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79章 喷子
    “拽什么拽!”

    然后是如加油口号一般的,每一个虎爪的人从白求安身边跑过,都会来上这么一句。

    “这招靠不靠谱啊?”

    操场某处,有两个人齐头并进,一个是虎爪神性资质最高的穆谢星,另一个是自封狗头军师的姚民。

    “靠不靠谱不是目的,目的是要激起红砖的怒火。到时候不管白求安这家伙怎么想,群情激奋之下那是他不想比就不比的?”

    “有什么用?反正月底总要比的嘛。”穆谢星有些心虚,他觉得这种方式有点不太光彩。

    “这不一样,你得在他们热情和信心最高涨的时候用最冷的水给他们浇灭。最好让他们没了心气儿,那咱们才能永远的脱离那个挡不住秋风萧瑟的见鬼板房。”

    姚民想起那个看似完美,实际上四处漏风的见鬼板房。但凡那个活动板房有一点正常室温,他都不会跳出来当这个狗头军师。

    上面实在太欺负人了,怎么能只用资质就决定谁要搬家呢?

    “这不好吧,咱们好歹是战友,万一真把红砖毁了呢?”

    姚民一挑眉说“要是这样就把一个训练营都踩死了,那要他们有屁用。早点去后勤帮忙吧,省的连累战友。”

    “那万一……他们反而越斗越勇,把咱们打的翻不了身呢?”

    “穆谢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怂呢?你可是超b资质,万中无一的大天才。”姚民神情严肃,然后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万一他们越战越勇,那……上面不得好好奖励奖励我们这种……互相激励,不在乎自身小利的良好品质吗?”

    “……最最起码,不把那个破板房加固几层?”

    穆谢星看了看姚民,皱着眉头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哈。

    “等等,你是觉得我跑不过他?”

    “这些无所谓啦,跑步而已。”

    姚民挥挥手,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讨论,反正那些红砖的家伙,一个个都快把那个白求安的“逃命”本事吹上天了。

    而另一边,白求安身边不断有人影嚣张的穿梭。嘴里又永远都是那句很平静或者稍稍带一点情绪的“拽什么拽”。

    “这个就过分了啊。”

    白求安扭头看了看同样义愤填膺的红砖新人,觉得这时候自己打打虎爪他们的脸想必日后会免除那顿闷棍之灾吧。

    这样想着,白求安就开始提速了。

    当白求安在时隔十数天重新找回奔跑时那股肌肉熟悉的力量感时,白求安就像是一台逐渐趋于流水线工作式的机器。

    前十圈白求安只是保证了不再被人追上,但从第十一圈开始,悄无声息的白求安追上了一个虎爪的新人。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开始了。”

    几个场外看热闹的红砖老兵站在一块儿,满脸的兴趣高涨。如果这会儿有个人给他们抓把瓜子,然后能不顾监督员形象的随意躺着就更好不过了。

    “我还是想看他们打一架。”

    “难,这俩领头的都不是爽快人。要换成李慕斯卢睿群或者张景这一号,指不定两个人齐头并进的时候就得开打。”

    当姚民观察着白求安一圈圈逐渐追上穆谢星的时候,连忙说了句“来了来了。”随即姚民就抢先一步溜之大吉。

    穆谢星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掐好了时间扭头。

    “拽什么拽!”

    “拽什么拽!”

    两个人同时一愣,四目相对,随即空气中似乎充斥着一丝尴尬的气息。

    然后呢……

    打吗?

    不成不成,这还没有摸清底细,现在打太不稳妥了。不够成熟,那是小孩子才会有的心态。

    白求安想了想,身后一帮子“虎视眈眈”的自己人,自己要在这时候慢这个什么穆谢星一步,怕是当场就会出现一场惨案。

    那就快一点吧。

    白求安提了点速,想超车。

    啪。

    是**的充满汗臭味的肌肉撞击的声音。

    白求安又被逼回了外道。

    又抬头看了眼穆谢星,这次这家伙目不斜视,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玩笑,他穆谢星敢在这时候慢吗?

    谁不是被一帮子人撺撵着推出来的,谁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晨练的。那个自称社会心理学硕士的高三党姚民,说好听的那叫狗头军师。

    说直白些,就是拐着弯儿提醒他穆谢星,你要输了身后可是一大票战友在四处漏风的破板房里眼巴巴等着呢。

    这是道德绑……呸,**裸的绑票好不好。

    白求安闷着头,又提了点速。

    啪!

    这次的撞击声更清脆了些,白求安甚至被撞的稍稍偏移出跑道。稍稍回头,身后是一大票激励的眼神,外加齐刷刷攥紧朝上的拳头。

    平时看上去这动作挺正常的,怎么现在看着这么让人毛骨悚然呢?

    过分了啊。

    白求安和穆谢星的眼神再度接触,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对于胜利的渴求和年轻人旺盛的斗争欲。

    “超b就算了吧,回家做个b超安心养胎,月数少也不能不当回事不是?”

    白求安违心的说着膈应人的话。还别说,这么无缘无故怼人还真有股莫名其妙痛快。

    他原来还以为有负罪感呢,原来一身轻松啊。难怪网络上那些喷子喷起人来比拳王出拳都要来的犀利,原来还有心理加持。

    “你……”

    穆谢星没成想白求安这家伙会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和姚民搜集的资料不太一样啊。

    心里狠狠地骂了通姚民这个狗头军师不靠谱,但眼下是不能怂的,丢人不说还要丢命的。

    穆谢星心思急转,突然灵光乍现,你说b我就说a,“小的人就不要在这儿招摇过市了,小不是你的错,但出来自欺欺人就是你的不是了。”

    “小?”

    白求安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小从何而来,但身为男人对身体的第一敏感本能,白求安瞬间就洞悉了穆谢星嘲讽的点。

    “你听说过安师金枪十三郎的名号吗?”白求安思绪如洪滔滔不绝“宝枪在身,声势喝退百万雄师。”

    两人一番唇枪舌剑,大抵围绕着“大小”、“时间”、“次数”几个关键词展开激烈的文学底蕴的惨烈厮杀。

    把白求安上上下下义务教育十几年翻得新华字典上的词大都给掏空了。最后只能用上“见者说恐怖如斯”、“小孩说不明觉厉”这样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