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一卷 五湖四海龙腾起 第222章 宿敌之战东茅之争
    “孟阳连胜二十次,获得魁首前十名额之争”

    “傅天卓连胜二十次,获得魁首前十名额之争!”

    “白子羽连胜二十次,获”

    听着演武台玄柱下宣布获胜的朗朗之声,台下弟子满腔热情依旧高昂。

    每当念到自己喜欢的师兄名字,那呼喊声更是惊天动地,响遏行云。

    没有任何意外,获得魁首之争名额的人,除了孟阳和傅天卓外。

    还有去年魁首前十世家的世家天骄。

    而受到许多人关注的融家融山,还有宁家宁山洪,尚家尚元尚良两兄弟。

    在积分排名下,也都进入了魁首前二十名。

    排名分别是十三名,十四名,十五名。

    依旧是一盏茶的休息时间,各方世家恭喜祝贺期间。

    演武台上二十道战台建筑,再次被弟子殿执事撤换带走。

    “乾元宗魁首之争,终于进入最后十名之夺,此次争夺只以胜负排名。”

    “现在田某代表乾元宗正式宣布,魁首之名前十之争开始。”

    “而你们的战场便是整个演武台,各位世家天骄,尽情享受吧!”

    田姓导师说完,演武台中央雷霆玄柱,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台下万千欢呼声戛然而止之际,所有弟子都看到一道球形蓝光从雷霆玄柱上忽然溢出。

    直奔十丈半空中时,蓦地一分为六,接着倒转而回,坠入演武台六角雕塑兽头身上。

    “嗤!”六尊人高的雕塑灵光大作,吓的那些站在周围的弟子纷纷后退。

    直到退出十米外,六道如柱一般的幽光这才重射天空。

    当幽光冲向云霄的高度,与演武台中央的玄柱持平时。

    所有弟子面露惊愕,就见一道如画卷般的光幕,正在缓缓打开。

    当六道幽光光幕左右相连结合一起,整个演武台顿时被六角形的光幕笼罩在其内。

    远远看去,就好似透明的蓝色玻璃盒,罩在人头涌动的蚂蚁蜗中。

    “这是六阳大地阵”人群中,一名老弟子当场认出。

    “六阳大地阵?”老弟子身旁的新晋弟子,疑惑的念叨一声。

    目露沉思下,依旧想不清楚这是什么阵法。

    老弟子点头解释道:“乾元宗每年魁首前十名之争都会开启此阵。”

    “毕竟争夺魁首前十的弟子实力非常强,为了避免造成没必要的伤亡才布下的。”

    “咱们可以看到他们在阵中的比斗不受影响,但阵中的他们却看不到场外的咱们。”

    “甚至连咱们叫喊打气的声音都听不到,是一种没有杀伤力的防阵吧。”

    孟阳望着身旁傅天卓的解释,面露了然,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嘿,这样一来,咱们也不会受到影响,只管安心比斗就行。”

    “这次不是以积分排名,而是胜负,咱们可以最后出场!”

    说到这,见孟阳又是一脸好奇盯着他看,傅天卓声调轻微,耐心解释。

    “去年东门家魁首第一,今年魁首争夺自然是他先上场。”

    “若其他世家都挑战失败,你将他打败,那你就是第一,他就是第二。”

    “接下来的排名,自然也是按照胜负来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抿唇点头孟阳明白了,扬起嘴角说道:“去年咱们都不是魁首前十的世家,也就能看戏看到最后,等到咱们出场,可以一局定输赢”

    傅天卓挽起额前发丝,露出眉宇间的悠闲之色点头微笑。

    见阵法已成,田姓导师目光环绕,神色庄重张嘴一喝:“东门世家,去年魁首第一,可先登场,若有想挑战之人,可直接喊出他的姓名,被点名的弟子不可拒绝。”

    笔直站在演武台上的东门军,在田姓导师话落之际,便直径走向雷霆玄柱下。

    背挂玄弓寒抢,在披着鳞甲的凛凛身躯下,更让他寒眸冷面显得无情无欲。

    他的情绪始终保持平静,可当目光落在那一脸受了情伤,神色黯然底摆衣袂的白衣玉箫茅宁身上时,终于露出一丝冷硬的微笑:“我东门军,选择挑战茅家茅宁!”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就不能让我多相思一会儿?”

    茅宁抬头一望,面色显露愁烦,不耐的拍了拍衣袖,向雷霆玄柱下走去。

    话音一落,演武台下所有弟子忍不住向身旁人对视一眼,同时坏笑起来。

    “强强对决,有看头了”

    “听说东门军数月前败于茅宁,不知这一回又如何”

    “我觉得东门军会胜,初武后期八重境岂非等闲。”

    “我选茅宁,音律攻击天克羽箭。”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孟阳傅天卓等人也早早退避阵外。

    而站在雷霆玄柱的两人,四目相对,武势更是腾燃而起。

    无形的威压撞击下,演武大阵中的空气更是轰轰作响。

    “我不用弓抢,你不用音律攻击,可敢接受?”

