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4章 美瞳和火焰长刀
    还不等白求安打电话给医院,巷子深处却猛然传来一阵骚动。

    准确的说,是一阵急促奔跑声。

    白求安猛的看过去,那是一双泛着白色光芒的眸子在逼仄漆黑的巷子中极速狂奔。

    “美……美瞳吗?”

    白求安干笑了一声“我们都是同学,打着玩儿呢。”

    他以为是街坊,听见了这儿的动静。

    但随即他瞳孔猛缩,连双手都忍不住颤抖。因为那个带着白色发光“美瞳”的男人,手里竟然拿着一把长刀。

    那人身形顿了一下,然后全速冲向白求安。

    如果白求安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要杀他灭口?

    白求安拽了把张景,试图把人一起拖走。可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张景的体重,还有……那个人的速度。

    寒意从背后袭来,白求安猛地推开张景,自己则反方向打了个滚。

    当!

    刀尖戳在地面,但紧接着是一阵刺啦声随着白求安滚动的方向划破土地。

    咔嚓!

    “啊!”

    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逼仄的巷子。

    白求安死死握住长刀,试图阻止长刀继续切入自己的身体。左手滚烫的,好似握住的是一团火焰,让白求安更加痛苦。

    而右手,却攥成拳头。

    颤颤巍巍的冲着面前这个白色瞳孔的男人。

    挺身,出拳。

    不过白求安高估了自己的臂展,还有长刀扎在身体里的痛感……也可能,他本就没想过自己能不能打到对方这个问题。

    僵持只存在了短暂的一瞬,就像是锋利的长刀想要切开不同厚度的纸板也会多花一些时间一样。

    长刀顺着白求安的胸口,连带着握住长刀的手被一并斩断。

    刀很快,快到了白求安甚至感觉不出什么除了痛之外的异样。但白求安知道他要死了,因为每一下呼吸都会让人撕心裂肺的痛。

    可他还喊不出来。

    很漫长的一秒,白求安在想周围的街坊是否听到了自己的惨叫声。警察会有多久赶到……自己还能不能救活。

    白色瞳孔的男人劈开白求安之后并没有继续跑路,因为巷子两头几乎同时出现了几道人影。白求安不知道有多少人,但隐约听见的脚步声,应该会不少。

    这个刽子手应该会死吧。

    模糊的视线中,白求安不知道自己看见的到底是真是假。

    他看见了散发着火焰的长刀劈向凶手,还有粗壮如他腰的手臂阴影。还有……还有一些晦涩难懂的语言,庄严神圣。

    “巳蛇·淬火”

    “寅虎·凶兽”

    “……”

    “该死的人族,你们总有一天会承受诸神无尽的怒火!”

    “他奶奶的,等哪天老子砍掉诸神的头,好好去你坟前头撒两瓶汽油!不对,你这杂种就不配有坟!”

    一个拿着火焰长刀的汉子,劈砍之间嘴上也不饶人。絮絮叨叨的,让白求安都忍不住想骂两句。

    “还有,池宝亮,你最好给老子解释清楚你们亥猪殿的结界里为什么会有两个孩子!”

    “虞队,这我冤枉啊。结界对于神性等级是有限制的,没有觉醒过的人根本不可能被覆盖入结界。”

    “老子不管,反正事后你小子要么上军事法庭,要么就跟着老子擦屁股!”

    白求安听着听着,好像听懂了那些人在说些什么,又好像一团雾水。也可能是注意力分散的原因,身上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

    有液体在模糊的眼前四溅,那可能是鲜血,也可能是水也说不定。

    跌倒声、刺穿声、咆哮声络绎不绝,更多的是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倒飞出去,然后爬起来再冲出去,义无反顾。

    但起来的似乎少了些。

    白求安的眼皮越发的沉,或许他等不到救护车来了。

    也许不来更好,省的被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卷入其中。也或许……白求安能早早死掉,开始下一场人生旅程。

    就是别再像这辈子一样了……

    ……

    不知过了多久,白求安睁开了眼睛。

    身体一颠一颠的,好像被人背着。

    “醒了?”

    白求安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一把推开张景。却因为整个人被背着,跌坐在地上。

    “你有病吧!”

    张景也差点跟地面撞了个满怀。

    “打架打输了也不至于和自己过不去吧。”

    张景说着,脸上有喜色浮现。说实话他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好像被白求安阴了一把摔在墙上。

    但自己醒的时候白求安就躺下自己对面,看样子应该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但谁让他先醒了呢?

    白求安坐在地上,也不知道疼的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手好好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自己活蹦乱跳没一点事,好像是一场梦……

    白求安的目光突然停在自己的衣服上,然后猛地神色一僵。

    “喂,不要气馁嘛。其实咱们两个半斤八两……差不多是个平局,我也就比你先醒那么一会儿。”

    张景看着失魂落魄,胸口全是血的白求安,以为这家伙胜负心比自己还强。有些忐忑的说出了事实,生怕白求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额,你身上的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我看着没有伤口啊……要不咱们去诊所看看吧。”

    “啊?嗯嗯……”

    白求安愣了愣,试图让自己淡定下来。

    “你还有事儿没?”

    “没事,就是头有点疼。咱们去……”

    “没事,流鼻血……我在身上蹭了蹭。”

    “那你这个出血量可有点大啊。”

    “啊,没事,年轻人嘛,气血足。”

    白求安搓了搓脸,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他现在什么都不敢肯定,无论是和张景这一场架的过程、结果。

    还是那荒唐的白色瞳孔、鲜血、火焰长刀……

    ……

    逼仄的巷子里面,满地的鲜血顺着凹槽缓缓流入下水道。三三两两挎着长刀的人收捡着地上的残肢断臂。

    而那个被人称为虞队的中年人,一只手叼着烟,一只手拎着一颗有着白色眼睛的头颅。

    “死了多少人?”

    “四个,还有两个重伤。但估计也撑不到卯兔殿的人来了。”

    “玛德,老子以为那群兔子就算是本命年也不会厉害到哪去……谁能想到提起刀这么凶!”

    虞定海把烟头摁在手中的头颅上,一脸狰狞。

    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轻视过敌人,甚至为了围剿这个强大的神侍,他们出动了足足四个小队。但就结果而言,只能说他们太弱了。

    “虞队,那小子绝对大有问题!”

    池宝亮重新给虞定海点上烟,一脸委屈。

    “废话,你没觉醒前能被动进结界?”

    “盯着这小子,发现不对劲直接先带走。我去跟上边做个报告……”

    “虞队,我报告写的好,还是我来吧!”

    池宝亮连忙拍着胸口道。

    “瞧你那怂样,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前线!走后门撞到墙上了?”

    虞定海骂骂咧咧的,但还是应了池宝亮的要求,因为先斩后奏的事都是要担责任的。

    “滚吧,把报告给老子写惨点,要是补给物资老子不满意,下次老子拿你当开路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