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52章 折身
    “太慢了吧老板,我们这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话题戛然而止,卢睿群无缝衔接的朗声喊着,压过了阿德说话的尾音。

    “不好意思啊。”老板娘总算挤出一个笑脸,虽然提前说了会慢些,但客人真怪罪下来,大概也没有饭店会摆脸色。

    “板栗也快些哈。”

    “好嘞!”

    声落,几个人对视一眼。

    埋头大口吃饭,正是长个的年纪,几个人大快朵颐没几分钟就消灭了。

    白求安瞅了眼碗底,还有个刻着卡通狗头图案。

    “老板,你家这到底走的是什么路线啊。又是森林风又是二刺螈。”李慕斯显然也发现了碗底的狗头,笑着聊着。

    “多元化嘛,这叫卡通森林,现在小年轻情侣们,就喜欢这个调调。你们这就是来的太早,等到正午饭点,我们家生意可好了呢。”

    说起自家特色,老板娘说的头头是道。

    几个人闲着也是没事,吃着后上来的糖炒板栗一边聊着。李慕斯这家伙还老是和老板娘聊,让后厨的大叔忍不住冒了个头,看了李慕斯大概有两三分钟。

    “待会儿去哪?”

    “四处转转呗,这大街小巷的……再不成找个学校门口养养眼也成。”卢睿群娴熟的拨着板栗,几乎一使劲儿就把整个肉给挤了出来。

    “我觉得最保险还是呆在这儿,等晚上齐监督把咱们接走。”

    收摊,起身。

    几个人一如普通食客一样先聊着走出这家小餐馆。

    “你看见老板那杀人的眼神了没?我敢保证你小子要敢再多说两句,老板就得从后厨提刀来砍你!”

    “那哪是杀人的眼神,分明是肾虚好吧……”

    李慕斯和卢睿群说着恶俗的玩笑。

    “我碗底没有狗头。”

    很远,几乎过了一条街,阿德才单单的说了一句。让110宿舍的人猛然站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沉默的阿德吐出了一个湿漉漉的纸团。

    “这纸团上下两面原本都有一个番茄酱写出来的妖妖灵,但被我吃了。”

    “你怎么不早说?”卢睿群就准备往回冲。

    就在身边的李慕斯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抱住。

    “我当时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他们的特色。”

    “谁tm会拿这个当特色?!”卢睿群几乎吼出来,从小练拳又有一个当兵梦想的家伙,骨子里就有那种让很多人羞愧的正义感。

    但110宿舍的其他人都很冷静,或许卢睿群冷静下来想想,也会发现一些什么。

    “还记得我们刚刚在餐馆讨论什么吗?”

    “考核,十二殿的敌对势力,刺杀。”孙延喜说出了三个关键词。

    “试想一下,如果那个老板娘是敌人。”

    “等等,为什么不可能是一场单纯的抢劫?杀人?”卢睿群好似冷静了一点,但也只是相比刚刚。

    “太巧了,我们刚下车进的第一个地方,就发生了这种事。”

    “那我们进十二殿这种事不巧吗?”卢睿群反问着。

    “很巧,但后者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但前者,也就是老板如果说埋伏,他有太多的准备时间和信息。”

    “不要忘了,之前发生的很多事已经可以证明,十二殿内部是有奸细的。”

    阿德并没有否定所有的可能性,他总是会想的比较多“当然,也有可能是考核。”

    “狗头,原始感……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当我们讨论到阴谋论的时候。”阿德微微低着头,不停地说着。

    “或许我们来的比他们预想的要早一些?”白求安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所以呢?不管是哪种情况……我想,我想我们都可以做点什么。”卢睿群还是没白听阿德的话,终于冷静了下来。

    “当然,就像我们考核的时候还是会冲出去救女生宿舍那样。”

    几个人嘴角微微上扬,也有点尴尬。

    “但这次我们应该更有计划的,继续逛街吧……”

    几个人心领神会,一边走一边说。

    “会不会太僵硬了?”

    “你不做,那一定会被发现。”阿德像一个军师,统筹着战略。

    “首先我们该认识的,老板娘等的是我们。所以老板的命无足轻重,甚至还要因为等下一个目标而继续活着。”

    卢睿群吃了颗定心丸。

    “难不成真要回去直接宰了那女的?”孙延喜突然提出了质疑“但,我是说万一,万一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呢?”

    “巧合之所以是巧合,就是因为谁没想到。”

    气氛似乎又僵持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回去看看吧。反正我们也没事。”白求安摸了摸寸头。

    “好!”

    几个人开始在街道口转弯,反身前往小餐馆。

    街上三三两两的有人开始晨练,老头老太太们一边遛着狗,一边做着不知道从哪位大师那学来的锻炼动作。当然,也有些年轻人。

    “说实话,我现在有些紧张……”小餐馆就在眼前,卢睿群有些不自然的说着。

    “紧张?我看你是咱们宿舍除了求安最莽的那一个。”李慕斯不留情面的吐槽着。

    “这是在骂我吗?”白求安摸摸鼻子,虽然这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莫名的让他有点浮躁。

    “你可以这么理解。”李慕斯笑着,让白求安顿时笑意全无。这家伙现在笑起来,总感觉有点虞定海的瘸相。

    “记得随时准备拔刀。”白求安神情严肃,嘴里上下两颗犬齿互相摩擦着。

    “几位……哎,怎么又回来了?”老板娘一脸诧异。

    “啊,我手机丢了,回来找找。”李慕斯章口就来,一脸焦急。

    李慕斯开始往之前的座位晃荡,白求安几个人则往收银台走。

    “我记得明明放这儿了啊,路上也没有……老板娘,你们家该不会把我手机给黑了吧。”李慕斯转头看着老板娘,脸上有三分恶气。

    “这怎么可能,我们这做生意的,名声可是首位。”老板娘笑得似乎有些僵硬。

    白求安和阿德走到收银台边,透过小窗口往后厨看去。

    琳琅满目的厨具,笼罩着厨房的油渍,老板僵硬的站在案板前,手指微微颤抖……身后缝隙间,隐约看得见拖拽死物蹭出来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