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104章 穿斗篷的老头
    “冷静,白求安,你要冷静……”

    白求安自言自语,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咔!

    脉动被白求安当场捏爆。

    滴滴滴……

    白求安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晓……”白求安本以为是陈晓婵,没想到是虞定海。

    “白求安,你现在在哪?”

    “虞队,你现在帮我个忙。我……”白求安还来不及开口,电话那头的虞定海似乎比他更急。

    “别去牛头山,出事了。”

    “是出事了,陈晓婵不见了!”

    “陈晓蝉?你那个同学……现在别管这些……”

    “你叫我怎么不管她!她人失踪了,手机被扔在了一处草丛里,你叫我不管她?”

    “你先冷静一下,冷静……”

    “我知道我要冷静,可我冷静不了!我想杀人!我想杀人!”

    白求安咬着牙吼着,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野兽,随时都可能朝着出现在眼前的目标出手。

    “你不是在安师遍地都是人吗?帮我个忙,帮我找到她,找到她我什么都听你的。”

    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一下。

    “现在所有人都在战斗。”

    “那些都不重要!”白求安咆哮着。

    可电话直接被虞定海挂了。

    白求安咆哮了半天,才发现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他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双眼无神漫无目的的看着,好像在寻找。

    最后又打了过去。

    “我错了……”

    “如果陈晓婵消失的原因是对方要她的命,那么她现在已经死了。如果是求财,那么得到钱之前陈晓婵一定会安然无恙。如果是别的什么目的,那么更是如此。”

    虞定海的声音冷漠到了极点,就好像放出一刀穿过老周,最大效率的杀死那个四翼神侍一样。

    “可我怕她被……”

    “那你有什么办法?你找不到人,而我们也没空去找,你现在要做的……是听我的指挥早点解决牛头山的问题,然后我们会发动安师的所有人去找。”

    “明白吗?”

    “明白,我这就上……”

    “不,你的职责是守好你当下的那条街。任何从山上下来的东西,还是想要上山的。不管是人或者物除非是见到了我本人,否则一律格杀勿论。”

    “好。”

    虞定海直接挂了电话。

    白求安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一直在潜意识里飘了,认为自己是十二殿里某些大人物的“掌上明珠”,以为自己在虞定海心里会是特殊的存在。

    以为自己就像里的猪脚,一怒之下世界都会围着自己转。

    然后虞定海挂了自己的电话,像是一座巨大的冰山,彻底粉碎了白求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那股人性中潜在的幻想。

    他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守在着,等着虞定海所说的一切尘埃落地。

    白求安面朝牛头山,身后万家灯火阖家欢乐,饭店里推杯换盏温馨热闹。街道上几乎没有人烟,而身前通往牛头山的斜坡更是只有两排路灯守候。

    狱凤已然出鞘,白求安像一个卫兵站在道路中央。

    忽然有一阵风吹过,也没有多冷。可白求安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撑着骸刀,总算没有彻底趴下。

    此刻的白求安像是一个找不着妈妈的小孩子,傻傻的站在路边,看着周围陌生的人陌生的景。不知道要怎么办……

    不知道多久,斜坡上走下来一个披着花纹斗篷的人。离近了白求安才看清楚那花纹其实是一只巨大的彩色神牛。

    威猛神圣,又充满了生气。

    “你是我要等的人吗?”

    那人抬起头,是一个年迈的老头。

    白求安甚至没有回答,缓缓站起来,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老头一步步走进自己。

    而对面的老头,却直接无视了白求安手中的骸刀,满脸慈祥和蔼的笑容。

    “看来不是啊。”

    老人站在白求安五步之外,似乎是老眼昏花了。

    “是你们干的吗?”

    白求安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心中压抑的怒火像是沸腾的水,让壶盖不停地跳动。

    太巧合了,陈晓婵一失踪牛头山就出事。一个正常人很难不把两件事结合在一起。

    不,身为十二殿的一员,其实世上很多稀奇古怪的神秘事件都可以用他们所熟知的知识去解释。

    “你指什么?”

    白求安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老头的话。前踏步,白求安直接冲了过去。

    狱凤在夜色中划出一道耀眼的寒芒,尖啸的空气回旋于狱凤的刀刃两侧,狰狞面孔的白求安其实已经彻底疯狂了。

    白求安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龄而留有任何的余力。相反,白求安甚至打算一刀把眼前的老头砍成肉泥。

    眼看骸刀就要斩断老头的脖子,谁知那画着牛神的斗篷突然间被老头撒了出来。

    又好像一头灵活的山貂缠绕在狱凤之上。

    锋芒遮蔽,但白求安e级的身体素质在盛怒下的全盛一击也绝非一个穿着古怪披风的老头可以抵挡。

    飘荡的斗篷有一瞬间遮住了白求安的眼帘,下一刻黑色骤然褪去。那原本看上去精瘦的老头竟然变的浑身肌肉,丝毫不逊色于电视上那些健美先生。

    还不等白求安还手,那老头一把握住了被斗篷包裹的狱凤。凌空而起一记高鞭腿呼啸而至。

    可白求安在老头腾空而起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反应,双手握刀直接横向前推,刀柄底部直接挡在了老头高鞭腿的路径之上。

    雄壮有力的大腿直接砸在了狱凤底部凸起的机关处,顿时划破了老头的小腿。可还不等白求安高兴,身后就有一个酒瓶猛地砸在了白求安的后脑勺上。

    白求安脑袋一沉,险些昏死过去。

    还好在红砖被敲闷棍习惯了,后脑勺的抗击打能力远非常人,但最让白求安震惊的是刚刚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个醉汉靠了过来。

    “哪来的小混蛋,竟然欺负老人家?”

    肥胖的中年醉汉步伐不稳,而且这记酒瓶看似凶狠实际上并没有超过普通人的范畴。或许真是见义勇为?

    但此刻的白求安眼中只有这个老头,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归结于眼前这个看似慈祥的老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