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231章 对错如何评判?
    “可惜,真武淬体之间,始终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地鸿沟。”

    “有些真武纵使一生,耗费千年寿命,也难以踏入这一层境界。”

    “如果说真武是垃圾,那淬体才算强者,真正的一方强者。”

    孟阳长着嘴急促呼吸,已经说不出话来。

    淬体之境,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

    震惊之余,探索的心令他再次迫不及待,下意识问道。

    “那淬体之上,还有其他境界的存在吗?”

    饶天煌张狂大笑,斩钉截铁道:“有,怎么没有。”

    “在这淬体之上,便是祭身强者。”

    “九成九的修士,终其一生也难以望其背影的强大境界。”

    “举手投足充满毁天灭地的霸气,一念一意下,自由移山填海之威能。”

    “哪怕是仅仅一声吼,都有天崩地裂的气魄”

    “当然,在祭神之上,还有化虚这等世间难见虚无渺茫的存在。”

    “他们能走到这一步,那一个不是在物竞天择下的无情大道上,踏出重重尸山血海走到这一步,受万人敬仰,拥有万年寿命。当年老夫,就曾踏入这一境界,却被外域空间一位强大的魔头,重伤了我,让我知道,在这化虚之上,还有主宰一方更强的存在,孕神”

    说道孕神二字,饶天煌语气中涌现一股难以掩饰的凝重和惊恐。

    而这一切,听的孟阳目瞪口呆,心头剧震。

    他没想到,真武之上,竟然还有这么多境界。

    而且每个境界的强者,几乎都超过了他的想象。

    本以为大宗师真武已是这世间最强,没想到还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这样看来,真武的存在,确实在修炼界这大棋盘上,连炮灰的资格都算不上。

    “没想到,你竟然是化虚的超级强者”

    饶天煌叹了口气,似有万千复杂的情绪,以翻江倒海之势,回荡心中。

    “虽然我机缘巧合下,踏入了这层境界,只有初期,奈何孕神期的修士,太过强大,仅仅一个眼神,我便重伤不省人事,导致现在记忆残缺不全,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就连你现在知道的名字,也是我乱想的”

    望着剑鞘中饶天煌满脸苦涩和复杂,孟阳内心中忽然有一种同情的情绪。

    相比于自己还记得仇人模样来说,饶天煌竟然连名字都忘记了。

    虽然饶天煌在说的时候,尽量在掩饰言语声调中的诸多情绪。

    但孟阳还是能从其中,感受到一股深深的黯然,和悲痛。

    “相比于仇恨而言,忘记了仇恨,应该更令人痛苦吧”

    孟阳深吸口气,目露同情,似在安慰,暗自喃语一声。

    就在这时,一道满含怒火的喝斥声,突然从巨洞外响起。

    让孟阳皱起眉头下,疑惑目中不由浮现出虞婧的模样。

    “仇云,你给我出来,你是不是在我炼尸坑中,偷偷的吸走众多尸气,为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少了大半,若你在不出现,我可就”

    虞婧话音还未落,石门这时轰声打开。

    神色阴沉的孟阳,从巨洞内走出,冷冷的扫了此女一眼。

    目中的杀机,几乎没有任何掩饰,吓的虞婧正说着的威胁之言,顿时被吞在肚中。

    在尸门内,孟阳已经从仇云的记忆中了解了很多事情。

    相比更注重情义的人类修士来说,魔蛮修士更注重的是实力为尊法则。

    与乾元宗不许弟子内斗自相残杀不同,尸门不仅不会理会,反而还支持宗内的弟子内斗,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引起尸门长老层的注意,久而久之,便有一个规矩出现。

    若内斗的弟子有人死了,或者输了,那么输的弟子,不仅要向赢的弟子赔礼道歉,甚至还要向赢的弟子赔偿许多灵石,有些女弟子拿不出,甚至用身体来交换。

    简直就是丛林中弱肉强食,遵从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强者的最原始法则。

    孟阳几乎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杀机,冷冷的望着虞婧,这仇云昔曰爱慕的对象。

    可惜的是,此刻的仇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对她唯唯诺诺,百般讨好她的仇云。

    虞婧怕,就怕在孟阳目中的杀意极其的强烈,根本不像装模作样。

    杀意中充斥的凶狠和冷漠,让虞婧第一次对面前的仇云,生出一种恐惧感。

    这让她觉得,站在自己面前不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而是一个只有滔天恨意,感觉不到任何暖意的冰山。

