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89章 狱凤
    “还不错。”

    虞定海结结实实的踩在烟蒂堆上,踩感十分舒服“走吧。”

    虞定海还没走出去两步,就被白求安拉住衣角。

    “怎么了?”虞定海回头,皱着眉头。

    白求安没说话,当着面把神源塞进了嘴里吞下去,然后朝虞定海伸出手,勾勾手指。

    “干嘛?”

    “我的神源呢?”白求安像只炸毛的猫。

    至于为什么像只炸毛的猫,因为他不敢动手,也打不过虞定海。只能象征性的发发狠,真被这个无赖随便糊弄个借口给抢走了他也没办法,但万一有用呢?

    “不是进你肚子里了?”虞定海理直气壮道。

    “我杀了两个,拼着这条命的。这一大块肉再晚点就把脑袋削掉了……这儿跟我下半辈子幸福息息相关……还有这儿……”

    白求安加重了后半句的语调,每个字都卯足了劲儿。顺便脱下上衣,在虞定海遮遮掩掩“害羞”的目光下一个个数着流血的伤疤。

    “谢钊和谢鸿两个人都没教你们吗?”这次反倒是虞定海脸上带着不似作伪的疑惑。

    “什么?”

    “杀神侍是要缴税的。”

    “???”

    白求安似乎掂量了下语气“你想私吞就直说,杀神侍要缴税这种烂借口,也太侮辱我的智商了吧。”

    “小子,这可是天地良心啊,我为了一块儿神源就能毁掉自己的人品,我可是十二殿的一位很强很强的队长,多少还是要点脸面的?”

    白求安一脸质疑,您还有脸这东西吗?

    “谢家这两个人,真他娘不靠谱。”虞定海一跺脚“你想想看,这十二殿这么大一个组织运转,神侍在哪出现,如何搜查,如何合理编写安排成员身份。”

    “还有那些伤残保障和特殊战功的奖励,这些是不是都要花神源?”

    “可神源从哪来?可不得上税吗?”

    白求安信了点“所以是百分之五十?”

    虞定海语气不太好“车上有条例,自己看。”

    白求安上车,拉开副驾抽屉拿出了一个“某音漫客”封皮的册子,然后走到在车边抽烟的虞定海面前,狠狠地抖了两下。

    没去翻,反而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直勾勾盯着虞定海“瞧我这脑子,谢鸿好像叫我们背过那个规矩。咱们杀神源的税好像是百分之三十三点三。”

    虞定海烟雾缭绕一副好似欲仙欲死的模样。

    白求安不死心,咬牙道“也可能是百分之四十。”

    “你听说过人身保险吗?”虞定海扭过头,颇为好笑的看着白求安。

    “没有!”

    “现在有了,多的就是税钱。”虞定海踩灭烟反身上车。

    “行吧……”白求安探着脖子低着头,委屈巴巴的叹着气爬上了副驾驶。

    “你敢要点脸吗?”虞定海被逗笑了。

    “要脸有用?”

    “你以前可不这样。”

    “人总是会变的。”

    “是啊,我觉得你小子现在这个无赖劲儿虽说有辱我红砖的名声,但也还算可以。最起码比以前的闷葫芦要强多了。”

    “你确定我这样的水平还不够给红砖挽回点名声吗?”白求安很难想象红砖走出去的人会在外面整天做一些人模人样的事情。

    “你这话说的,咱们红砖不好吗?每几年总会有像我这种的人才在十二殿为咱们红砖争光的。”

    “这话还不如保险来的真。”

    白求安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已经做好了外驻之后被其他训练营的战友嫌弃的准备了。

    “保险是真的,是五险一金。”

    “五险一金?”

    “当然,好歹是正规部门,总要跟上时代步伐吧。”

    “那一块神源相当于多少钱?”

    “以前不是很你说过吗,无价。不过你硬要说价格的话,一百万差不多吧。”虞定海想了想。

    “喂喂,你干嘛。别扣……”

    “你小子真是恶心!”

    虞定海把车停在路边,一脸嫌弃的从后备箱拿出来一块抹布擦副驾上的呕吐物。

    “你倒是挺果断不含糊啊,说扣一点犹豫都没有?”

    “咳咳咳……”白求安直翻白眼“你一口吃下去一个一百万试试?要不是这荒郊野岭的,我现在就去医院剖腹了。”

    “他奶奶的,这在我家那边可是一套小两百平的房子了。”白求安蹲在地上,可真是欲哭无泪啊。

    “你就算不吃能咋,你也卖不出去啊?”虞定海真是服气了白求安“你上街上大喊一句我这手上是神源,吃了能让你变成武侠高手那样的人?有人信吗?”

    “再说就算有人信,他敢吃么……好,就当他敢吃,你看事后十二殿找上门他死不死。”

    “我已经想到了。”

    “那你还吃!”

    “这不是吐完才想起来嘛。”白求安对自己的认知十分清晰“被金钱冲昏了头脑,脑子一会儿没转过来弯。”

    “那现在要是知道能卖,你还扣不?”

    虞定海刚说完,就看见了白求安猛然抬起看着他的那双平静的……平稳输出的眼睛。

    “别傻了,安心做个人形土豪吧。”

    虞定海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白求安的肩膀,对付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屁孩果然还是要徐徐善诱……呸,逐渐用正确的核心价值观引导才是正途。

    这和天赋,还真没什么关系。

    “对了,车后备箱里还有你的礼物。”虞定海突然想起这么一茬,走到后备箱从里面拎出了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

    “原本是想战斗前给你,趁着没什么风险意外适应一下。结果……嘿嘿,意外嘛。”虞定海说的好听,但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骸刀?”

    白求安看着黑色长盒子的大小,又想起了那天韩国风说的话。他差点都忘了这件事。

    原来是真下功夫了啊。

    白求安满心欢喜的接过盒子打开。

    里面却是一把样式寻常的骸刀。不对,刀柄底部有三个凸起的棱角。是和骸刀收容器极其相似的构造。

    “骸刀,狱凤。”

    虞定海在一旁解释道“它到底有什么特性连我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它的重量应该是普通骸刀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