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70章 公私
    “没了?”

    宋树眨眨眼,身后一群人也是竖起耳朵生怕遗漏了什么。

    “还把头伸过去了,然后又缩回来骂了几句。”卢睿群说完,还看了看白求安他们这些当事人。

    “说的没错。”阿德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卢睿群说的确实没什么毛病。

    “那可是蛇王啊,十二殿诸王之一,巳蛇殿殿主!”宋树还是不太相信蛇王出手竟然会这么的……平淡。

    “可能是敌人太弱了?”卢睿群皱着眉头想。

    “也可能,毕竟诸王太强了……吧。”

    一群人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宋树嘀咕着“我本来以为古雀灵能从二楼跳下来,蛇王最起码不得……从几百米高的大厦上俯冲落地什么的。”

    “我们当时那没高楼,都是四五层的。而且蛇王是从街道拐角跑出来的。”

    “行吧,不过你们既然回来。就好好修养,估计没一会儿你们的消息就会传到虎爪那边,双a肯定会成他们的目标,更何况还有白求安这个咱们红砖的新人王?”

    宋树叹了口气,算是磨灭了些他心中对于诸王比肩想象中神明的幻想。回归正题,就是一些肉眼可见的矛盾兆头。

    “他们那边唯一的超b,是一个叫穆谢星的。”

    “什么啊,原来连a都不是啊。”卢睿群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你以为神性等级a是烂大街的资质吗?”宋树一脸无奈的看了眼110宿舍的几个家伙。

    “也就你们宿舍,五个人出了两个a,而且剩下的连一个e都没有。咱们大多数还是f、e级居多。”

    “听说很多训练营,b级就是天花板了。所以这个虎爪也算是不错的。”宋树耐着性子说。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110宿舍给咱们红砖还挺长脸的?”李慕斯眉宇微动

    “算是吧。”宋树长吸了一口气“咱们十二殿别的习惯不好说一样,但打架不含糊这事儿,十二殿都一样。”

    “这几天的功夫,不少宿舍都已经打过一架了。”

    “结果怎么说?”几个人都看着宋树。

    “赢多输少,可能是咱们这次的事比较特殊,把咱们打磨的好。别的训练营似乎都要平和些。”

    “原来每个训练营还都要过这一坎?”卢睿群挑了挑眉。

    “往届不知道,咱们这届是的。就是死人或多或少而已。反正咱们红砖这次是最惨的。”

    几个人眉头一蹙,说“死了多少?”

    “整七十!”宋树声音沉重。

    白求安目光略微放远,这才发现这两个宿舍似乎也少了人。上次考核在最后关头被白求安杀了的男女没了。

    因为是最后的,还是亲手,所以白求安印象很深。

    “剩下三百零四人,几乎人人带伤。”

    “玛德,这不就是养蛊?”卢睿群脸色阴晴不定。

    “意外吧……谁也不会想到这次会出来这么多。”

    一群人脸色都不算好看,毕竟曾经一起训练的,入十二殿第一批并肩训练的战友,说没就没了。

    “真是意外吧,毕竟谁能想到那些……”白求安意有所指,110宿舍的人都明白说的是什么。

    “总之你们多小心……能打就打!别怂!”

    宋树狠狠地说着,画风清奇。

    “放心吧,怎么说我们也是咱红砖的排面!只要他们敢来,肯定叫他们老老实实待在活动板房!”

    卢睿群挥挥拳头,和身边的李慕斯连珠炮似得嘴里不停地放狠话。

    最后宋树实在看不下去卢睿群和李慕斯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炫耀,又说了遍最近要注意的家伙,扭头就走了。

    “求安,你怎么想?”人走远,李慕斯又问白求安。

    “还能怎么办,不主动惹事反正咱们是占着宿舍的。真不成打一架就打一架,反正每天都要打的,跟谁打不是打!”

    白求安有气无力,真挺无所谓的。以前训练是和监督或者其他宿舍打,现在无非就是换了个人罢了。

    至于赌注什么的,打赢了不就还是你的?没啥可操作的空间。再说就算有,白求安这脑子也想不出什么阴谋诡计来,更何况现在他是真没有心情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回去睡会儿吧……”

    白求安弱弱的说了句,他可不想再在外边吓耽误功夫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临到宿舍门口就又有人找上来了。

    风衣墨镜,复古黑色大檐爵士帽。活脱脱一个现代版上海滩人的打扮。

    “白求安?”是一种肯定的语气。

    “嗯。”

    白求安上下看了眼,能在红砖大摇大摆走的肯定不是坏人,可这扮相可真是一言难尽了。

    “跟我走一趟。”

    男人掏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证件在几个人眼前一晃而过。

    谁也没看清上面写的什么。

    红砖,四号楼。

    还是白求安之前签保密协议的老地方。

    男人摘下复古爵士帽,还有眼镜。竟然还是韩国风。就是不知道为啥换了身行头,还专门又去跑了第二趟。

    “这是什么意思?”

    白求安费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又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不靠谱感觉。

    “之前是例行公事,现在……半公半私。”韩国风似乎斟酌了一下用词。

    不过白求安还是没明白。

    “你说直接点吧,我脑子不好使。”

    白求安说的直接,可能是之前打齐文超的时候用脑过度了,也可能是这会儿疼的实在分不出心思去管疼之外的事情。

    “上边准备给你量身打造一把骸刀,所以需要你提供血液。”

    “为啥给我量身打造?我也没立功啊?”白求安皱着眉头,一个超a资质也不能这么好吧,新手期就送核心装备?

    总觉得有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感觉。

    “没人和你说?”

    这回轮到韩国风皱眉头了,他本来以为这么大一个事,这么大一份礼,就算不图什么打声招呼还是要有的吧。没想到还真就什么都没说。

    “没人。”

    白求安也在想自己最近做过什么事儿。

    “没人说那我就不说了,反正这机会本来不是你的,但有人让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