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233章 修炼九玄功法
    “等等”

    饶天煌疾呼一声,打断孟阳。

    紧锁深眉间,忍不住低语道:“先别着急。”

    “你这小子身上的秘密还挺多。”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破除阵法,比较好。”

    孟阳神色一怔,目露疑惑:“这是为何?”

    “古葬旧土空间节点不稳定,恐怕会出意外。”

    “意外?那为何你施展,就可以?”

    饶天煌咧着嘴角轻笑:“我灵识能感应到位置,而你不行。”

    似乎觉得自己这么说,孟阳有些不理解,饶天煌顿了顿,解释起来。

    “瞬移也分很多种,千里之下,为缩地成寸之通,千里之上为缩山成尺。”

    “我能感应到位置,是因为我灵识很强,可以将感应到的位置当做空间节点。”

    “你虽会瞬移,却不能感应到要去的位置,自然会出现意外。”

    孟阳听的是云里雾里,什么缩地成寸,缩山成尺的,一脸懵逼。

    不过他大概能理解,就是饶天煌不让他施展瞬移。

    “既然我不行,你来不就好了。”

    “我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施展的缩山成尺,消耗极大。”

    “每次最少三千灵石,难不成你愿意每次进入炼尸坑都要浪费这些灵石?”

    孟阳深吸口气,有些无语“这不成那不成的,那你说说看,我现在该怎么做?”

    “很简单,破阵。”饶天煌说罢,一脸期待。

    “破阵?我连阵法都没有理解透彻如何破阵?你当我什么,天才啊?”

    “而且破阵之后,万一被布阵的人知晓,又当如何?”

    饶天煌似笑非笑道:“此阵只是低级的筑灵阵,不碍事。”

    “至于会不会被布阵人知晓,就看你的本事了。”

    “你若够谨慎认真,这等低级的阵法,还是能够看出阵眼端倪。”

    “若不行,大不了你在让我吞噬万颗灵石,我带你瞬移离开。”

    孟阳蹵眼皱眉看了饶天煌好几眼,确定对方不是缺心眼后,抿了抿嘴。

    见孟阳不说话,饶天煌继续道:“学会破阵,掌握一些破阵技巧说不定以后还有用。”

    “在说了,布阵不会,破阵总要学一些。”

    “万一以后碰到隔绝空间的阵法,岂不白瞪眼?”

    孟阳寻思少顷,忍不住赞同起来:“好像你说的有些道理”

    “成,我先试试,若打草惊蛇,记住护我。”

    “放心!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岂能害你?”

    说罢,孟阳也不在犹豫,脑海中开始演算怎样在没有毁坏阵法结构下,悄无声息的穿过阵法,打开石门,进入炼尸坑中。

    回想起仇云书册上对于阵法的解释和研究,孟阳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仇云修为有限,接触的阵法都是极为简单普通的,根本没有此刻孟阳需要的信息。

    若让他用修为毁掉面前法阵,孟阳不需要一息,便可瞬间破除。

    可要无声无息的穿过,简直太难了。

    叹了口气,孟阳也不在多想,静气凝神盘膝而坐。

    目露精芒乍现下,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阵法,继续演算研究起来。

    在孟阳的心神中,此刻出现极为诡异的一幕。

    这阵法正在孟阳的意志下,以极快的速度疯狂分解。

    随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搭建起来。

    周而复始,循环不断,每当出现错误,便重新开始。

    直至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孟阳瞪着充斥血色的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喜。

    紧接着一道不知是夸奖还是讽刺的轻笑声响在脑海中。

    “如此低级阵法,竟用两柱香来研究分析。”

    “你的这股意志,足矣在修炼界立足了”

    孟阳揉了揉酸痛的双眼,没有理会饶天煌调笑声,起身直径向面前的禁制走去。

    当左脚踏进禁制的瞬间,一股推力蓦然涌现,阻止孟阳的进入。

    面色如常的孟阳,微微一笑,目中的自信之色出现的刹那,那股推力顿时如退潮的海水一般,立刻消失不见。在灵识扩散下,孟阳能清晰的看到,自己身子似乎都融入禁制阵法中,成为其中一员,不分彼此,就好像他是禁制,禁制就是他一般。

    而饶天煌回荡在脑海中调笑声,也在这时戛然而止。

    负手而立的孟阳,闲庭信步,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穿过禁制,进入到炼尸坑中。

    感应炼尸坑中那浓郁至极的尸气,以及弥漫在四周的死气,孟阳目露满意。

    灵识扩散下,他发现这炼尸坑中的尸体竟达到上万具。

    那堆积在一起形成的尸山,让孟阳忍不住兴奋起来。

    双手掐决的孟阳,蓦然拍在大地。

    轰声响起,装着邪傀的棺材破土而出,立在孟阳面前。

    棺材盖落下后,孟阳盯着浑身撒发强大尸气的邪傀,一字一顿道。

    “这里有两道尸灵的气息,去,吞光它们”

