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42章 本命
    之后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大概过了几分钟。或许那些罐子里有什么进入脑袋了,也可能是信息的传送需要一些时间。

    白求安的眼前开始出现了一排排的符号,和寝室床头垫枕头的《神学词典》好像有些神似。

    就像是科幻电影里机器人的眼睛里会自动划过无数条状或竖状的数据一样,白求安猜测他眼前的这些大概也是那副场景。

    白色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而外面白求安正对面的那长条状的电子屏幕上,从底下开始一格格的亮起。

    一个、两个、三个……一路畅通无阻。

    再然后眼前有几个字变得极为刺眼,让白求安的眼睛感受到了一丝胀痛。

    “不……死鸟?”

    白求安用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缓缓念出来,虽然真的不认识这些字,但他的潜意识里就是告诉他这些字就是这个意思。

    似乎是一个挺霸气的名字,不死鸟?凤凰?不对不对,是雄凰?

    不对,还没完。

    还有符号在白求安的意识中愈发清晰。

    “金……鹆……”

    眼前的符号越来越快,到最后变成了一道道白色的呼啸而过的光芒,然后再快些……白色的光芒已经充斥了白求安整个瞳孔。

    如果忽略那些神侍眼中羽翼的话,白求安眼中的光芒甚至要比那些神侍……至少是第一次遇见的那个要耀眼的太多太多。

    很久……也可能很短的时间,光芒消散。

    白求安才惊觉自己浑身都已经湿透了。脱下头盔,老实的放在椅子上后退了两步,这才回头看着眼前完全暗淡的拼接电子屏。

    “果然是个幌子了。”

    白求安心里有些空唠唠的,他本以为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神性等级什么的,再不济也可以做个参考,和李慕斯他们讨论一下大概就知道个结果。

    而白求安不知道的是,电子屏在白求安踏出门不久,就冒出了一阵黑烟。

    这个隧道似乎不允许新人们在山洞里逗留,看守的老兵们撺撵推搡着把白求安从山洞的另一头赶出去。

    ……

    小山坡上,红砖刚刚觉醒完的新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热切的讨论着什么,还有些躺在地上或靠在树上一动不动。

    孙胜利和虞定海……还有一个面色冰冷,却满脸焦黑的宋绫罗,站在最高处。三个人视线齐平。

    “说了不要和这白眼狼打,你看你……这下好了吧?”孙胜利嘴角挂着笑意,说话却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这有什么,今年打不过不是还有明年?以后这日子还长着呢,指不定哪天老娘一根指头就压死他了!”

    宋绫罗蹭了把脸,不甘示弱。

    “喂,什么叫日子还长着呢……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咱俩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呢,我还想着娶媳妇呢!”

    “呸!自己什么德行自己心里不清楚?我就是看上狗也不可能喜欢谁你!”

    “啧啧啧,你这话说的,怕是某人要伤心了。”

    “虞定海!你信不信老娘和你拼了?”宋绫罗咬牙切齿,已经完全处在了一个爆发的边缘。

    “你在战场上和神侍说这么一句就打得过祂了?”虞定海不以为然,这家伙天生……脾气古怪吧,完全不符合他皮瘸的笑容。

    “回来了回来了!”孙胜利扯了扯虞定海的袖子。像个看见……家人回来的小孩子。

    “白求安~!”

    一声嘹亮的叫喊。

    白求安放眼望去。一处小山坡上,孙胜利高高的朝他挥着手,身边还有不少懒散的新人。

    白求安连忙跑过去。

    “感觉怎么样?”

    三个人盯着白求安,虽然眼神各不相同,但好像都有点怪怪是样子。

    “感觉?”

    “对,头痛不痛……有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痛?刚带上那个帽子的时候,有种被针扎的感觉……”

    “之后呢?”

    孙胜利一脸期颐,身旁叼着烟的虞定海,烟头已经很久没有快速移动过了。

    “之后就……就那些符号蛮多的……我也看不懂几个。”

    “等等!你看见什么千万不要说!到时候你只需要和专门的人员报备就可以了。你到底觉醒了什么这种东西……不管是我们也好,还是你宿舍那些人,更别说是父母……一概都不要提。”

    孙胜利摆着手,神情严肃的说着。

    “哦……那还要说什么?”

    白求安挠挠头,除了那些符号他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了,就是坐久了有点困……

    “比如……你面前的电子屏亮个几块儿?”

    “没亮啊,那东西不是幌子吗?”

    “没亮?!”孙胜利一脸诧异的和身边的虞定海对视了一眼。

    “见了鬼了,怎么会没亮呢?”虞定海重复了一遍,“按理说你小子应该已经自我觉醒了啊。”

    “我之前已经觉醒了吗?”白求安眨眨眼。

    啪!

    虞定海一巴掌拍在了白求安的脑袋上。

    “我们傻子啊,还是之前没试过你?想练练演戏的话就分出点平时训练的经历……还眨眼,你是生怕我看不出来你撒谎?跟个帧动画似得哒哒哒……”

    “呼呼……”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奔跑声。

    “哪个是白求安!”老兵看着孙胜利。

    “我……”白求安扭头,有点不明所以。

    “跟我走,殿主要见你!”

    “殿主?”白求安一时没反应过来。而身后的三个人也同样没有反应过来。

    “去吧……记得恭敬点。”孙胜利连忙说道。

    白求安跟着老兵在山上绕行,一圈、两圈……白求安觉得他始终实在绕着山头打转,但每一次身边的景物都完全不同。

    最终白求安只能把这些归结于这座山实在是太大了的缘故。

    “自己进去吧。”老兵说“记得恭敬点。”

    和孙胜利一样的话。

    白求安深吸了一口气,眼前是一个现代化的三层小别墅。有白求安叫不出名字的景栽,环绕别墅爬满半边墙壁的五叶地锦,缠绕在墙上、窗户上、甚至有杆子架着让它们试图爬上树。

    还有个游泳池,里面有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