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97章 逛街
    “你听说过狼来了的故事吗?”白求安满脸幽怨。

    “喂,你最好还是赶紧回你小女友的身边,不然我们结界撤了你出现在几条街外可有点不好解释。”

    虞定海不想跟白求安废话,也十分精准的抓住了白求安的弱点。

    “你……”

    “三、二……”

    白求安扭头开始狂奔,嘴里还不示弱的嚷嚷着“虞定海,我总有一天会搞你的。”

    像是镜面破碎,又好像重新冲出水面的感觉。周围还是车水马龙,身边的陈晓婵缓步走着。白求安没记清位置,稍稍落后了几步。

    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大梦初醒自己还是在正常的世界之中。可身体回馈的火辣辣的痛楚还有那股汹涌的疲惫感却做不了假。

    白求安连忙追上去。

    “你干嘛去了?”陈晓婵回头,一脸惊愕的看着气喘吁吁的白求安。

    “系个鞋带。”白求安笑着说。

    陈晓婵直翻白眼“你系个鞋带跟跑了个一万米似得?”

    “那……那我这几秒还能干点啥。”

    陈晓婵想着也是,刚想回头就看见白求安这件军大衣上有好几个破开的口子。

    “也是……”陈晓婵说着,然后发抖似的搓搓手“这天还真冷哦。”

    “冬天嘛,不冷就麻烦了。”白求安并没有丝毫作为一名三好男士的优秀品德“下回出门穿厚点,别总为了好看穿的这么……”

    白求安打量了一下陈晓婵,眉头微皱。果然女孩子一到大学就总会冒出几件异常暴露的衣服,你看看这个肩,是能漏出来的地方吗。

    “我真的服气你了。”陈晓婵叹了口气,随即换上了一种强硬些的口气“我冷,衣服给我穿穿!”

    “哦。”

    白求安老老实实的脱下军大衣披在了陈晓婵身上。

    “你说的也有道理,陪我去买件衣服吧。”

    陈大小姐似乎是想一出是一出,也并没有给白求安说话的机会,直接在后边推着白求安就往商场走。

    径直走向男装店。

    “不是买女装嘛?”

    “男生不能穿女装,可女生穿男装有问题吗?这是潮流!”

    陈晓婵一句话直接堵死白求安,让白求安只能感慨同桌不愧是学文的,大学还报了个文学还是历史学的什么。反正能说会道是真的。

    “两位要什么款式的?”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他们安师县的大商场基本上就是均价两百块左右,口才好能对半砍的那种“沙场”。

    陈晓婵打量了一圈,然后又看了看白求安。

    “就那件最高处的黑色大衣。”

    “什么号?”

    “180的。”陈晓婵脱口而出。

    “你穿180?”白求安一脸茫然“可不是我说你矮,虽然你在女生里还算不错的身高,但180真不是你这个海拔该选的。你要当连体睡衣倒还勉强。”

    老板娘皱着眉头看了看白求安,然后又看了看一脸平静却有些无奈的陈晓婵。

    随后把大衣递给了白求安手里,说“小伙子试试。”

    白求安愣了下,看着陈晓婵。

    “你穿着试试,我太冷了不想脱。”陈晓婵裹紧了身上的军大衣“我看一眼就知道适不适合了。”

    白求安开始试穿,老板娘走到陈晓婵身边说着悄悄话“小姑娘,你男朋友蛮可爱的嘛。”

    “就是有点傻。”陈晓婵又叹了口气。

    “蛮好的,这样的踏实。让他跑也跑不了。”老板娘会心一笑。

    “对吧对吧,我一早就这么觉得。”陈晓婵笑得很开心。

    “你看看,我穿着刚刚好。你穿肯定太大了。”白求安喊了声和老板娘说话的陈晓婵,试图证明自己的话。

    “就这件了。”陈晓婵压根没理会白求安,转头看向老板娘“姐姐,这件衣服多少钱啊。”

    陈晓婵一声甜甜的姐姐,可是直接把老板娘给叫的笑得合不拢嘴了,不光是老板娘,白求安都打了一个激灵。

    几个月不见,同桌这技能点点的够可以啊。

    “小姑娘嘴真甜,我哪有那么年轻啊。姐姐给你算一百五。”

    “两件,两百五我就要了。”

    “行吧!亏点就亏点,谁让我看小姑娘你顺眼呢。”老板娘故作纠结,最后终于舒展眉头。

    “杀价有一手啊。”

    白求安穿着黑色大衣,不停给陈晓婵竖大拇指。他早就听闻过商场女将们的传奇故事,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呢。

    他可是看见那黑色大衣原价168呢,这好家伙两句话砍了快五十。要是他估计也就舔着脸能要双袜子什么的。

    “那可是,我可是从小跟着我妈在各大商场里逛的。”陈晓婵也很高兴,逛商场最大的乐趣有三。

    其一是大饱眼福那些个琳琅满目的漂亮衣服,其二就是疯狂的买买买。其三也是三大乐趣中最最有成就感的,就是杀价!

    杀得越多就越开心,这和有钱没钱没半毛钱关系。纯粹就是享受这种努力得来的胜果,甚至超越了对这件衣服本身的喜爱程度。

    而白求安在陈晓婵买下了第二件165尺号的大衣时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身上这件是陈晓婵给自己买的。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白求安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应该是个大大心形。

    “傻笑什么!”

    陈晓婵用手肘狠狠地顶了下白求安的腰。刚刚老板娘说那些话的时候她还能坦然接受,怎么白求安这傻子这么一傻笑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太自然呢?

    “我等会把钱转你。”白求安回过神。

    “不用,就当是你请我吃饭,我的还礼好了。”陈晓婵早在路上时就想好了。

    “也成。”白求安挠挠头。

    两个人接下来也只是在商场里转悠,看见点好看的衣服,陈晓婵就总会拉着白求安问那件怎么样白求安的回答就只有还好、挺好、不咋样。

    根本就不会说些“我觉得衣服这东西还是看谁穿的”,或者更直白些的“同桌你穿啥都好看”这种话,叫他评价还真就是单纯的评价下那衣服在他眼里如何如何。

    不过就像那老板娘说的,这种傻儿子跑不了。估计拐都拐不走,多半那些小狐狸精都得被这个不开窍的傻子活活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