    话音一落,邪傀猛的睁开血红双眼,两道恍如雷霆的幽芒从眸中射出之际,带着潮鸣电挚的强大气势,突然消失在原地,奔向远处正在吸收周围尸气的两道尸灵而去。

    “接下来,也该到我修炼了。”

    收回目光,孟阳立刻盘膝而坐。

    在周围死气以惊涛怒浪之势涌现而来时,猛的抬起双手。

    九玄口诀一经施展,宛若黑暗中长着深渊巨口的上古凶兽。

    刹那间,引得周围浓郁死气,争先恐后疯狂的钻进孟阳体内。

    这些看起来如同黑色烟雾的死气,本质上与灵气差不多。

    作为修士,孟阳自然轻车熟路,没有任何阻碍感出现,便与体内那股热流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能量,流窜在奇经八脉上。

    紧接着,这股死气融进丹田灵海,以黑白两道不同的颜色占据一方。

    白色则是灵气,而黑的自然是死气。

    与此同时,一股死气沉沉气息,正缓缓的从孟阳身上溢出。

    随着吸收的死气越来越多,孟阳如同死人一般,盘膝坐在原地。

    若不是心脏在跳动,肉眼根本难以分别与周围尸体有何不同。

    对于这种情况,孟阳早已琢磨清楚。

    死气带来的负面影响多少还是有的,而且会一直伴随他。

    好在死气与灵气在九玄通天术的调和下,没有彼此排斥。

    反而像是两位高手,彼此都承认对方的实力和地位,相安无事。

    这一幕,孟阳当然愿意看到,九玄强大的约束力,在其中自然也是功不可没。

    能让化虚强者的饶天煌都赞不绝口的功法,肯定不俗。

    当死气越来越多,孟阳体内温度开始变的冰冷起来。

    那种从内向外撒发的寒气,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

    正在思索要不要继续吸收死气时,丹田灵海中的灵气蓦然涌现。

    顺带着的一股热流,让如坠冰窖中的孟阳,身体立刻暖洋洋起来。

    孟阳微微一怔呼出口气,不在迟疑,凝气静神继续吐纳。

    与此同时,邪傀也将尸灵吞噬凝炼,回到孟阳身边,自觉的走到棺材中。

    随着孟阳吐纳死气,邪傀则运转通尸决,吞噬周围的尸气开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孟阳从修炼中醒来,算是彻底掌握九玄功法运转方式。

    若不是因为有功法在身,孟阳这一夜吸收的死气,足够让宫武境强者身受重伤。

    暗自决定今天晚上再去其他炼尸坑逛逛的孟阳,收起邪傀便离开此处炼尸坑。

    清晨时间,炼尸塔四周并未有多少弟子,从炼尸坑出来后,孟阳踏着飞剑,直奔自己的巨洞而去。

    对他现在来说,死气最为重要,只要炼尸坑中的死气没有,便立刻换其他炼尸坑修炼。

    至于邪傀,到无所谓,反正邪傀需要的尸气,在炼尸坑中,尸气是最多的。

    而死气恰恰是最少的,没有死气的炼尸坑,孟阳自然不会继续待。

    回到巨洞前,孟阳穿过阻灵阵,打开石门,进入石洞内,继续修炼起来。

    就这样,孟阳白天回到巨洞中,遇到不懂的问题,求教饶天煌。

    晚上则偷偷去炼尸塔,进入其他弟子的炼尸坑中继续吐纳死气。

    一来二去,转眼便是五天。

    这这五天中,孟阳吐纳的死气,已经达到非常恐怖的地步,熟练度达到近十万,带来的影响也越发严重起来。

    若不是中途饶天煌教给孟阳一个隐匿死气的办法。

    孟阳就如同一个或者是死人一般,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

    这到不是说生命气息消失不见,而是他的死气太过浓郁,已经被其遮盖。

    甚至就连孟阳走过的小路两旁花草,都被孟阳身上的浓郁死气所影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起来。

    直到如今,孟阳才真正的知晓死气的恐怖。

    望着水剑术凝实的镜子中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孟阳忍不住倒吸口寒气。

    在这张易容术下凝实的面容上,孟阳看到自己的眼圈黑的发青,如同死了许久的死人一般。

    饱满的印堂,被一股黑气笼罩,土色的眼眸中,好像藏着一团黑色火焰正在燃烧一般。

    尤其是他的脸很白,吓人的白,白的异常,白的令人毛骨悚然。

    而且孟阳还发现,自己竟对有光的地方多少有一些不适感。

    在这种不适感中,甚至还有一股深深的厌恶感。

    对于黑夜,和黑暗的地方,却显得异常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