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14章 新世界
    当然,也少不了这些物件的主人。

    “这可真是有点不尽人意……”

    白求安对面坐着的瘦高新人微微皱着眉头,一身没有牌子却气质不俗的穿搭,干练的短发还有笔直的坐姿……是一个看上去好像略显矛盾的家伙。

    卡车再往里开,有一阵钢琴声响起。

    “竟然是拉格泰姆!这儿竟然还有人会这个。”那个瘦高新人面色古怪,却多了一点兴奋。

    “这是架施坦威的钢琴!”

    白求安一头雾水的看着面前的新人,和他有同样表情的几乎是这辆卡车上除他之外的所有人。

    是一种不明觉厉的疑惑。

    似乎察觉到了周围人的注视,瘦高新人这才轻咳了一声把头缩了下去埋在胸口,眼神还不时飘向身边斜眼看他的领路人。

    白求安这才发现,这个瘦高新人也是在龙舟号上被杀鸡儆猴的其中一位。

    “觉得怎么样?”

    虞定海轻声问道。

    “还好……不过和我想的不太一样。”白求安顿了一下,他发现虞定海和其他的那些领路人比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我以为会是那种超现代化的军事基地,或者是小说里那些年代感极强,又带有奇幻色彩极重,造型独特的宫殿。”

    “好歹还占了一样年代感不是?知足吧。”虞定海调侃了一句。

    “咱们这的女孩儿很多吗?”虞定海另一边的新人犹豫了一下,可能是看虞定海似乎挺好交流的。

    “多啊,咱们这行因为有神源的缘故,男女先天性的身体差异可以忽略不计。男女比例的话……二比一或是三比一这个样子,反正是不少。”

    “那……那咱们这儿能结婚吗?”

    那人眨眨眼,同时吸引了整车的新人。新人们的好奇心极强,几乎车上只要一有人说话,所有的目光都会在一瞬间聚焦。

    而结婚这个问题,对于这辆全是男性的卡车来说,是个足够有吸引力的话题。

    虞定海看着满车投来的目光,清了清嗓子,提高了些音量。

    “当然,我们并不是驻扎军队,会被派往世界各地。我们内部是完全支持婚姻自由的,无论是你和外边的还是咱们内部……但我们提倡内部结合。”

    虞定海又提高了些音量,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毕竟这是一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丧命的地方。”

    “那我们常年在外边执行任务,不怕暴露吗?”

    “首先等下你们每个人都会签署一份保密协议,再然后……等你们觉醒了本命神咒就会知道,十二殿自有应对这种情况的措施。”

    “还是那句话……”

    “这里没有不可能!”

    一群新人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里只是一个新兵训练营,十二殿的实力远超在场所有人的想象。而这些人也多半是前线刚刚结束流动任务,回来休息轮换……然后兼任训练营守卫和教学的老人。”

    卡车最后停在了一个四面红砖楼的长方形空地上。半边是卡车位,半边就是新人们集合的地方。

    老人们先下车,几乎是下车的一瞬间就收起了他们在新人面前的高冷模样,一个个勾肩搭背吆喝打屁,简直是天差地别的模样。

    “下车吧,到地方了。”

    虞定海留在最后一个,拍拍白求安的肩然后跳下车。

    “虞队,好久不见了……”

    “……”

    车下一群人跟虞定海寒暄着,听口气虞定海好像还是个大官。

    “哎,兄弟,你是走后门进来的?”

    对面那个瘦高新人和白求安一同跳下车,望着一群老人远去的背影。

    “哪来的后门……你看我长得像关系户吗?白求安撇撇嘴。

    “那怎么能被这种大人物领过来?”

    “何以见得是大人物?”白求安一挑眉,虞定海听着也就是个队长吧,队长的级别能高到哪里去。

    “先不说称呼,你单看那位虞队长身上的衣服其实就和我们的领路人大有不同。其次龙舟号上车的时候,唐光只和虞定海打过招呼。”

    “再然后,几乎所有的领路人都会下意识的在某件事行动之前去观察那位虞队长的神色。”

    两人背后,又冒出来一个好像发育不良的小个子。

    白求安一阵汗颜,一直跟在虞定海身边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反倒是一个自己根本不认得的新人……观察力堪称恐怖。

    “我叫李慕斯,很高兴认识你。”

    李慕斯伸出了一只十分漂亮的手,五指纤细且长。结合刚刚车上那一段不明觉厉的话,这位应该是一个钢琴爱好者。

    “我叫白求安,也很高兴认识你……们。”

    白求安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看向了最后一个小个子。

    “我叫阿德,鸡年,虎月。”

    “李慕斯,鸡年,猴月。”

    “白求安,鸡年,鸡月。”

    三个人心照不宣,互相报了年月。像是有魔力般,也不知是谁第一个笑得,三个人嘴角都浮现出一丝微笑。

    “原来你是鸡月啊。”

    李慕斯神色玩味的看着白求安。

    白求安嘴角抽搐,几乎预见到了李慕斯下一句会说什么。

    “没事,以后哥罩着你!”

    “貌似……我才是最大的吧。”阿德推了推眼睛,脸上有一丝掖着的窃喜。

    报道程序意外的简单,每个人在一张看得懂又看不懂的,密密麻麻数十页的保密协议上签字,然后一些简单的通俗程序,就算正式加入十二殿了。

    潦草的有些不真实,但想想那些车上正经一下车就立马原形毕露的老人们,十二殿的形象在白求安心里好像一瞬间立体了起来。

    “假正经!”

    李慕斯最后一个走出来,吐槽了一句。

    “竟然连个宣誓都没有,亏我都有点心潮澎湃了。”

    “不过有一点不错。”

    “什么啊?”

    “这儿的女人平均分很高啊。”

    红砖楼上,不少的老人们趴在过道栏杆上望着下面的新人。就像高中刚入学时,那些学长们望着学弟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学姐”们可是要开放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