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一卷 五湖四海龙腾起 第226章 禁池闭关修炼
    这一晚,孟阳醉了。

    不爱喝酒的傅天卓也醉了。

    除了未成年林梓童外,几乎所有人皆是双颊酒红。

    迷离朦胧的目光望着迷离的天空,思绪也跟着迷离的飘向远方。

    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众人相聚在一起。

    明天,世俗之人都在拜访走亲戚,依旧恭贺新禧年欢。

    而他们却又要进入枯燥且高强度的修炼之中。

    下一次再见,不是月过,便在古葬旧土之地。

    都很珍惜,珍惜这看似漫长却短暂年温。

    甚至还有一些男弟子借着酒劲向女弟子表白,惹得一阵欢腾。

    修为低微,平日不敢开口的,也都请教修为强的师兄修为问题。

    傅天卓呢,借着狗胆吹着牛,一脸天下老子最无敌,看的人想抽他。

    林梓童一手捏着裙角,一手拄着肉嘟嘟的下巴,望着璀璨的夜空。

    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时不时嘴角勾起,大大眼睛透着一种小女生的幻想。

    闷骚的高雨伯,除了喝酒还是喝酒,一言不发。

    而带着猥琐笑容的李明,贼眉鼠眼盯着小柔,讲着黄段子。

    逗得人家小姑娘,一脸软惜娇羞,敢怒不敢言,只好坐到傅天卓身边。

    烟视媚行下,目光带着威胁,指了指傅天卓腰挂的夺命剑。

    明天就要进入禁池了,很多人都希望这一切都来得晚些。

    可修士自然有修士的责任,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而乾元宗的修士,更是肩负着保家卫国,抵御外魔的重任。

    武人成为修士,修士成为弟子,弟子成为老人。

    就如这春暖花开,秋走冬来的四季轮回,都在变化。

    到了今年的十月,新的一批带着保家信念的弟子也将会来到乾元宗。

    这个时候,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还在一起欢声笑语,喝酒论梦的人。

    恐怕有一半都会死在古葬旧土之地中,那存在书册记录的地狱中。

    孟阳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不过眼前一幕确实令他思绪良深。

    古葬旧土之地的残酷,就连红教老祖终葛都怕得面色大变。

    孟阳可不认为他能一直顺风顺水,鸿运当头。

    “想这些都没用,还显得你的寡柔婆妈。”

    “该来的还是回来,你挡都挡不住。”

    “不该来的,你想的再多都是自我忧愁。”

    听着饶天煌从剑鞘中传来的声音,孟阳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手指绕酒杯杯檐旋转一拳,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

    “每年魁首争夺结束后,前一百名的魁首世家弟子都会获得禁池修炼的资格。”

    “你们看,那边那道巨门,就是我们要进入古葬旧土之地的传送大阵。”

    一位额眉间长着福痣,右手只有三根手指头的老者,指了指目光尽头说道。

    第三天,孟阳与傅天卓以及其他魁首百名弟子,来到了中神峰峰后的禁池溶洞口。

    顺着老者手指方向,他们便看到尽头中那,灵烟环绕,宛若通向仙界的白玉巨门。

    在这白玉巨门四角,分别立着四道高达百米的巨型雕塑。

    雕塑三头六臂,一手拿盾一手握抢,气势逼人,咄咄望着天际。

    栩栩如生的面容杀气腾腾,横阔的胸膛更斥着万夫难敌的汹汹威风。

    好似在天的那一头,正有千军万马是敌人,等着他们大杀四方。

    见弟子门被传送大阵惊到,额头有痣的老者,眉眼流露出一层伤感道。

    “禁池修炼期间,争取突破宫武,因为禁池结束后,便会立马前往古葬旧土之地。”

    “老夫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们,古葬旧土之地中的域外之魔,虽无人模,却十分狡猾危险,千万不能相信他们的任何话,老夫右手如今剩下的三指,就是傲气造成的。”

    说道这里,老者也不知想到什么,神色黯然的叹了口气,岔开话题说着需要注意的事项。

    “禁池中分很多小洞,你们自己寻找合适的位置修炼。”

    “因天然阵法影响,池中的水灵力非常狂暴,需要准备凝血的丹药。”

    “每个乾元宗弟子只能清泡两个月,在泡的话便没多少作用。”

    “所以在这两月中,还请各位弟子努力修炼,两个月后,老夫在打开禁池大门迎各位弟子出关!”目光一扫纷纷点头的弟子,老者也不再耽搁,佝偻着腰走到禁池溶洞前。

    满是茧皮的糙手待按下洞门,猴头雕塑,轰轰之声下,石洞大门便嗡鸣打开。

    “弟子孟阳。”回过头的老者,再次扫了扫众人,便将深邃的目光落在孟阳身上。

    孟阳二话不说,从人群中走出,恭敬施礼道:“弟子孟阳在。”

    “嗯,身为魁首首头弟子,禁池分配你来帮大家安排。”

    “孟阳明白,定不负长老之命!”

