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级强者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蓬莱仙境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晨终于开口,“放假三天,除了最基本的八大条例,其他戒律一并解除,孙天奎,你把他们看好了,不要把无极宗拆了就行。”

    孙天奎立马站直身体,“是!宗主!”

    哗~~~

    “宗主,iloveyou!”一堆女弟子齐声尖叫起来。

    “宗主,我们要给你生猴子!”一堆五大三粗的男子嘶吼了起来。

    “宗主,我要给你捡肥皂!”一个娘炮弟子兴奋呐喊起来。

    ……

    听到这里,孔晨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原本凤族那边的欢呼很是大声了,但在无极宗这边声音一出现,瞬间被压制下去。

    而凤族之人听到无极宗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都是面面相觑,满脸懵逼。

    他们大部分人没有去过凡俗界,自然不知道科技发达的时代,产出的那些骚话,也不知道无极宗人为哈比他们还要兴奋。

    其实一直以来让无极宗弟子束手束脚的,并不是无极宗的八大条例,而是一些小的宗门戒律。

    比如修炼的时候,不许吃辣条啊,因为出现过有弟子突破的时候,因为吃多了辣条拉肚子而突破失败的事件。

    比如修炼的时候,不能喝酒啊,啤酒白酒都不行,酒能误很多事,这里就不再赘述。比如修炼的时候,不能化妆,穿的花里胡哨啊,很多女弟子都是凡俗界的妹子,一天不化妆浑身不自在,还喜欢穿些fashion的衣服。但化妆打扮太浪费时间,睡觉的时候

    还得卸妆,还不如把这些时间用在修炼上。

    所以他们在听到孔晨解除所有戒律的时候,才会嗨成这样,

    “都给我闭嘴!”孙天奎突然站出来呵斥道。

    此言一出,满场寂静,毕竟孙天奎是执法长老,执法长老的威严不可侵犯。

    孙天奎一脸严肃,“要嗨回去再嗨,这么多人看着,多丢人!”

    “全体都有,向后~~~转,留些人打扫战场,其他人,撤!”

    “天地无极,唯我一宗!”

    “天地无极,唯我一宗!”

    “天地无极,唯我一宗!”

    ……

    随着几声嘹亮的齐喝响起,无极宗众人整齐有序,御剑远去,消失在远方天际。

    这边事罢,凤族人也随之离开,也就意味着这场旷世大战的结束。

    有人评价说,这场战争,给凤族带来了绝望,但恰好又给风族带来了希望。

    因为在这场战争过后的几百年里,凤族到达了有史以来,最为巅峰的时期。

    而在凤族的史书里,也是唯一一次详细记载了一个外姓人士的事迹,此人一度成为他们凤族历史长河里,影响最为巨大之人。

    少了他,这段历史就是一张白纸。

    ……

    孔晨则是与凤雉一起回到了凤都,商量有关魔族的一些事宜,却见有人跑来通报。

    “孔宗主,七公主来找你了。”

    孔晨疑惑站起身来,“娘亲?她不是在的么,怎么跑到凤都来了?”

    “孔晨!你在哪儿!”只听传来一阵带着些许怒气的叫唤,随后便见凤姝快步走了进来。

    孔晨上前迎接,“娘亲,怎么了?”

    只见凤姝双手叉腰,“怎么了?哼,你还问我怎么了!我且问你,你是不是不久前,娶了一个叫做凤媛的凤族公主为妻?”

    “是啊。”孔晨下意识点点头。

    凤姝眼睛微眯,“她人呢?”

    “她不是在凤敖亲王府中的么?我正准备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后去接她呢。”

    这时,只见凤敖亲王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咳咳……那个良婿啊,媛媛不在我府中了,她几天前就已经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孔晨瞪大了眼睛,“为什么离家出走?”

    凤敖亲王有些难以启齿,“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你死了,但好像唯独媛媛认为你还活着,我说了她两句,她就……”

    “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这几天不是忙么,而且你是我凤族的大敌,我若派人联系你,被当成奸细抓起来咋办?”

    凤敖亲王说的不无道理,在今天之前,孔晨一直都被凤族视为头号大敌,他可不敢与孔晨私下联系。

    “她有说去哪儿了么?”焦急问道,声音都有些发颤。

    凤媛虽为凤族公主,但她的那点实力,跟没有一样,若是稍微遇到几个厉害点的恶人妖兽,她哪有自保的能力?

    凤敖摇摇头,“我也不知。”

    凤姝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孔晨,“现在知道着急了?把老婆放在家里不管,自己在外面浪,要是你那个混蛋老爹敢这么对我,我非得让他跪下唱征服不可!”但凤姝看着孔晨额头上都开始渗出了冷汗,知道孔晨这是真的着了急,便开口提醒道,“既然她认为你还活着,肯定是去找你去了,你回想一下,她有可能会去什么地方。

    ”

    “可能会去的地方……”孔晨好像幡然醒悟,突然冲出了大殿,一脚跺地,腾空而去。

    往事的回忆历历在目,

    “原来我们在宫殿里放的花灯都到了这里啊,不知它们最后会到哪里去呢。”

    “去了一个叫做蓬莱的仙境。”

    “凤晨,真的是你,你真的来接我去蓬莱了?”

    “现在喜欢我,也不算晚。”

    “那也要等你带我去蓬莱才行……”

    “你就这么嫁给我了,不后悔?”

    “是啊,我就这么嫁给你了,真是太便宜你了,你还没有带我去蓬莱呢。”

    “如果我告诉你,蓬莱并不存在呢?”

    “不,肯定存在的!你一定会带我去的,对不对?”

    “嗯。”

    孔晨顺着流过凤都的这条河流,一路往下游寻去,其间不时悔不当初似的念叨,“傻丫头,你咋就那么傻呢,我真的是骗你的,哪有什么蓬莱存在……”

    ……

    一个幽静的沼泽地,远处传来几声鸟兽啼鸣,将其中许多正在沉睡中的植物虫蝶惊醒。

    碧波荡漾,一只小船缓缓滑行其间,舟上是一个形单影只的娇柔身影。

    她站在船尾,一边用竹篙撑着船只前进,一边四周观望。

    随后她将船只停靠在一沼泽中心的一块干地边上,跃身跳了下去。

    吃力地搬起船头一篓子野果,往不远处的一个简陋小屋走去。

    这时,小屋旁的一棵树上跳下一只类似松鼠的妖兽,围着她转圈,好似在讨要食物。

    她眼睛眯成了月牙,“阿松,你又来陪我啦。”言毕,她拿了一个野果递了过去。

    妖兽接过野果,直接跳到她的肩膀上美滋滋地啃食起来。

    她也取了一个,在一边用藤蔓搭制而成的秋千上坐下。

    果子入口,甜中带有微微的酸涩,“呀,这个好像糖葫芦的味道呢!”没错,她正是从凤都顺着河流一直漂流至此的凤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