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101章 年轻人
    这些话说完,白求安和虞定海就站在商场门口,谁也没说话。

    “我想赚钱。”

    白求安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那女孩家里很有钱?”

    “能欠几个亿,家里应该也有几个亿吧。”白求安微笑着,就是有点苦涩。

    之前的冲动褪去之后,再细想起那“也只不过是几百块神源”的想法也就没那么轻松了。

    先不说卖不出去,就算能卖出去白求安真的有精力或者说攒的下几百块神源的钱吗?

    百分之五十的税率,外加不断提升战力,还有抵消那一定会随着时间推移战斗的频繁进行而加剧的神咒后遗症。

    白求安想要达到一种自己心里预期的那种门当户对,能挺起胸膛的地步还差的很远很远。

    至于上门女婿之类的想法,白求安从没有掩饰过自己大男子主义和直男属性完美融合的缺点。

    前者这种观念白求安不想改也不会改,男人如果不能给女人足够的物质安全感,又何来感情上的。

    白求安很现实,也想的很远。在独自守着患病的白爸的那段幼小而孤独的岁月里,他就已经想好了某些事情……

    其实也没想好。

    加入十二殿后就更是如此,比如万一结婚了,以后死在外边妻子孩子怎么办?又比如白爸这个病到底会不会遗传

    再远点的……

    如果离婚了,自己的孩子要是像自己的同年那样又何必结婚祸害孩子的人生呢?

    白求安想的很远,他也知道自己的心理可能有些问题。甚至这问题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就像魏思桂的心理治疗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

    “十二殿涉及各行各业,其实很便利的。如果你级别够高,可能这辈子干什么都不用花钱。”

    虞定海似乎看出了白求安有些莫名其妙的抑郁,搂着白求安的肩膀走到了商场里一家饰品店。

    “老板,拿双厚袜子哈。”

    “好嘞。”

    虞定海揣了双袜子,钱也没付扭头就走了。

    “自己人?”

    这下可是惊着了白求安他刚刚还和陈晓婵在这家店看过小饰品呢。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虞定海一脸得意“所以也不用把事情想的太悲观,悲剧只是因为当事人没有绝对的实力才会酿成悲剧。”

    “而十二殿是拥有绝对的力量的。”

    虞定海以为白求安还是因为十二殿内部和十二殿与世界政府的事情而苦恼。他也绝对不会想到白求安其实是因为自己的某些原因。

    而白求安也成功的被虞定海给拉回了现实世界,忽然又想起了午马神行的长途汽车公司,还有他们110宿舍一帮子人对十二殿管理行业的畅销。

    现在有虞定海这么一做,没准他们那天那些不靠谱的猜想是真的也说不定?

    那可就太恐怖了。

    “呼,总算说完了,背台词可真累。”虞定海长长的出了口气,掏出了烟叼在嘴里。

    “背台词?”白求安一脸懵的看着身边的虞定海。

    “不然嘞,谁没事会跟你讲这么多屁话。”虞定海一脸嫌弃。

    “要我说,砍神侍就完了,真要哪个混蛋不对付,只要你够强,砍死他照样屁事没有。对付别的那些也是一样,一大堆这些有的没的,其实都是虚的。”

    “你这个台词功力……佩服佩服。”

    白求安勉强的笑着,其实他本来想说齐文超的,但话到嘴边脑子里浮现出了那张脸。想笑又真的笑不起来了。

    “不想知道这些话是谁让我跟你说的?”

    白求安看了眼虞定海,说“我感觉你会说‘我就是不告诉你,你气不气’。”

    虞定海愣了下,然后笑着摆摆手。

    “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幼稚,但保险起见那位还是不让我说。你只要知道有位很大很大的人物很看好你就行了。”

    白求安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样子。

    “没啥事我先走了?”白求安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不过随时都要做好战斗准备,还有保持一定的警惕性。我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不是吓你一跳,而是被你提前察觉到。”

    虞定海一副长辈教诲晚辈的慈祥姿态。

    “你什么实力?”

    “神侍跟你讲道理吗?”虞定海反问。

    “可我不会死的。”

    白求安其实是存心想噎一下虞定海,这家伙每次老是耍自己。事实证明白求安确实成功了,

    虞定海有些气急败坏,说“等你死那天就不嘚瑟了。”

    看着白求安得意的离开,虞定海才轻笑一声“年轻人终究还是年轻人啊,再怎么早熟还是个小屁孩。也只能哄着骗着喽。”

    吐了口烟雾,虞定海继续呢喃“幸好没结婚生孩子,要不然生个小烦人精岂不是天天遭罪,嘿嘿……这么一想我还是挺英明的嘛。”

    回过身,虞定海的脸却像寒霜一般冷的恐怖。独自走回商场那家饰品店,像是个雕塑一样坐到了天黑商场关门。

    没人去管虞定海,还有身后饰品店的老板。

    噗通一声,饰品店老板结结实实的跪倒在地上,声音颤抖充满了恐惧。

    “虞队,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不这么做我家里的人就会死。”

    “这些都不是借口,你应该有听过传闻,白求安是个a,很多人都很看好他。”虞定海又抽起了烟“我也知道这也导致有很多人对他充满敌意。”

    “可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最重要的是,这儿还是我的地盘。”虞定海攥着拳头,平静的语气丝毫掩饰不了虞定海内心的愤怒。

    在他返回红砖轮休之前,安师就是他外驻的地区。他本以为这儿的一切都会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好……

    “天才……”

    饰品店老板突然笑了,可能是作为虞定海曾经的手下,饰品店老板已经很了解虞定海的性格和作风了。

    “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天才,我们这些每年兢兢业业的傻子、蠢货,才会为了这群天才……‘慷慨就义’。”

    饰品店老板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来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