    “有何不敢,能胜你一次,就能胜你第二次。”

    “好好好!我东门军就看你如何在没有音律攻击下,能战胜我!”

    “来吧,让我看看你东门军高我一重境下,如何胜我!”

    东门军张狂一笑,低喝一声,双手握拳,浑身猛的一震。

    一股灼热的赤浪蓦然间如火燃焰,从身上涌现而出。

    方圆百米内外,顿时被一股巨热的高温笼罩。

    紧接着东门军身前虚空一探,顿见一道巨大的红色手印,半空凝实,直奔茅宁猛的拍去。

    见东门军当真打着不用玄弓和寒枪,与自己战斗的主意,茅宁不惊反笑。

    双手快速掐决,感应那炙热的手印越来越近,弹指一挥,点向奔来的手印上。

    “轰”

    惊天嗡鸣下,那如同燃烧起来的红色手掌,直接崩溃。

    四荡吹开的火浪疯狂的向八方蔓延而去,烘干周围一切可溶气体。

    而那些站在演武台周围,离光幕近的弟子,面露惊容纷纷爆退。

    那强烈的炙热感,似乎也溢出了阵外,烤干了他们。

    口干舌燥,呼吸急促下,心头更是止不住的狂跳。

    “天决,凝冰!”

    茅宁大吸口气,吹开红色手印崩碎,散落而下能够灼伤肉身的灰尘。

    抬起双手,在掐一决,猛的张嘴吐出一道水柱。

    这水柱在出现后,因笼罩四周的高温,竟直接沸腾起来。

    像煮开的热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呼噜声才响没多久竟开始蠕动起来。

    眨眼时间,便形成一把冰枪,直奔爆退的东门军而去。

    穿过炙热高温的区域时,冰枪虽然被烘烤一圈一圈变小,但气势却丝毫不减。

    从冰枪上留下的水滴,还未滴落在地,便被蒸发成烟丝,消失不见。

    直到冰枪临近东门军面前一米处时,那手臂长的冰枪,已被融化成手指大小的冰锥。

    “巨神,吟震!吼”东门军不仅不慌,反而战意昂然。

    左脚纵踏下,一股浑厚霸气咆哮声,竟将冰锥震的当场崩碎。

    “在吃我茅宁一击!”

    见东门军如此轻松化解自己的攻击,茅宁神色没有任何意外。

    张嘴一喝,视线锁定的同时,疯狂的运转丹堂灵海,左手抬起向前就是一拳轰出。

    流光闪烁下,四周灵气疯狂聚集,轰鸣回荡间。

    但见东门军头顶上空,突然出现一团遮掩阳光越来越大的阴影。

    轰鸣激荡间,那砸下的拳头,被东门军身上突然出现的金色灵罩隔开。

    撞击爆发的惊人冲击波,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吹的阵幕涟漪四起。

    远远看去,东门军如同身在透明的金色龙钟内铜僧一般,带着狞笑望着茅宁。

    茅宁二话不说,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团血雾。

    丹田灵海疯狂运转之下,连挥数拳,穿过血雾隔空不断砸向东门军。

    只见那晴空碧曰的天空,忽然降下数道血色巨拳。

    随着茅宁每次挥拳,灵力疯狂的注入狠狠砸下。

    那血色拳头仿如冰雹,每次砸在东门军灵罩上都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声。

    声震四野,传遍天际,扩散的冲击波,吹的两人头发向后狂舞起来。

    以东门军为中心,方圆三十米内外,更是出现塌陷的鬼裂纹。

    血色拳头不断落下,甚至连大地都微微轻震,摇晃起来。

    数十拳落下,东门军脸上的狞笑突然一凝,嘴角微微一抽。

    刀眉拧皱的同时,面露惊讶之色,仰头望去。

    视线中,那不断被茅宁血色拳头狂砸灵罩,居然裂开一道道网状裂痕。

    这裂痕出现的瞬间,便以极快的速度向整个灵罩蔓延而去。

    眨眼间,东门军的灵罩,竟是在一声脆响下,崩碎开来。

    演武台周围和观战台上数百位世家家主,更是面带惊容,望着这一幕。

    心底骇然之际,没没想到,茅宁竟然如此之强,强的已经超过他们的想象。

    “茅家去年魁首第五名,今年恐怕能在跃进一步”

    “单纯用灵识凝成的拳头,竟破开比他自己高一重天的东门军灵罩,可怕”

    “若东门军还不施展本命武技,这一战他危险了。”

    “快看,东门军竟然在笑,难倒”

    一声惊呼,将所有人视线拉了回来。

    待目光望向东门军,所有人发现,他不仅在笑,甚至还在大笑。

    笑声中充斥的兴奋,和狂喜,一时间竟让东门军激动的面色涨红大吼起来。

    “不亏是我东门军的宿敌,很好,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