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35章 良心
    “这酒肯定很烈。”

    白求安面目狰狞,脸色发白。

    看着几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白求安才反应过来“有什么收获?”

    “普通的二层筒子楼,而且简洁的可怜。”卢睿群叹了口气。

    “我上房顶看了一眼,类似华容道的长条分布,狭窄的街道。远处雾蒙蒙的……”孙延喜推了推眼镜。

    “天上的数字变成了三百零二,六十二……”

    “我……就守在门口。”李慕斯挠挠头,看着白求安。

    “这才过了过久,半个小时有没有?就死这么多人!”卢睿群一脸难以置信。

    “这几个月天天打得各种各样的架也不是白打的,更何况你看咱们哪次打架不是血成片成片的流?”阿德说着。

    “那也太狠了……”

    “你刚刚砍121宿舍的人的时候,也没见你下手慢啊?”

    “那还不是怕出刀慢了,耽误了你们?”

    “嘿,我这个出刀最快的,也不见得好。”白求安讲了个冷笑话。

    “放轻松点,我现在更相信这是一场考核了。”白求安继续说着。

    “我也这么想,不提脚下这片莫名其妙的地方。就光天上这些数字就太玄乎了。我更倾向于是十二殿的神奇……就像求安之前说的,这很可能某种精神类的神咒。”

    “等等……问题的关键不该是延喜你哪来的自信一个人跑上楼顶的?”李慕斯见鬼似的看着老实巴交的孙延喜。

    “就……走上去的。”孙延喜推推眼镜“如果没有事件掌握大轮廓,就没法制定合适和正确的方案。这样会导致容错率的直线下滑。”

    “哎……下次好歹再带个人。”白求安站起来,觉得已经适应了现在的这种感觉。

    “知道了。”

    砰!咔!

    说话间,外面再度传来一阵嘈杂声。

    “宋树!你疯了吧,这可是考核……你要敢强女干我们的话,宋教官肯定砍了你的脑袋!还有你们!如果还是个人的话就赶紧摁住这疯子!”

    “雨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那群家伙明眼一看就知道本身就是一帮刽子手。你看看那天他们杀人死人……还有叫我们捡尸体碎块,正常部队哪个会这么做的!”

    男声越来越激动,最后转为阴冷的语气。

    “而且……咱们从来这儿的第一天就好了,到现在都几个月了你连手都没让老子摸过。今天正好两个宿舍一男一女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白求安几个人在里屋听着,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

    宋树和章雨晴这对情侣他们是知道的,而且情况也大致符合。宋树在当下这种情况恼羞成怒似乎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不能不帮吧?”卢睿群出声,看着白求安。

    “嗯!”白求安点点头。

    没碰见也就算了,真碰上了不帮……

    良心过不去。

    五个人再次确认眼神,然后踹开里屋的门从敞开的大门冲了出去。

    十个人,五男五女,围在屋子外面不到五米的地方。

    第一时间转过头,拿着骸刀对着他们。

    “玛德!”卢睿群骂了一声。

    “对不起……”孙延喜满脸愧疚,他回来时似乎忘记关大门了。

    “我本以为骗不到人呢。”章雨晴朝着宋树吐吐舌头,俨然一副情郎妾意的……狗男女。

    “你们这可是欺骗我们的感情啊!”李慕斯嚎哭似的喊了句,满脸委屈。

    “考核嘛,又不是真的……”宋树摸摸鼻子“对不起啊各位。”

    “现在想想,你们刚刚那段狗血的剧情是真的假……”卢睿群一脸悲愤他本来还想着有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呢。

    “小脚?!”李慕斯突然挥挥手“你看看,你家情哥哥在这儿呢。”

    对面章雨晴的宿舍,赫然有那晚问白求安喜欢什么女孩儿的疑似爱慕者的曹筱娇在。

    “求安,快说两句!”李慕斯连忙撺撵着白求安。

    白求安看了看对面的人数,然后想了想。

    “对象没有诚信重要!”

    这是曹筱娇的声音,好像还有点一语双关的意思。

    “宝宝真乖!”原本吓了一跳的章雨晴猛地在曹筱娇脸上嘬了一口。然后恶狠狠地看向李慕斯“你少在这儿挑拨我们寝室的友谊。”

    白求安朝着李慕斯摊摊手,气氛好像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轻松。但随即更加严肃起来。

    “怎么打?”

    刀锋相对,双方剑拔弩张。

    “当然是一窝蜂上咯,你可是白求安。”

    不等宋树和章雨晴两人再说什么,白求安一马当先冲向女生。身后卢睿群几乎和白求安同步。

    李慕斯三人再慢一步。

    可本就距离极近的两拨人马,这一步已经让宋树他们反应过来。眨眼的功夫,就有三把骸刀劈开了110宿舍的小团体。

    白求安和卢睿群在前,李慕斯三人被横步跨进来的宋树直接拦下。

    白求安没工夫回头,即使面对女生他的骸刀也没有迟钝丝毫。

    拖在手中的刀瞬间停步上挑,带着火花从女生两腿之间一路高起。

    那女生双手握刀从上往下力劈,一个下意识的防守动作。但面前的白求安像是早已经意料到一样。

    骸刀上挑的瞬间就已经转身。

    三百六十度,

    横劈。

    腰斩一半,大跨步前冲。

    行云流水的出刀方式,看不出一丝停顿。就好像这本就是千锤百炼的连招一样。

    可身边已经有两把骸刀呼啸而至。

    白求安身体后仰,顺势双膝跪地,双手攥着骸刀下压几分一路滑行。

    地上有两排足有一米多长的,清晰可见的长条血迹。而两把骸刀堪堪带走白求安头顶的一撮头发,咣当砸在地上。

    而白求安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几乎贴在一片温热处,那把被白求安攥的最紧的骸刀紧贴在白求安头顶,被送入女生的身体。

    鲜血顺着白求安的头顶向着四周扩散。

    耳朵、眼睛、心里……

    咔!

    刺啦!

    嚓!

    拔刀,再捅进去,再拔刀。

    白求安有一瞬间的愕然。

    随即迅速侧身翻滚,手脚并用爬到了女生身后。用齐文超教的,在战场上,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而眼前的女生,就是当下最好的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