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78章 五百
    晚上新人们躺在宿舍,讨论的无外乎就是谢家兄弟俩这两天给他们灌输的极具冲击力的一些信息。

    虽说课上被不留情面地一通砍倒几个月才建立起来的“我是超人”的自信心,但年轻的好处就在于他们忘性大,活力足。

    至少表面上总会互相鼓励然后自我催眠的给予自己最大的安慰。

    “这样我们估计就不用去最前线了吧,听说那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四十。”

    “啧啧,不好说,像我这种人估计是系统正在沉睡,或者像萧斗帝那样暂时的低调。”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妈以前给我过一个祖传的戒指,好几百年了。”

    ……

    而110宿舍讨论的话题却有些与众不同,因为这儿有两个a,有一个乐天派的卢睿群,还有两个看上去对神性资质什么的毫不在意地两位冷面学霸。

    “而且你看似的超c资质以上的都是两块神源晋升战力,但越到高处,更多的都是用低阶神源做数量填补。”

    “所以说战力等级越高,资质天赋这方面的问题就会越发明显。没人会为了一个f级资质的家伙浪费大量的资源,而f级资质的家伙也不可能斩杀高阶神侍。”

    阿德冷静的分析,试图纠正卢睿群这种不好的侥幸心理。

    “我不太同意这个说法。”卢睿群难得用上了辩论式的严肃口吻“低级资质不值得培养这话确实有道理,但我们还有条路……”

    “就是本命神咒。如果有一个绝对稀有并且十分重要的本命神咒,那上面肯定会不惜代价的栽培。”

    “但这也是种天赋啊。”孙延喜推了推眼镜。

    “那……那努力练三板斧。”卢睿群还是不死心。

    “事实上,在战场上你面对高阶神侍……不,你连祂面都看不到就可能死了。祂们很快。”白求安继续补刀。

    “那我搞科研!”

    “那还不如练三板斧呢。”李慕斯嗤笑着夸张的张大嘴巴。

    “你们……你们是不是欺负人?”卢睿群捏着嗓子“撒娇”道。

    “滚!正常点说话。”

    “我吐了……”

    “加一。”

    “其实睿群的资质还有本命神咒都很厉害啊,只不过比起这两个畜生差点,但放出去肯定也是横扫一大片的存在。”

    “更何况咱们宿舍还有我们俩垫底不是?你也算中间值。”

    “那不一样!你俩这种学霸注定是靠脑子的路数,我就算参加高考……也是板上钉钉的大专。按这么算,其实我就是宿舍垫底了。”

    “按这么算,我是倒数第二?要不你干脆自杀好了。”李慕斯在一旁“加油打气”说。

    “到时候我请人给你打一副纯金的棺材,没准后世考古队把你挖出来,给你封个王爷贵族啥的。”

    “滚滚滚,都死了就是当皇上有屁用,还不如你现在给我来个京城二环一条街来的实在。”

    “你倒是真敢开口!”李慕斯哼了一声,在床上转了个身。

    “你不是说你就没见过比你家有钱的吗?那一条街不算什么吧?”

    “那你当我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啊?而且……咱们不熟!”

    “喂,哪个混蛋之前天天把兄弟兄弟挂在嘴边的。”

    “那这样,一句兄弟算一百块,咱们之前喊的应该不超五百个,我按五百!五万块我把兄弟这俩字买回来!”

    李慕斯大手一挥,一股凉风瞬间灌入被窝里,随即连忙掖住。

    “你这个人……要不再攒个十年八年?”卢睿群嘿嘿笑着。

    “不成!我这人说到做到!”

    “那行!你必须现在给我,否则我不认!”

    “你……”

    “那就余着,咱们兄弟俩先把这兄弟情攒个十年八年的,好吧兄弟兄弟好兄弟?”

    卢睿群得意的嘿嘿笑,似乎嘴里还念叨着多少声兄弟才够多少彩礼房子钱。

    第二天早训,110宿舍终于回归到了正常的训练之中。当几个人站在操场上,不少人已经驻足望了过来。

    而让白求安觉得毛骨悚然的是,有两个红砖的监督员看了看他,然后低着头在偷笑。

    求生的本能让白求安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然后魏思桂那晚的话就骤然间在白求安脑海中炸响,随即是一阵从脚底充上脑袋的头皮发麻。

    “兄弟们,我今天可能有生命危险。”白求安后退一步,扯了扯李护法和卢护法挡在自己前面。

    至于孙延喜和阿德,这两位“斯文书生”一会儿能不能扛得住余波还在两说。而面前白求安死死拽住的两位嘛。

    他是怕这俩货脚底抹油提前跑了!

    “开什么玩笑啊求安,这都是自己人……你拽这么紧干嘛,撒开!”李慕斯的语气由温和变得紧张。

    “白求安,这都等着你呢!跑啊。”

    第一个开口的是张景这个家伙,大大咧咧的往人群外这么一走,再加上这嗓门,想不注意都难。

    “我跑什么……”白求安打量了一圈。

    “领跑啊,你可是咱红砖的标杆,你不在前头指路我们都没动力了。”人群中开始有人解释。

    “嗐,我还以为干什么呢。”

    白求安一抖训练服,从李慕斯和卢睿群不情愿的“人墙”缝隙间钻出来。他就说嘛,敲闷棍也不能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动手吧。

    想了想,白求安觉得今天给大家些面子,让第一梯队和自己保持在半圈的差距之中。

    “走吧,开始晨跑热身。”

    白求安率先迈步,然后一群人就慢慢跟上开始跑。

    一如往日训练时那样,所有人都知道白求安是个什么水平,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跑。

    除了虎爪的人……

    “拽什么拽。”

    轻飘飘的一句话从红砖的大部队边飘过,然后那位虎爪的新人大步流星的挥洒着汗水从白求安身边跨过。

    虽说没什么实质性的挑衅动作和语言,但这种隐晦的暗示已经足够表明对方的这封战书。

    “幼稚。”

    白求安请哼一声,速度不变。

    “拽什么拽!”又一个虎爪的人从白求安身边迈过。

    “傻子一样。”

    李慕斯大声吐槽了一句,而身边的卢睿群,做出了一副极度厌恶的表情就和张学某先生的“吔屎啦你”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