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正文 0135 被杜七喜欢意味着什么,现在也不大清楚
    新的一天,满城喧嚣,人烟四起,有姑娘无数,也有一些小丫头聚在一起。

    寒流到来,春市的房间中,有柔弱少女盯着某个方向看了许久,不知道看什么。

    “安宁。”此时常管事一身黑色轻衣走进了房间。

    “姐姐。”安宁起身微微行了一礼。

    “天气冷了,我叫人烧了火盆,去了烟火便叫她们送上来。”常管事温柔的道。

    安宁闻言,看了一眼窗外,面上是疑惑。

    “这就是……缘分吗。”

    “安宁?”

    “啊,安宁谢姐姐上心。”

    “小事。”常管事继续道:“春市开的日子暂且延后,原因不明,是公子的意思,咱们也只能受着。”

    安宁轻轻嗯了一声。

    显然,拍卖时间的延后还是如何对她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等到火盆送了上来,安宁看着那精致的黑炭,伸手学着常管事在上面搓了搓,只觉得热气扑面。

    不好闻。

    各方面她都不喜欢。

    却很温暖。

    安宁烤着火,便觉得从未有一刻如此的相信“缘分”的存在。

    ……

    同是春市,有身子尚未长开的小丫头穿着补丁衣裳待在小房间中静静的等待着开市。

    小小的身子,十二三的年纪在长安年代本应该是依偎父母怀中,此时却在想着……自己会卖什么价格。

    温度下降,她垫脚开了窗户,寒风拂面,小姑娘却早已适应了,夹紧自己的衣裳。

    今年的温度果然不是去年可以比拟的。

    好冷。

    怎么会忽然降温了……

    小姑娘灵动的大眼睛中充斥着担忧与迫切,焦急之色攀了满面。

    也许是因为姿色的原因,像她这般的姑娘便没有安宁那么好的运气与能量会得到人的专门照顾,只能窝在这样一个小房间中,吃着因为练红公子生辰而发放的食物,瞪着春市开放的时候可以早些把自己卖出去。

    这是不幸的。

    可某种意义上,这小姑娘又是十分走运的。

    ……

    ……

    三十二楼的院落,有肉眼难见灵气旋涡缓缓旋转,似云似韵似文似幻,只有少数人可以领略到它的玄奇。

    天雷,龙脉,禅子。

    越来越多的视线聚集南荒。

    杜七却什么都不了解,她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早餐,以及十娘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想要与她一起好好逛逛这春风城。

    只是……杜七盯着眼前的火盆,心中担忧十娘这般的怕冷,想要与她一起出门游玩……恐怕是困难的很。

    怎么才能想办法让十娘与自己一同出去玩呢。

    杜七看着眼前的火盆,心中思绪纠缠在一起。

    待翠儿取了干燥的木炭回来,却看到杜七还蹲在那里盯着火盆,不禁问道:“七姑娘?这火盆有问题?”

    “没有啊……”杜七摇摇头。

    记忆碎片只是偶有闪动,多数的东西杜七也记不大清楚。

    紧接着翠儿端着火盆的两个“耳朵”出了门走到角落里,取火点燃了木炭。

    随着木炭的缓缓燃烧,些许呛人的白烟升起……这般迷眼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再屋内点燃,正常使用的话要等到漆黑木炭稍稍燃烧一段时间,充分暗燃之后才可以端进屋子给姑娘小姐们使用。

    “翠儿姐……好熟练。”杜七看到翠儿一气呵成的表现,总觉得其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美感。

    “七姑娘总是这样,大惊小怪,不就是点一个火盆。”翠儿拿着一柄小蒲扇轻轻扇动炭货,随口道:“都是和阿姊以前一起干的活,不算什么,与十姑娘一起住,我都没有干过什么活呢。”

    “我知道,四闲姐喜欢你。”杜七道。

    “胡说。”翠儿面上一热。

    “翠儿姐有一个姐姐?”杜七问。

    “嗯。”翠儿呡着嘴。

    她被卖到了春风城便于家人分开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尽管如此,杜七却看出了翠儿不想多谈,也就不问了。

    翠儿蹲在那里看着火盆中逐渐烧红的炭火,抬头嬉笑着道:“七姑娘定是饿了吧。”

    “……”

    杜七面上一红。

    她的心思难道就这么好猜吗。

    “好猜。”翠儿点点头,杜七嘛,她觉得世界上除了杜十娘应该就是她最了解杜七了,这姑娘满脑子就两件事,一是杜十娘,二就是吃的。

    从刚才杜七看着她那一碗辣子都咽了口水,翠儿就知道杜七肯定饿的不行了。

    “也是,以往这个时辰七姑娘也该去学医了,今日十姑娘如果休息定是不大愿意出门,要我买些吃食吗?”翠儿问道。

    杜七意动,接着摇摇头:“十娘要与我去医馆……还是出去吃吧。”

    “嗯。”翠儿点点头。

    杜七望着远处燃烧着木炭的火盆,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她本不应该这么饿的,都怪这火盆让她想到了吃的东西。

    “翠儿姐,这火盆也能用来做饭吗?”杜七歪着头问。

    “七姑娘你说什么呢,这东西怎么烧吃的,脏死了,就算是煮东西……也有锅啊,用这东西煮东西吃那都是传说中远古时候会做的事情。”

    春风城,哪怕是再贫苦的姑娘也不会用泥盆去做吃的。

    只是……如果是城南的话便不好说了。

    “这样吗。”杜七点点头,也觉得用锅煮东西更加好吃,毕竟记忆中的火盆应该是用来炼药的,也不是煮东西吃的,只是她吃过几次,隐约觉得也许是很好吃的东西。

    “嗨呀。”杜七摸着自己的小腹,莫名的生气。

    好想吃东西。

    好想吃东西。

    “七姑娘这是气到了?”翠儿看着鼓着腮的杜七,只觉得心都化了,眼里闪烁着星星,如果不是身上有着些许烟火她肯定就冲上去了。

    杜七走到翠儿身旁蹲下。

    她当然不是气杜十娘起的晚了,而是气自己。

    上一次情绪化而觉得心中不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杜七已经不记得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杜七蔫了不少。

    “七姑娘你起开些。”翠儿轻轻点了一下杜七。

    “哦。”杜七往一旁挪了挪,继续蹲着。

    翠儿看着杜七,明明她是怕杜七也沾染了刺鼻的烟气,怎么现在看来变成了她嫌弃杜七似得……

    “七姑娘,我没有让你走远些的意思,也不是……我是说……”

    “我知道翠儿姐的意思。”杜七披着自己的小棉袄,蹲在那里看着火星缓缓消失,给了翠儿一个十分好看的笑脸。

    她不会觉得翠儿嫌弃她。

    现如今杜七只有在两个人面前可以放开了去吃而不会觉得丢脸和害羞,

    一个人是杜十娘,另一个自然是翠儿。

    杜七很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