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闪婚成宠:偏执老公太凶猛 > 正文 第164章 够了!太难看了!
    “怎、怎么回事?你对我衣服做了什么?”陈雯惊慌失措,慌忙抓住自己的霓裳羽衣,但结果抓了一手的彩墨和染料。

    连她画得头晕的那两片羽毛也被晕染成一团浆糊状,哪里还有方才的美好?

    这套霓裳羽衣就跟被什么特效漂泊的药剂漂过一般,所有颜色迅速褪去,势不可挡。

    岳青云咯噔一下,顿时慌了,不管是什么情况,他绝对不能让陈雯输给叶梓涵,于是他率先出列帮腔:“叶梓涵,你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毁了陈雯的设计?你太卑鄙了!”

    叶梓涵简直要被气笑了,“岳大记者,你是聋还是瞎,陈雯所用的材料都是她自己准备的,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没碰过她的衣服。你这栽赃陷害的伎俩是不是太低端了一点?”

    萧宇走过来,一翻查看顿时明了:“这是陈雯操作出了问题……”

    不待萧宇说完,陈雯已经彻底慌了。

    “怎么可能?我完全是按照专利书上制作的,一定是叶梓涵,是她,她修改了专利书,故意设计陷害我!”

    陈雯拽着萧宇的手,萧宇看的眼神已经完全褪去了色彩。

    此刻的萧宇比任何时候心里都凉,制作汉服这么多年,他一眼就知道陈雯的问题出在哪里,是她用的颜料和染料跟她选的固色剂发生了冲突,一般冲突其实也不打紧,她应该还配错了颜料和固色的比例,于是,原本应该只是洗去浮色的最后固色过程,却发生了反应直接褪完了色。

    放在车间,这绝对是大事故,能制作霓裳羽衣如此考究汉服的人,绝对也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萧宇,你一定要相信我!”萧宇的眸色越冷,陈雯越是慌。

    她侵占叶梓涵的专利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赢得这个男人的青睐,若最后连这个男人都不信任她,那她的所有心思就真的白费了!

    “一定是叶梓涵捣的鬼,她肯定在专利书上动了手脚,你相信我!”看到萧宇冰冷的眼神,看到自己一塌糊涂的“霓裳羽衣”,陈雯彻底乱了方寸。

    “专利书?什么专利书?”在场数百号人都可都不是傻子,媒体更是见缝插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明显的一条信息?

    那一刹那,岳青云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一次,自己怕是栽大跟头了!

    “专利书的事,我可以向你们解释。”萧宇将陈雯的手拿开,面对所有镜头,大方承认,“这套霓裳羽衣,是我向叶梓涵购买的,包括专利权。”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原来那套霓裳羽衣是属于叶梓涵的?”

    “难怪她那么了解!”

    “可是,我记得陈雯在网上公布过制作这套衣服的视频!”

    萧宇原本不需要将自己拽进来的,但他这个自视为正人君子的家伙就是活得这么坦荡明白,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自己的过失。

    “我之所以会购买专利,是因为我相信叶梓涵侵占了陈雯的设计。这是我的偏执和成见。但今天,我可能要重新审视自己曾经的判断。”

    萧宇将视线投向陈雯,陈雯脸上完全失去血色,她最害怕的时刻还是来了。

    “萧宇,你相信我,那些真的都是我的设计,我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我没做错!”陈雯还想垂死挣扎。

    萧宇看着她摇头:“如果你真会,为什么你却制作不出霓裳羽衣?反而照着专利书搬工艺,还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

    “我……”陈雯看着那件颜色褪成一团浆糊状的霓裳羽衣,被梗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一个记者突然发话:“我听圣菲罗学院的学生说,叶梓涵之所以会雇佣陈雯,是因为陈雯家庭贫困,无法应付设计学院的巨额开销。但大家都知道,圣菲罗的奖学金非常高,若陈雯真是高材生,即便拿个三等奖学,一年也有五万的资助,据我所知,叶梓涵每年都是拿一等甚至特等奖学金,金额在五十万左右。叶梓涵雇佣陈雯工资是月两千,如果陈雯真有能力设计出叶梓涵上交的作品,别说每年五万的奖学金了,就是五十万的她也该有能力拿到,试问这样的作品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月两千块钱而出卖?”

