然后那艘军船便领头向南而去,周南的大船随后跟上。

    过了岸上的军寨,确如阿果里所说,大小河道多了起来,船下的潞河河面也变得宽了起来,想必是有别的河流汇入,使河水比上游增多了。

    向西望去,竟然隐约能看到西面还有一条河,几乎与这潞河要汇合到一起了,只是潞河河道忽然在这里一个急弯,向东北方向流去,行了又有四、五里路的样子,潞河才又折返向东南流去,像极了三水村外面绕的那个河湾,只是比那个河湾大了何止四、五倍。

    河湾内,也是一片白茫茫的盐碱地,看不到什么田地,只有些河塘边上野生的芦苇,还有就是几艘渔船。也有一些稀稀落落的村寨,只是看不到人。

    “驸马王上,这一片地便是三岔河口了。”阿果里向周南说道:“到得前面,便有南朝境内的运河,与这条运河相汇,径直流入海内,因此称为三岔河口。”

    “这岸上的百姓属于何处?”周南抬手指着岸上的村寨道。

    “小人与阿果里将军带兵上去过,这岸上的百姓两不相就,只是自己打鱼、煮盐,该交税就交税,如今沿袭旧例,这一片地,我新辽与南朝都不去管,任由他们在这里生活。”萧三刀在周南身旁说道。

    “走,上去看看。”周南心中想着边市交易的事,这样一处联通南北运河的绝佳所在,当然不会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