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6章 吃啥补啥(二更中午,求支持!)
    办公室里,陈晓婵战战兢兢的站在语文老师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晓婵……知不知道现在已经什么时候了?”语文老师斟酌了一下用词和语气。

    “我知道你学习好,考上重点完全没有问题,但这绝不是你掉以轻心的理由。要知道有很多人都是在高考最后这一段时间松懈了,才导致成绩不理想的。”

    “老师,我知道错了。”

    陈晓婵低着头,看着脚尖。

    “我呢,当初让你和白求安坐同桌,本来就是想着让你们两个互帮互助,你帮他带带他的学习态度,他帮你补补数学。”

    “但你看看现在……你也别怪老师说话直接,你们都已经成年了。谈恋爱的话老师不支持也不反对,但该学习的时候就是要学习。”

    “什么甜言蜜语都抵不过两张相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是不是?”

    “老师,我没谈恋爱……”

    陈晓婵红着脸,很小声的说着。

    语文老师拉过陈晓婵的手“晓婵,你跟小姨老实交代,你到底跟那个白求安有没有谈对象!”

    “老师……”

    “叫小姨!”

    任谁也想不到高三二班的班主任和陈晓婵竟然还是亲戚关系。

    “小姨,是不是我妈让你问的?”

    “你以为你妈整天给白求安做饭是为了什么啊?你真当是为了感谢他?”

    “那是为了什么?”

    “警告他,老娘知道你的!”语文老师咬牙切齿的学着陈妈的语气。

    “我妈不这样吧……”陈晓婵有点底气不足“我妈挺文静贤淑的。”

    “文静贤淑?那是在你面前,你看看你爸整天在外边凶巴巴的,到了家里谁说的算?”

    “那、那我和白求安真的没什么。”

    陈晓婵有点急了。

    “这个小姨管不着,但只要你剩下这一个多月好好学习,你和白求安的事小姨一个字都不跟你妈提。”

    “好!”

    语文老师高深莫测的一笑,心中了然。

    “回去学习吧。”

    “谢谢小姨!”

    陈晓婵亲昵的说了句,然后转过身才松了口气,快步走出办公室。

    刚出门,就碰上了一直候着的白求安。

    “同桌,怎么样了?”

    “别提了,都怨你!老班现在怀疑咱们两个搞对象!”

    “搞对象?开玩笑吧,咱俩这么好的哥们……”

    白求安挠挠头。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坐到了位置上。

    “你大学想考那所学校?”

    “北华清大!”

    “说认真的!”

    陈晓婵掐着白求安的腰尖肉。

    “嘶嘶……撒手……上个二本吧。”

    “没出息。”

    “是是,那陈大小姐嘞。”

    “江北大吧。”

    “对,江北大的历史专业好像是挺出名的。”

    “其实也不一定要上那么好的学校,次一点的拿个奖学金啥的也成。”

    “你可拉倒吧!同桌,你可得好好学习。我是没戏,不然我肯定也要考211、985。你可得好好学,到时候我跟别人说起你这么个同桌可贼长脸的。”

    白求安还是一脸乐呵呵的样子。

    “还有啊,我可给老班下了军令状,一个月把你的英语提高四十分!”

    陈晓婵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同桌,别开玩笑了哈。有这时间给我提四十分,你说不定真上北华清大了。”

    “我自己有分寸,用不着你操心。”

    “不识好人心……你是狗!”

    ……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晓婵一上午也没再理过白求安。直到午休因为张景收拾东西,才让两个人莫名其妙僵持起来的人重新有了话题。

    “同桌,醒醒!”

    “怎么了?”

    “张景要走了。”

    陈晓婵戳戳白求安胳膊肘。

    白求安迷糊的睁开眼,看见后边悄悄收拾东西的张景。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我帮帮你吧,看东西也挺多的。”

    白求安声音压的很低,因为班上很多人都在午睡。

    “成,这箱子你给搬外边吧。”

    张景也不矫情,直接把手里的箱子递到了白求安手里,两个人人手一个,走出教室。

    外边是一个高大结实的汉子,模样和张景有七八分相似。就是长得更凶一些。

    “叔叔好。”

    白求安笑着点点头,把东西放在后备箱上。

    “嗯。”

    张爸好像有着和面相严重符合的气质。

    “爸,我跟我同学再聊两句。”

    张景看着张爸。

    “快点。”

    “成!”

    张景把白求安拉到一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打了一架下边坏了?这么娘气?”

    白求安看着破天荒有些扭捏的张景揶揄道。

    “爬边儿去!”

    张景搓搓手,挣扎了一会儿。

    “对不起啊。”

    “啥对不起?”

    “就刚开学那会儿的事儿,我这人就死要脸……那会儿确实。”

    “没事,反正你也没打过我。”

    白求安冲着张景的胸口轻捶了一拳。

    “昨晚上我不是赢了?!”

    张景瞪大了眼。

    “赢了?你是被我打傻了吧,我抓着你腿可是一下子把你给撂晕了。”

    “屁话,我明明醒的比你早!”

    “那是我累了,坐那儿歇会,背不动你……”

    “我求求你,你可别秀……”

    “阿景,该走了!”

    两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走了。”

    “成,高考加油!”

    “你也是,祝你跟你小媳妇考一个学……考的学校近点。”

    “滚滚滚!”

    白求安摆摆手,目送着张爸开车离开,然后使劲儿搓了搓脸。

    他和张景算不上朋友,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是互相敌视的态度。也就高三好点,但也没多好人就走了。

    至于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说忘了肯定是假的。但苦大仇深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再加上这次张景破天荒的道了歉。

    哎,人都走了。想那么多还有什么意思呢?

    白求安有些兴致缺缺的回到教室,大概是提前感受到了那种“君向潇湘我向秦”的多愁善感。

    “走了?”

    “嗯。”

    “那不挺好,反正你俩也一般。眼不见心不烦。”

    “我哪有你想得那么小心眼啊。”

    “喂,明天该是咱们的体育加分考了,你准备怎么样了?”

    “那有什么准备的,一万米又不是短跑犯不着。”

    “吹你的牛吧,晚上我妈来给我送兔子肉,给你吃点补补。”

    “兔子肉补啥?”

    白求安一脸好奇。

    “兔子腿不是有劲儿吗,跑得快!”

    “你妈也迷信啊,那怎么不抓只豹子来?吃完你估计能破世界纪录了。”

    “你!”

    “狗子!”陈晓婵干脆的精简了“不识好人心”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