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正文 第1832章、一无所有
    顾希和她吃完饭,他将顾念暖送回去。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些回来。”

    “那你注意安全。”

    他开车离去,摇下窗户,夜风吹了进来,让他愈发的冷静。

    顾念暖先前说的那番话,就像是在心湖里砸下了巨石,激起了无数涟漪。

    他心底总是浮现出一个人,终究是按捺不住来到了哈尔的庄园外面。

    不管他对别人如何刻薄算计,但对自己……仁至义尽。

    他是父亲,自己是儿子。

    他不论做了多少错事,哈尔似乎都没责怪自己。

    其实这次也不会例外,只是他没机会看到哈尔的态度了。

    他对自己肯定很失望。

    那日,自己出口伤人,说了很多绝情的话。

    说他不配为人,不配做人丈夫,更不配做人父亲。

    他不禁毁了自己的一生,更是毁了墨权的一生。

    他幸运,遇到了顾家人,有了完整的童年。

    他的养母,为了救他,愿意用自己交换人质。

    他的父亲教他男人有责任有担当,要保护好身边的女人。

    家里,兄友弟恭,和谐美满。

    他是顾家的儿子,外面谣言四起,但是家里温暖一片。

    有这样的养父母,流言再大,他也不害怕。

    他很庆幸,此生之年遇到这样的父母。

    可墨权不幸,哈尔无情。

    如果自己生活在哈尔身边,什么样的光景都能想象得到。

    他遇不到顾念暖,遇不到人间有爱,遇不到母慈子孝。

    他的车子停在庄园门口的树下,停了很久很久。

    晚风吹动着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

    他看了许久,才准备开车离去,没想到大门开了。

    “利昂……是你吗?利昂……”

    顾希心头一颤,立刻脚踩油门,调头离开,却不想哈尔穷追不舍,步伐微颤的跟在后面,就是不肯停下。

    最后,还步伐踉跄的跌倒在地,后面的佣人紧忙着把人扶起。

    他终究狠不下心来,停了车,走了下去。

    “利昂,你来看爹地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现在墨尔德变成了这样,墨权也不像以前那样听我话了。利昂,你是回来帮我的对不对?”

    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已经没有以前老当益壮的样子。

    接二连三的变故打击,他生了病,腰身更加佝偻了,眼睛浑浊,鬓角的白发也多了。

    仿佛苍老了十多岁一般,走路离开了拐杖都不行。“没有,我只是路过,我也不会帮你。顾氏按照规矩,合理收购。我接手后,墨尔德就是顾氏的财产,继续以前的运营,人员裁剪,我也按照合适的来,不会徇私舞弊。因

    为,我是顾家的人,而不是姓墨尔德!”

    “你这个不孝子!”

    哈尔听到这话,愤怒的挥舞起手臂,就要给他一巴掌。

    但……这巴掌停在他面颊上方几厘米的位置,就是狠不下心打下去。

    如果是墨权,早就打了。

    可眼前这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身上流着和他一样的血液,却背叛了自己,让墨尔德陷入前所未有的险境当中。

    他最终,收回了手。

    顾希心里更加难受了,他倒希望这巴掌能够狠狠地,重重的打下去,自己内心的愧疚还可能会少一点。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你没有对不起我,曾经我抱怨过你,为什么明知道我在顾家做养子,受人指点,惹人非议,你却不把我带回家。”

    “后来,我看到墨权这个样子,我不怨了。我不想过他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想。”

    “你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论,他只是个养子,而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但父亲能够影响儿子一声,你什么样子的,我似乎能看到我什么样子。所以,我一点都不想变成你!为你生儿育女的女人,沦落在外,不知道在哪儿死去,你不闻不问。

    你妻子跟了你多年,除了没孩子,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她现在下场如何?”“你所有的温情,都给了血脉的传递,如果我身上没有你的血,你不会对我如此。为你生了孩子的女人,你不管,照顾多年的妻子,你不管,你这样的人,能教育出怎样的

    儿子?”“墨权你熟悉,知道他什么样子的,阴狠狡诈,无恶不作,只是你跟他的区别是,他手段没你高明,你看似干净而已,杀人见血的事情,全都是墨权帮你,他傻,心甘情愿

    的被你利用,到头来却被你一脚踹开。”

    “如果顾家这么对我,我肯定不会忠心耿耿,我不想墨权竟然如此在乎和你的父子情分。”

    “为什么,你觉得我和墨权有问题,我们变了,而不是你……你这个父亲,从一开始就有问题!”

    “你如果把对我的一点好,分给墨权,他现在不会这样内心阴暗。你如果对我,尽到一点父亲责任,我不可能如此对你。”

    “可能,我跟你没有父子缘分,我是顾家的人,哪怕没有顾家的血。我的养父养母,依然在外大方的承认,我是长子。”

    “我在外,喊爸爸妈妈,而不是陌生的两个字,家主。”

    “他们可以做到,把顾氏让我继承。而你,因为这个,把我放在顾家二十多年,就为了成全你的大业。”

    “父亲……我最后一次叫你父亲。”

    “众叛亲离,是你自己选的。”

    “我和墨权都是你的儿子,也都……不愿做你的儿子了。”

    最后几句话,字字深沉有力。

    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握紧,手背青筋直跳,关节森白,可见是多么用力。

    他眼底微热,说出这样的话,同样心如刀割。

    只是,不说,他似乎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儿。

    哈尔听到这话,身子踉跄,显得更加单薄了几分。

    “你在指责我……”

    “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请你善待墨权,尊重他的决定。他从来没有想过害你,害墨尔德。转交给顾氏,我也不会亏待他们的,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墨尔德……气数已尽,你就不要挣扎了。你还有儿子,就是墨权,他会好好赡养你。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你将真的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