    “好了,你们去吧。”

    说罢,众人再次恭敬礼拜。

    随即有条不絮的,向通向地底的禁池溶洞中走去。

    进入溶洞内,孟阳首先感受到一股极其冰寒的温度。

    怪异的是,这冰寒并不刺激骨肉,很是柔和。

    仿佛是一双双冰手,在抚摸身体各个关节的肌肉。

    顺着石梯一直往下走了大约三百米,众人眼前便出现一道极为广阔圆形空间。

    听着耳边潺潺水声,众人跟随的孟阳脚步便走到这空间中央。

    目光扫视一圈,就看到许多不知通向其他方向的通道。

    孟阳先让众人稍等片刻,自己向最近一个通道走去。

    灵力充斥双目下,他便清楚的看到,这些通道两边,还有许多石门。

    石门中间还刻画这一只稍稍凸起的猴头,与长老开启禁池大门的猴头一样。

    看样子,那额头有痣的老者说的禁池房间就是这里。

    话音一落,孟阳便伸手轻拍在猴头上。

    灵力挥散间,厚重的石门带着沉闷的轰鸣声,缓缓在孟阳眼前打开。

    果然,伸头一望,孟阳就看到这石门内的布置,与演武殿的练功房一般无二。

    走进石洞内,站在方形铁链制成的平台上,还能看到铁链平台下那正在是流动的寒泉。

    一股相比禁池外还要精纯四五倍的灵气,随着溘溘水声,想上升冒。

    孟阳这种天生天赋不佳,吐纳灵气极慢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来自丹田吞噬的冲动。

    更不用说,那些站在洞外等待的天之骄子了。

    点了点头,孟阳不在踌躇,离开石门后,便从通道中走出。

    “就是这里,通道左右两边都是禁池练功房石门,运转灵力拍下门上猴头,石门就能打开。一条通道大概有十五间禁池练功房,这里有二十条通道,足够我们使用。”

    众人向孟阳抱了抱拳,点了点头,也不再犹豫,挑选各自的修炼房间。

    瞪着离开的白子羽,傅天卓屁颠屁颠来到孟阳跟前说道:“咱俩去那边。”

    “你听我的,别在将灵气浪费在凝炼武魂上,你现在好歹也是乾元宗魁首首头,初武初期境说出去多丢人。这次出关,连我在内,至少有三十人能突破宫武,你得加把劲。”

    跟着傅天卓来到他指着的通道中,孟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真的很想说,不是我不想修炼,是天赋太差根本修炼不了。

    不过看到傅天卓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孟阳苦涩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这边修炼了,咱俩对门,你若无聊的话,来找我聊天。”

    “劳逸结合嘛,二个月就算是坐,都会腰酸背痛,更被提一直运转丹田吐纳灵气了。”

    说完,也不得孟阳开口,目露暧昧的挑了挑眉,走进练功房。

    有些无语的孟阳也懒得在于傅天卓扯淡,回过头打开石门,走进了石洞。

    石门关闭后,孟阳便盘膝坐在铁链平台上,将腰上剑鞘放在膝前。

    灵石扩散下,心神传音道:“当真不能用灵气修炼?哪怕是你吐纳供养我吸收都不成?”

    “不成,你以用高雨伯体内死气修炼,现在唯有用死气将你第一玄丹凝练完全,才能突破宫武,不过你也别担心,就像我说的,古葬旧土之地别的没有,就死气多,足够你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宫武,现在嘛,还是等禁池修炼结束吧。”

    孟阳松拉着脸叹了口气,目光闪烁下,又问了一句令饶天煌心惊肉跳的话来。

    “我很好奇,经过上一次红教一战,你中途又吸收了我很多灵石,那么如今你的灵体应该很强。别给我说你将吸收的灵石全部用给了我,这样的话,我可不相信。”

    饶天煌嘿嘿一笑,也不隐瞒,语调温软道:“吸是吸收了一些,不过不是很多。”

    “如果全力施展下,能发挥什么境界的实力?”

    “这,应该是宫武后期!”

    “宫武后期么”听闻此言,孟阳沉吟了起来。

    有些忐忑的饶天煌,正准备询问到底是孟阳何意,不妨直说。

    孟阳眼皮便在微抬下,又说了一句让饶天煌心虚不安的话来。

    “禁池虽好,可惜不能修炼,不如让给你,两个月争取突破聚武。”

    “古葬旧土之地一行,可能还会需要你的帮助。”

    “你小子转性了,这么相信我?”傅天卓一听,满脸的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现在就将剑鞘挂在这铁索上。”

    说罢,孟阳便将剑鞘绑在身旁的铁链上,踌躇少顷,再次提醒了一句。

    “你最好把握好力度,别吸的太多,影响了其他人。”

    “不然,我便在将你的灵念之体,打回原来的境界。”

    傅天卓赳赳大吼,连连保证:“放心,我心里有数。”

    想了想,傅天卓忍不住好奇继续说道:“那你不能修炼,该不会真要在这里睡两个月?”

    “怎么可能,既然灵力不能吐纳,武技我还不能修炼了。”

    “两月后,便是我夺心掌与五步谭腿7级大成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