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55章 圈套(一)【求票票!】
    “怎么会这样?齐文超到底在搞什么?!”卢睿群气得一拳砸在案板上“就算是试炼,为什么不把后勤工作做到位,难道真要我们死在这里吗?”

    “求安可是超a!难道他不知道人才要进行特殊照顾的吗?”

    后厨鸦雀无声,唯有鲜血从高空坠入地面的炸裂声响起。

    “求安不能在剧烈运动了……背也不行!”阿德迅速的分析着白求安的状况,这家伙已经连眼睛都睁的很勉强了。

    “我出去找药店、私人诊所!”卢睿群发狠着,就准备出去。

    “你忘了齐监督说的什么了?!”

    “他说话就是放屁!现在他人呢?”

    “可事实证明这座城市肯定有问题,你看看餐厅外面,有多少人?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卢睿群撇了眼窗外,定眼很久……

    “这是个陷阱!阴谋!”卢睿群有些绝望,但更多的是烧不完的愤怒。

    “十二殿有鬼!”阿德还是那句话“要么是他们对这座城市动了手脚,要么……这儿本就不是一座城市。”

    “还记得咱们阶段考核的地方吗?”

    几个人都看向阿德。

    “或许是结界。”孙延喜冷不丁的接话。

    “结界?”其他人一脸疑惑。

    “我……我问过老兵,还在那个红砖破图书馆看过两本书。亥猪殿就是搞这个的,一个不属于原本世界的伪空间,拥有现实的死物,拒绝低等生命的地方,并且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

    “那……”李慕斯张张嘴,但孙延喜知道他要问什么。

    “人还是会死,这里只不过拥有我刚刚说过的那些性质而已,仅此而已。”

    “我不会死……”白求安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你当然不会死,我们都在呢。”李慕斯笑着,险些把鼻涕和眼泪一起吃进去。随即赶紧摸了把脸,再也没了往日嬉笑风流的模样。

    “我的神咒是不死鸟。”

    虞定海跟他说过,武倾城也说过,孙胜利还有宋绫罗以及齐文超都不止一次的跟白求安说过。本命神咒不能被人轻易知道,哪怕是父母,妻子,朋友。

    白求安想了很久,如果……如果有一天自己打出名头,总还要被人知道的嘛。当然,他也知道这些话是要他在还没强大之前谨慎低调。

    但看着眼前李慕斯从未有过的神态,还有其他人眼中藏不住的关心。白求安心里有跟弦在颤动,生死之后的朋友们……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不死鸟?”几个人有些没反应过来,一是没想到白求安会说出来自己的本命神咒。二是:不死鸟这个名字太过耳熟能详了。

    “是那个……”

    “涅槃?”阿德直入主题。

    “准确的说是复活吧。”

    “这……等等等等,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巨大的信息量。”李慕斯的表情不知道是在哭还是笑“你是说你不会死?”

    “至少我已经复活了一次了,也可能是两次。”白求安不知道在那个别墅的时候,武倾城究竟有没有杀死自己来验证他本命神咒。

    “我的天……那岂不是说你无敌了?”李慕斯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

    “谈不上,不然刚刚也不会让那个人打的那么惨。”白求安勉强的笑着,脸上更白了些。

    “那你现在还等什么?赶紧用神咒吧!”

    “但这是个被动技能……死了才行。”

    “真是鸡肋……万一敌人让你吊着一口气,你不就完了?”李慕斯的兴致降了一些,甚至有些害怕“这要让敌人抓住,你就是一个完美小白鼠了……太可怕了。”

    “你真是个乌鸦嘴。”

    “这时候应该说呸呸呸的。”孙延喜推推眼镜。

    李慕斯愣了下,没想到孙延喜会说这样的话,随即道“呸呸呸!”

    “我是寅虎,领域。”阿德突然冒出来一句“五米之内我有上帝视角,而且任何一个细节都可以在我眼中放大。”

    “侦察机?”李慕斯眨眨眼,随即接下话“申猴,绝对雕刻。”

    “什么意思?”

    “我可以百分百复制我见过的神咒。”

    “那……那你这不是万能了吗?”几个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自得神色的李慕斯。

    “还好吧……谁叫我是天才呢。”

    “肯定有什么限制,这家伙说话不能全信。”阿德看了看李慕斯,随即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而其他人都沉默不语,显然是选择了认可阿德这句话。

    “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嫉妒?**裸的嫉妒!”

    “午马,炽腾。让我变得很快。”卢睿群有些丧气“现在看来副作用就是让我在神咒结束之后变得很虚。”

    “未羊·现魂,暂时没研究出来有什么用。”孙延喜接着说,没人理会李慕斯的嘴炮。或者说都习惯了。

    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始终在白求安身上。

    就像阿德说的,李慕斯所谓的完美复制肯定有什么限制。而同理,白求安所说的不死鸟的复活,同样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甚至白求安自己也不知道的限制。

    而这才是最可怕的,生与死之间的未知,等于一切仍交给命运决断。

    “我肯定会活的。”

    白求安呲着牙,如果真有武倾城说的扔硬币那种戏剧。白求安觉得,自己要么是永生,要么不死鸟在他身上根本没用。

    但事实貌似踩在了前者身上。

    等白求安再度睁开眼的时候,是躺在餐厅拼凑出来的大桌子上。

    大门还有落地玻璃上的铁皮卷帘被死死的锁住,前面是桌椅板凳靠在上面。后厨的两个火被点着,铁锅与灶架不停地触碰发出砰砰的响声。

    “我擦,你小子真的醒了哎!”李慕斯第一个发现白求安醒来,激动的冲到白求安身边,眼神撇了眼还算不错的脸色,然后看向之前的伤口处。

    “把布条扯下来?”李慕斯小心翼翼的问着。

    “嗯。”

    白求安稍稍活动了下身体,觉得并没有扯到伤口的痛楚。就一圈圈扯下来几乎粘在一起的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