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一卷 五湖四海龙腾起 第218章 世家最强弟子之争
    “恭喜还站在台上的各位弟子,一盏茶功夫后,魁首第二段单人战开始。”

    望着又是这位红脸的田姓导师上台讲话,孟阳微微一怔,随即轻笑起来。

    好在魁首第一阶段的混战,看起来激烈,却并无弟子受伤。

    场上言语虽多似嘲讽,可胜得的人不骄不躁,输的人也不埋怨愤怒。

    打不过,嘴上过两招,大字一趟地上,便视为放弃。

    百道演武台上,近万数的弟子混战,竟无一人深受重伤。

    并且结束后,过招的几人或是抱拳恭喜,或是拥抱祝贺。

    那一幕幕有爱的画面,令孟阳不由想到前世上学开运动会那会。

    虽然考核前,都在扯皮嘴遁你追我赶,可事后看到同学考试成绩还是高兴。

    输的人自然也有失落,可技不如人,也只能怪自己努力的还不够。

    “红衣娘子,果然名不虚传,哈哈”

    走下演武台的孟阳,望着傅天卓还在瞪他的眼神,忍不住来了个熊抱。

    傅天卓嫌弃眯着眼咧着嘴,将头拼命向后仰,好似孟阳说话带着口臭一样。

    直到孟阳拍着傅天卓后背的手,握成拳头捶了好记下,傅天卓这才舒服的大咳起来。

    傅天卓就这毛病,哄是哄不好的,必须得捶几下才会乐呵呵。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长大的,据孟阳推测,反正小时候肯定没少被他爹娘打。

    “”望着自家骄傲正被人借着拥抱机会一边锤,一边傻笑。

    观战台上,粗眉四方脸的的中年大汉就是一脸的无语。

    对正在捶自家孩子的那位俊秀青年,中年男子也是暗中了解过。

    当听说这孩子当初是在林家林安博府中做陪练,一路打上来的,他着实有些心惊。

    一想到林安博这男人,中年汉子也忍不住嘴角一扬,面露似笑非笑之意。

    当初乾元宗有许多刚炼制出来的宝器,要送往正南城永谊王金岭顶府上。

    傅天卓他爹,也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接触家族商业,认识在老王爷身边做谋士的林安博。

    那个时候,修炼天赋并不好的傅天卓他爹,一遇到修炼天赋也不好的林安博,简直是一见如故,吹了好多年的牛,甚至林安博起家的时候的老本,都是傅天卓他爹给的。

    如今虽然过了几十年,一个已经掌管了整个家业,一个当起了魁首世家家主。

    可两人的关系依旧如故,甚至在来乾元宗的路上,还喝酒扯了一会皮球。

    一盏茶的功夫中,观战台上的世家家主,互相聊着其他事情。

    而演武台台下贺喜声连连,台上再次出现一堆弟子殿的执事,以及杂役殿工作弟子。

    他们上台后,笑着看了一眼台下和谐的一幕,赶着时间拆除用不到的台上建筑。

    不一会的时间,偌大的演武台,被拆建成五十道方形小块。

    面积也比混战时的圆形战台大上许多。

    “第二场,你们怎么分配的?”

    见傅天卓与孟阳走来,林梓童晃着脑袋后的丸子头问道。

    那天真无邪的微笑,看的傅天卓一阵牙疼。

    “还能怎么分配,当然是世家与世家先争。”

    “争到每个世家出现最强弟子后,然后就是第三场咯。”

    孟阳耸了耸肩,走到石头上,看向傅天卓。

    “魁首前十,若碰到强劲对手,你的破邪能出鞘吗?”

    “不行”傅天卓面露惆怅,叹了口长气摇了摇头。

    “祖上有规定,我的破邪刀,只能用来斩杀古葬旧土之地中的域外之魔。”

    “万一输了魁首前十呢?”孟阳这一击灵魂拷问,当场说的傅天卓冷汗直冒。

    “不可能,经过这段时间的推演,我的夺命四闪已是大成。”

    “我有信心将白子羽挤下去,魁首前三谁爱当谁当。”

    握着夺命剑的傅天卓,偷瞄了一眼观战台,吸着凉气说道。

    “反正,我傅家又不缺灵石,也不是弟子世家,获得个魁首之名足以。”

    孟阳羡慕的望着傅天卓,沉吟思索,家里有矿的人就是不一样。

    魁首前三数百万,乃至近千万的灵石,说不要就不要。

    看看,看看人家傅天卓这豪气滔天的气度,语气金光逼人魄力。

    要是被他爹娘知道,只怕又是一顿双人混合殴打。

    得亏,傅天卓是朋友,要是他孟阳的儿子,指不定得英年早逝。

    傅天卓要是知道孟阳正在想这些,脑门上肯定会出现很多问号。

    为什么我傅天卓将你当兄弟,你老是想当我爸爸。

    你到底对我娘有什么企图?

