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5章 疯狗安与吕洞宾(新书求收藏,求票票!)
    白求安这一架打的荒唐也莫名其妙,但其实也没多长时间。

    “要不再上个网?反正出也出来了。今天我请客!”

    张景难得心情大好,毕竟一口憋了三年的恶气今天总算找回排面了。至于打完架还能心安理得邀请上网这种事,对于男人来说尤为正常。

    更何况是两个都觉得自己打赢的时候。

    “别了,明天下午我还想回家。而且我这一身血呢。”

    白求安不怎么玩游戏,因为网费很贵。他一周差不多一百多块生活费,过得仔细些,还能攒个十来块。

    这钱存着总比打游戏要强。

    至于张景请客……他不想欠别人人情。

    “也是,那成吧。”

    张景伸了个腰,顺便扭了扭。其实到现在他还是浑身不舒服,脑袋也有些懵懵的。

    回到宿舍。

    白求安坐在床上,还是有些跑神。如果说那些只是一个梦的话,自己衣服的心口为什么会有利刃划破的痕迹,而且还是双面的那种。

    如果那些都是真的,火焰长刀、白色瞳孔,飞溅的鲜血……

    是的,白求安希望这是真的。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哪怕白色瞳孔的男人用长刀几乎把白求安斩成两半,切开了他的手指。那撕心裂肺的痛白求安直到现在仍能回忆的起来。

    “疯子安,这是出去干嘛了?怎么一回来没精打采的?”

    高三党大多“喜欢”挑灯夜战。白求安回来的虽晚,但寝室仍有几处光亮。一个室友收了卷子,看着还在床上坐着发愣的白求安,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至于“疯子安”这个绰号,其实本来应该叫“疯狗安”的,但一个寝室嘛,多少还是有些收敛。不过在外边他“疯狗安”的绰号可比他名字的知名度高了不知多少倍。

    由来嘛,就是高一时拼命让张景洗了一年衣服得来的。绰号也是张景事后气急败坏气的……在白求安看来也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反正二中都知道是他赢了呗。

    “没事!”

    “呀,你衣服上怎么有这么多血?”

    “流鼻血了,没纸就在身上抹了……明天我洗洗就成。”

    “你这鼻血量可够大的啊。”

    “还成吧。”

    白求安敷衍道。

    “哦,那早点睡,明天还早读呢。”

    “成,晚安!”

    白求安咚的一声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愣愣出神。

    夜如花开花谢,不经意间就悄然过去。

    “同桌,你这俩黑眼圈是怎么回事?终于大彻大悟开始通宵复习了?”

    “没,有点失眠。”

    坐在位置上的白求安先是一愣,然后见鬼似得看向身边。

    “你怎么来了?”

    “咳咳,孩子,就剩一个月就该高考了,没事早点起床去学校背背书,巩固巩固知识也好。毕竟同学们在一块儿,氛围好!”

    陈晓婵咳嗽了一声,然后学着陈妈的语气跟白求安学着。

    “哈~我还以为像你家那么宠你,会舍不得你来早读呢。”白求安打了个老长的哈欠。

    “哪有那么娇惯孩子的家长啊,再说了,我在家也是五点钟就起床学习的好吧!”

    陈晓婵赏了白求安一个白眼。

    “哼哼……怎么这么香啊。”

    白求安嗅了嗅,空气中好像有一股浓郁的布袋馍的气息。

    “我妈早上做的,你的在桌子兜里。”

    “阿姨真好!”

    “就当是福利吧,谁让你有幸成为我的同桌呢。”

    “是是,同桌真好!”

    白求安干巴巴的一句,让陈晓婵不禁无奈“同桌,你现在还没有发现自己母胎单身的真正原因吗?”

    “瞧你这话说的,我好歹也是有人告白过的好吧!”白求安强势反驳。

    “得了吧,就那两个人你都吹了三年了。结果到现在人名字都不知道。”

    “人家小姑娘不要面子啊,我要是到处说,搞得多不好……而且情书你也见过不是?”

    “用企鹅给你表个白就是情书了?同桌,你确定不是你们室友找的小号戏弄你?”

    “谁会这么无聊啊……”白求安有些底气不足。

    教室里的读书声突然大了一倍不止,白求安和陈晓婵连忙拿起书,加入背书大军之中。

    没过几秒,语文老师就走进了班里。路过白求安身边的时候,语文老师停留了一下。

    “白求安,别影响人家晓婵背书!”

    “哦。”

    白求安应了声,看了眼在一旁装模作样背书实则翘起的嘴角已经掩饰不住那一分幸灾乐祸的笑意。

    没办法,这种事太正常不过了。

    但也不能怪老师,学生学习不好本就是原罪。就像很多大人说的,毫无后顾之忧的安心好好学习都做不到,将来在社会上怎么立足?

    而事实也证明,学习好的人成功的几率要远比那些学习不好的要高的多的多。大数据时代想要验证某些事情的正确性简直再简单不过了。

    “一顿骂换一个布袋馍,我觉得挺划算的。”

    瞟见老师走远,陈晓婵才肤浅的安慰了一句。

    “那中午饭……”

    “你买!我把英语重点给你腾出来。”

    “省省吧姑奶奶,我不看!”

    “不识好人心!”

    陈晓婵哼哼的皱了一下鼻子。

    “别,我可没吕洞宾厉害。”

    “讨打吧你!”

    两个人嬉闹着。

    “白求安陈晓婵!站出去背书!”

    ……

    两个人站在门外,陈晓婵有些泫然欲泣的样子。像她这样的好学生不像白求安这样没皮没脸的惯犯,事实上大多数女生也都是如此。

    特别是陈晓婵本身就是一个蛮文静的喜欢读书的女孩,也就在白求安面前活泼一些。

    “喂,中午你吃什么?”

    白求安戳戳陈晓婵的衣服。

    “别吵我,我背书呢。”

    “喂,不至于吧,这种事多锻炼锻炼就好了。”

    白求安不依不饶,呲着牙笑。

    他这个人很爱笑。可能是随白妈,也好像是小时候听谁说了句“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差”的玩笑,就长久成习惯,习惯成自然。

    陈晓婵干脆把书放在窗台上,两只手堵住耳朵,不去看白求安。

    “土豆鸡块?”

    “红烧排骨?”

    “对哦,你最近减肥,要不给你带两个素合子吧?”

    “你烦不烦,下课再说!”

    最终陈晓婵还是败下阵来,给了个不算坏的表情。两个人并肩站在走廊一块儿背书。

    叮铃铃……

    “同桌……”

    还不等白求安把话说完,语文老师就冷着脸走出来了。

    “晓婵,来一趟我办公室!”

    临走还不忘深深的看了眼白求安,把白求安看得有些心里发毛。

    “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