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64章 疯子们(四)
    齐文超不知道在等什么,但所有的老兵也就等着虞定海一张口,保准砍死眼前这个畜生。

    “我来杀!”

    宋绫罗又说了一遍。

    “引开,我们救人。”虞定海瞥了眼宋绫罗“别意气用事。”

    宋绫罗已经冲了出去。

    虞定海打了个手势,包围圈空出了一个口子,然后整体圈子偏移,事实上是想把战场中心往一边移一下。

    可齐文超没动,拔起身边的骸刀插在了身前。

    当!

    果真,宋绫罗也砍在了身前。

    但转眼就是一记侧踢,腿还没到。齐文超身上的衣服就已经炸开了。整个人发丝猛地吹往一侧,就像是身边突然有一台马力十足的鼓风机被人打开了。

    但齐文超还是没动,闷声炸响在原地震落了废墟上几块小石头。齐文超左手抬起握住了宋绫罗的小腿。

    使劲!

    可惜宋绫罗在半空扭了个身,另一条腿猛然砸在齐文超的手肘上,同时骸刀拔起又和齐文超换了一刀。

    接着就是一阵让老兵们都觉得眼花缭乱的对轰劈砍,刀影弥布在两人中间,剩下就是半空中随着刀影噼里啪啦的火花。

    可齐文超握着宋绫罗的小腿,一腿把齐文超的手臂砸进地里可像是铁块,并没有让齐文超松手。

    宋绫罗只好单腿撑地不断出刀以求分散齐文超的注意力。齐文超只要敢分心分力捏断她的小腿,宋绫罗就敢拼着一条腿把骸刀送进齐文超的神源。

    不过这都是风险,齐文超铁定能捏断宋绫罗的小腿,但空档之余宋绫罗能不能抓住机会把刀送进齐文超的神源里就是两说了。

    勉强算是平分秋色的一轮进攻。

    可虞定海说是袖手旁观给宋绫罗一次机会,但真敢吗?

    齐文超骤然间撒开握着宋绫罗小腿的手,整个人拎着骸刀朝着反方向后跳了两步,约摸四五米才停下。

    只见一把火焰长刀落地,赫然是在原先齐文超的位置。

    先前费尽力气哪怕拼着不要一条腿也要宰了齐文超的宋绫罗始终都没让齐文超屁股挪动一下。

    但虞定海也就是一刀落地,就逼得齐文超连退五米。

    高下立判。

    “我本以为你不会这么狠心的。”齐文超语气温和,却是冲着宋绫罗。

    “别恶心我了。”

    宋绫罗大喘气,微微揉了揉已经开始发紫的小腿。

    “我本来是可以捏断你的腿的,而且你根本杀不死我。”齐文超还是那副语气。

    虞定海不说话,就默默站在那等着。这是宋绫罗的一道坎,今天过不去,或者说被他砍死了齐文超糊弄过去。

    但明天后天……

    总有一天宋绫罗还会遇到这道坎。神是很可怕的一种生物,祂们总会制造出你的软肋,然后杀死你。

    力量强大并不代表着祂们总是以力服人。能够轻松的杀死,或者极度恶心的杀死敌人也是祂们所追求的。

    “哪怕变成了神侍,我还是一样爱你。”

    齐文超的眼眶里似乎有眼泪在打转,如果不是当下的情景……

    虞定海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上去一刀劈死这家伙的冲动,扭过头看向白求安。不忍心看,但不得不看。

    “白求安!”虞定海压着嗓子喊了句,好像生怕吓住白求安一样。

    白求安低着头,没说话,也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虞定海仔细看了看,应该是耳膜戳破了。微微扶起头,眼睛也没了。就剩鼻子里进气出气说明人还活着,其他的……

    “他奶奶的,卧槽***”

    虞定海攥着拳头不停地抖,额头上的青筋也是鼓胀。抬眼看了下远处还在挣扎着想往这边冲的李慕斯几个,虞定海朝着几个老兵做了个手势。

    是严禁通行的意思。

    身边的宋绫罗已经又冲出去了,虞定海闭上眸子又睁开,他很难想象白求安这幅样子已经多久了。

    人棍、聋子、瞎子、哑巴……

    白求安突然动了,先是使劲儿的甩了甩头,然后朝着一面夸张的做口型。

    虞定海连忙换到了白求安的正面,看着白求安夸张的口型一点点辩解他的意思。

    “杀……我……”

    是一句意料之中的话。

    虞定海知道白求安的本命神咒是什么,但犹豫了一瞬间,然后把骸刀戳穿了白求安的心脏。

    头颅无力的垂下,白求安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微笑。很细微,但一直盯着白求安脸上任何表情的虞定海死死的看在眼里。

    白求安整个人开始消散,像是风沙,然后汇成龙卷聚集。

    头、脖子、手臂,腿……

    转眼间白求安就一点点的回来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白求安完整的躺在地上。

    周围迟迟未动的老兵们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也可能印在了心里。他们早已经见过无数次的奇迹,但像这样起死回生……

    不,是复活的。

    还是头一次,

    又是一件奇迹啊。

    白求安躺着,可能在看着天空。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颗脑袋,挡住白求安视野的那双眼睛里好像有某种情绪,然后被虞定海给藏住了。

    是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啊。

    白求安这样想,然后一点点坐起来。他有些忘了使用手臂的赶紧了,只是简单的用手把上半身撑起来,白求安心中就填满了某种喜悦。

    然后又迅速的爬起来,跳了两下。白求安就更高兴了。

    最重要的是眼前看见的东西,耳朵里听见的呼吸声、说话声,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

    白求安很开心,比自己考满分都开心。

    目光重新落在了虞定海身上。

    “我没事……”

    回答白求安的是一记重拳,很重的拳头。把白求安整个人打出去了两米,在废墟坡上翻滚了两圈,抓住破衣服才停下。

    白求安愣愣的看着虞定海。

    他头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哭,同样没出声,就是眼泪像是漏出来了一样,从眼角落出来。

    估计是装不下了吧。

    “我真没事。”

    白求安挠挠头,语气坚定了些。其实是有些不知所措。

    白求安从没想过虞定海哭会是什么样子,在他的想象中,这个男人死也应该是嘻嘻哈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