    “看样子,大家都休息差不多了。”

    “魁首第二战,与往常一样,先以各个世家最强弟子决出胜负。”

    “时间依旧半刻钟,时间过后,还站在台上的,自然当得了世家最强。”

    “获胜的最强世家弟子,会进入接下来的魁首世家百名战。”

    说道这里,田姓导师红脸一凝,视线一扫台下众多激动起来的弟子。

    最终将目光落在正靠着石头,挠着痒痒肉的傅天卓身上,继续道。

    “鉴于有些弟子并不在弟子世家之属,可在直接进入魁首第三场百名之战。”

    “现在,念叨姓氏的世家弟子,按照1到50顺序,依次站在对战台上。”

    “没有念叨姓氏的世家弟子,可等第一场决胜最强弟子争夺结束后在悉数登场。”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里,一些第一次参加魁首争夺的弟子,纷纷明白过来。

    这也好,节奏快,省得耽误时间。

    最强之争,就像孟阳说的,只走个过场。

    当然,其中也有不服者,挑战第一名,也算不错的期待。

    至于孟阳,还真的觉得没啥意思。

    他要是上场,林家屈阳,杨锋肯定直接认输,打都不会打。

    其他林家弟子,更不用说了。

    你要让林梓童上场,直接认输的肯定是孟阳。

    傅天卓认定的未来王妃,谁敢打?

    “李家,王家,贺家”

    就在这时,站在演武台玄柱下的红脸导师,开始念叨世家姓氏。

    被喊道的世家弟子,纷纷面带战意,以最强姿态蹬上演武台。

    五十个世家姓氏,很快念得只剩四位。

    演武台上对战场也早已站满了各个世家弟子。

    可当最后四位世家姓氏,被红脸的田姓导师喊出后。

    安静的弟子殿广场,终于出现一片哗然声。

    “齐家,宁家,尚家,还有孟家庄孟家”

    “孟家!”听到这个姓氏,台下台上所有新晋弟子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位身穿飞鱼服,头戴斗笠,腰挂单刀,以汹焰熏天的武魂之势,站住内门第一名号的青年身影。

    而傅天卓林梓童以及高雨伯,都神色各异望着孟阳。

    就连站在孟阳周围的其他弟子,也都忍不住将视线移向那站在石头边的身影上。

    孟阳到没有什么神色转变,到是其他人面色别提多么精彩。

    对于自己虽然姓孟,也是孟家庄出生的身份,孟阳自然知晓。

    可那是之前。

    如今母亲和妹妹都搬进林家,他与孟家更没有瓜葛了。

    用他的话说,我是林家人,你们都看我,是脑子有病呢?

    观战台上,林家林安博,脸上浅笑,风轻云淡

    而孟家庄庄主,却面露尴尬,目泛苦光,悔不当初。

    从人群中走出的孟悦神色自然外,以及其他孟家子弟,都是面色火辣辣的。

    就连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气势,也在这如火般灼热的众多目光下,卸散一空。

    孟家庄,好不容易出现一位势威八荒,锋不可当的内门第一。

    然而这位内门第一,竟然是从陪练打上来的。

    并且在林家陪练之前时,加入孟家庄被拒绝,简直令人无语。

    这番造化弄人,恐怕当初拒绝孟阳那人,肠子都悔青了。

    没有孟阳,孟家庄今年魁首之争,能进入前百名都是问题。

    唯一能让人略有吃惊的,只有那气质恬静,浑身散发邻家姐姐的孟悦颇有看头。

    “看到没,那闭着眼睛,浑身抽搐的圆脸中年,就是孟家庄的庄主”

    “之前还在纳闷,林家怎么会有姓孟的弟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

    “难怪孟阳那么强,世家陪练,那可是生死不由人的可怜人。”

    “可不是,换做是我,为了活下去,还不得拼命修炼。”

    人群中,一些还不知道孟阳之前当做陪练的弟子,纷纷议论起来。

    那时不时传出的惊讶声,和钦佩声,如涨潮洪水,彻底淹没在演武台四周。

    就连台上准备的弟子,听闻后都吃惊不已,回想当初被他们当做木桩的陪练。

    而女弟子更不用说,知道孟阳身世后,莫名其妙打听起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望着人小鬼大的林梓童,面带怪色,笑眯眯盯着他的可爱模样,以及那令人忍不住想要捏捏的嘟嘟脸,孟阳残忍的选择了无视,依旧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站在原地。

    对于孟家,孟阳唯一关注的就是孟悦,不过自从狩猎后,两人便很少在有联系。

    可能是为了避嫌,也可能是因为修炼,很少在听过孟悦出现宗盟中。

    除此之外,场上还有几人,也在孟阳的关注之中。

    融家的融天,尚家的尚元尚良两兄弟,以及被孟阳吓到过的宁家宁山洪。

    这四人连同孟悦,可能是此次世家争夺中,最为精彩的部分。

    “轰轰轰!”突然一声雷霆在响,将众人视线拉回。

    待弟子殿广场议论声安静下来,红脸导师即可扬声宣布。

    “乾元宗,魁首世家最强弟子之争,现在开始”

    “哗哗哗。”所有人观战的弟子刹那间,全部激奋呐喊。

    激昂彭拜的气氛,更在蓦然间,汹汹涌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