    “仇,仇云,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咬着红唇,目露慌张的虞婧,竟不敢直视孟阳,缓缓的低下头来。

    这是虞婧第一次,第一次在仇云面前低头。

    之前的她,都是无比傲气的望着唯唯诺诺低头的仇云。

    这让她内心五味杂样,突然有一种怦然若失,心烦意乱的感觉。

    孟阳面色依旧冰冷,但他承认,这魔蛮仇云眼光确实不错。

    虞婧在孟阳所遇到的女子当中,都能算上绝美之列,可惜仇云根本驾驭不了,只有默默付出,奈何他喜欢的女子,在他面前享受他的爱慕,却在别的男人身下讨好着。

    可怜的是仇云这个痴情魔蛮,到最后发现此女的放荡,这才骤下杀心。

    “你炼尸坑内的尸气是我吸收的,这也是最后一次。”

    “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千万不要来烦我,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冰冷无情的言语一落,孟阳没有任何迟疑,转身进入巨洞内。

    随着巨洞石门关闭,低着头浑身颤抖的虞婧,再也忍不住心中突然涌现的怨恨,面色铁青,紧咬银牙,猛的一顿素脚,踏着紫色绸缎法宝,飞行远处。

    盯着虞婧离开前那毒怨的眼神,孟阳皱起的眉头更深了。

    “我看这女娃心中对你也起了杀机,怕是你在尸门接下来的曰子,并不好过,而且此女对你的身份也有些怀疑,你杀仇云尸体,现在还在此女炼尸坑中,时间一久,难免会被发现,以后记得,斩草要除根,被人发现身份,你难逃一死”

    孟阳面色阴沉的冷哼一声,回身坐在软垫上,静气凝神打坐起来。

    可经过虞婧一事,久坐未动的孟阳心中,忽然被一股烦躁感占据。

    冷笑下,他望了望巨洞外,目光寒芒乍现,心下决定。

    这虞婧不来则好,如果不知好歹寻自己麻烦,说不得借机得要除掉她。

    若有所思的来到仇云书架前,灵识一扫,唤来一本黄皮线缝的书册翻看起来。

    这书册上记录了一些布置阵法,以及破解各种阵法手段,从描绘的阵法图案来看,应该是仇云亲子用墨笔勾勒出来的,每页下都有仇云亲自标注口诀,以及解释。

    看着看着,孟阳目光微微一黯,叹了口气

    饶天煌轻笑道:“怎么,心神不宁?被那女娃离开前的眼神唬住了?”

    孟阳面色如常,摇了摇头:“只是觉得仇云此人生前,定然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

    “虽然种族不同,可也有好坏灰分,也不知,我杀他是对是错”

    “你有在多想,对错从来都是在活着的人身上体现的,也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有资格评判,若你不杀仇云,仇云发现你,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下去,而杀的人,不能用对错来评判。”

    “纵使对方是孝顺父母的好儿郎,亦或是受万人敬仰的英雄人物,亦或是除恶言善正人君子,亦或是残杀无辜的魔头,都没有对错”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修炼界,能够活得长的人,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无情大道上只能用无情来对抗,纵使是暖人心寒的微风,也会变成波涛汹涌的飓风。”

    “春暖花开的四季,也会被冬至而来的冰冷束缚双脚,轻柔绿水也会变成惊恐山洪,淹没大地,牵连无辜,对错还能怎么去分辨?”

    “错只错在,当我们睁开眼睛,降临在这世间的那一刻,便被欲望所左右,卷入你争我夺的深渊中,只不过世俗凡人一生为名为利,而我们修士则是为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能够看清属于自己的执念”

    “执念”孟阳静静的听着饶天煌那充斥苦涩的话,似有明悟,自喃一声。

    目中的迷茫不在,沉吟少许后,离开巨洞。

    仰头望了望寂静无光苍空,冰冷的脸面露出坚定。

    深吸口气下,孟阳以灵识作为阵眼,对着仇云书册上画着的图案,在巨洞前布置一道半径五米的阻灵阵,随即口念法决,屈指一点,一道蓝色透明光幕,突然膨胀起来。

    一直延伸至石门前,这才停止。

    第一次布置阵法,孟阳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但好在成功了。

    当一切完毕,望着面前这可以阻碍灵力外泄的阵法后,目中露出一丝成就感。

    暗自点了点头后,孟阳收起阵法书册,打开石门,回到巨洞练功房内,盘膝而坐。

    思绪忍不住遨游下,果断的被他手拍脑门打断。

    “如今,也是时候修炼九玄通天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