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67章 一亿
    觉醒之后的集体“放松”算是收尾了,其实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收尾。

    直到最后白求安都没搞清楚整件事情从发生到结束的真正原因和结局是什么。

    特别是最后巳蛇殿主突然冒出头把准备降临的不知道什么等级的神侍给一刀宰了,然后又把头伸进了未知的领域,最后说了句还算透亮的话。

    可表情是失落了的,这就是白求安搞不懂的地方。

    为了杀一个高阶神侍?

    单看虞定海那恐怖粗暴的杀力来说,齐文超貌似不够格。也可能是虞定海太强了?可后面还有位蛇王呢……

    十翼还是十二翼……总不会是神吧。

    白求安尽量让自己分神想着这些有的没的。

    “求安你没事吧?”李慕斯晃了晃白求安,一脸关切和担忧。

    “没事……”

    白求安把李慕斯的脸推开,虽然李慕斯一脸忧心忡忡关切的样子让白求安很感动。

    但这家伙离得也太近了,就差头贴到白求安额头上,四目相对柔情似水……像那种腐漫上的恶心画面。

    “有什么情绪你可以朝哥几个说,打骂都成!”李慕斯哭丧着脸,他以为兄弟间有了芥蒂“我……当时真没发现你丢了。”

    “啊?”白求安觉得有些好笑。

    “你傻了吧,我当时自己留下来的,不然咱们谁也跑不了……你也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我就是知道自己死不了……”

    白求安其实有些郁闷,按理说应该是别人安慰他的,但看样子自己得先把同寝室的这几个兄弟给疏导好了。

    其他几个人没说,甚至当初竭力拦下卢睿群和李慕斯的孙延喜和阿德其实都觉得有根刺在心里。

    这事儿跟是不是白求安主动留下来的没关系,关键在于……这是没道理的错,没提前发现是错,没及时回去共患难也是错,不管理由说的再好“什么无谓的牺牲”、“搬救兵才能就白求安”之类的话。

    俗套傻气点的,这叫不够义气!

    “求安,当初慕斯是想回去的,是我拦住他的。”阿德开口。

    “还有我。”孙延喜也说。

    “我也没出声。”卢睿群同样。

    “这不都没事嘛……好端端的成认错大会了?”白求安试图让气氛变得轻松点。

    其实李慕斯他们也想,就是觉得没脸皮在这时候开玩笑。

    “呼~”白求安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要不这样,以后有钱的出钱……有命的出命,一人给老子还上一份!”

    “成!”

    四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气氛这才好了些。

    车是吉普,开车的是个不认识的老兵。

    虞定海和宋绫罗都被蛇王给带走了,干什么自然不会和新兵蛋子的白求安他们说。虞定海倒是临走前说了句回去好好休息调养。

    宋绫罗跑过来跟白求安说了声对不起,还说剩下的份以后肯定还。

    白求安知道宋绫罗说的是什么,没答应也没拒绝。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车内都是一片死寂。白求安本就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真实想法稍作加工的说出去安慰安慰人,已经是他最大程度的努力。

    再多,白求安怕说多了几个人又想多了,反而更麻烦。

    很久,开口的是李慕斯。

    算是白求安意料之中的人。因为李慕斯每次都是最没心没肺的那个,反正转换情绪他是110宿最顶尖的快。

    “那个求安……”

    白求安抬头看过去。

    四目相对,李慕斯眼里写满了真诚。

    “命我有,这个不着急还。钱的话……你觉得一个亿够不够?”

    车内好像连呼吸都有一瞬间停止了,整个车里回荡的好像只有“一亿够不够”这两个字。

    还够不够?

    “说实话,慕斯你这样调节气氛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卢睿群抿着嘴,一脸正色的拍了拍李慕斯的肩膀。

    “你这么说只会让我们的心情更不好。”

    “也是……咱们的兄弟情不能用钱去衡量。”李慕斯慎重的想了想然后抬头严肃的看着白求安“求安,你别往心里去,这事儿是我想的不妥了。”

    “我往心里去了……去的老深了。”白求安同样皱着眉,很严肃的表情。

    “太多了……我不能要,你家里挣钱也不容易……而且你现在给我吹牛,到时候见不着了不更心疼?好像白丢了一个亿一样。”

    “什么意思,我有点没听懂。”李慕斯眨了眨眼睛。

    “啊……没听懂就算了。”

    “等等,你是觉得我在骗你?还是觉得我说的太少了?”

    几个人有些无言以对,默默地看着李慕斯。

    “按道理来讲,能拿出一个亿现金的企业他的市值至少要百亿起步,就算是换成股份或者是其他可替代的门面、不动产之类的也要十亿身价。”

    “前提是……独子?商业天才?”

    孙延喜推了推眼镜,皱着眉头看向李慕斯,其实他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只能说个大概。

    因为他不喜欢钱,而且钱这东西也没什么太大的研究价值,不就是一堆画上画的纸吗。

    “就是,吹牛皮吹大了让我都替求安觉得没诚意。”卢睿群连忙附和,虽然没听懂什么意思,但一个亿啊,想想都是不可能的。

    “一个亿……不多吧。”李慕斯试探性的说了句“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

    “嗯,是没必要上纲上线……”

    白求安权当是李慕斯脸皮厚自己给自己台阶,他也就接一下。

    年轻人吹个牛咋了,某首富不还说“先立个小目标,先赚他一个亿吗?”

    李慕斯望了一圈,没再说话。

    白求安他们就权当是默认了他们心里想的。有钱也不能朝没边际的地方吹是不是,现在的时代,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白求安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

    “不舒服?”

    阿德手肘顶了顶白求安,他早就注意到白求安的异样了,时不时深呼吸然后吐气。刚开始是以为情绪不稳定,毕竟死了好多次……

    虽然他没感受过那种感觉,但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这种事会给人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

    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光是看个死人都把折磨成那样,现在轮到自己死……

    说实话阿德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没事。白求安总是干巴巴的两个字,再要不就是在这两个字前面加个“真”。

    但在他们心里,这话是真气人!也是真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