    “所以,岳青云和陈雯最初指责叶梓涵的罪名根本就不可能成立!难道一直没人算过这笔账吗?傻子都不可能做这种交易!”

    这个记者的话可能缺乏足够的证据,但却说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和逻辑。

    只是这些基础逻辑,在有人先入为主戴着有色眼镜看事情时,就被人彻底忽视了,连萧宇都不例外。

    然而这个基础逻辑也犹如釜底抽薪,将陈雯最后一张牌击得稀碎。

    叶梓涵都看呆了,果然是记者啊,总能另辟蹊径,因为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这一点。

    “呃,等等,这意思是是陈雯想霸占叶梓涵的设计,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难道你还怀疑是叶梓涵想霸占她的设计?”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她怎么霸占?这总得有途径啊?”

    “你傻啊!叶梓涵雇她看守工作室,自然叶梓涵的设计除了叶梓涵自己,就陈雯能够完全接触到,她要剽窃或者抄袭,甚至直接窃取成品都是可以。”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套霓裳羽衣最开始出现是八叶抄的表演,一出现就惊艳了很多人,还在宇公子的平台挂了近一周时间,后来莫名其妙就下架了,那个时候是不是就不是叶梓涵授权的,而是陈雯私自拿她的设计去赚外快,被宇公子看中,所以才撒谎是自己的……”

    议论纷纷的吃瓜群众竟然无意间说出了真相。

    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这的确是最接近事实的推测,而且叶梓涵也说霓裳羽衣被亵渎,宇公子也说自己被欺骗,原来,竟然是这样……

    “所以……这件事告诉我们,叶梓涵养了一头白眼狼?”

    “不,这么说,我冤枉了叶梓涵,我退的货还能补回来吗?”旁边的汉服爱好者欲哭无泪。那么难抢的货她好不容易抢到手,结果因为这件事她退货了,现在,叫她哪里再去抢?

    都怪陈雯这个祸害!

    陈雯的老底就这样被拆得干干净净,好好的比赛直播成了大型公开处刑现场。各种视线投射过来,陈雯只感觉一阵窒息,脑袋嗡嗡作响,所有人都像是妖魔鬼怪,像要将她拆卸入腹。

    “你们这都是污蔑!”

    她终于站立不稳,摔坐在地上,眸子变得惊恐又血红:“你们为什么帮她说话?你们收了她多少钱?你们这些人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我没家世没背景,她要什么有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们都要帮她?”

    陈雯已经歇斯底里了,仿佛全世界都对不起她。

    “够了!太难看了!”叶梓涵看着几近疯魔的陈雯,“萧宇,把你的人带走吧!”

    什么叫做我的人?

    萧宇心里一梗,但看眼下,陈雯的情绪非常不稳定,的确不该继续待在这里。

    陈雯被带走,媒体只给这位败军之将几个镜头特写,继而全都涌向叶梓涵。

    叶梓涵并没有多停留,而是在保安的护送下径直离开了国风馆。

    “你是故意的!”车上,叶梓涵接到萧宇的电话。

    “故意什么?”

    “故意将专利权卖给我,让陈雯落入陷阱?”萧宇回想前因后果,当初叶梓涵卖给他专利本身就爽快到令人起疑,但换句话说,那个时候叶梓涵就已经知道陈雯在如何坑害她,却没有跟他提一个字……

    自己于她而言,真的就那么不堪?

    想起小时候被她打过的手,萧宇突然觉得有点痛。

    “萧五爷,你这话是不是有点搞笑?如果她没心害我,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陷阱。难道你觉得,我应该任你们宰割?连自保的手段都不允许有?”

    任你们宰割?

    这句话严重刺激了萧宇。

    由始至终他都没想过要害叶梓涵,更没想过从她手里夺取什么,甚至即便是给陈雯的好处,那也是希望陈雯能够安守本分,不要去跟她争抢,现在怎么到小土匪嘴里就成了他跟陈雯狼狈为奸呢?

    萧宇又是憋屈又是愤怒,偏偏还不占理,而他自己还特么是个最讲道理和所谓道义的人。

    “是我的错,我不该轻信一面之词怀疑你。”

    萧宇认错认得坦荡,原本想嘲讽他一翻的叶梓涵反而开不了口了。

    “霓裳羽衣的专利……两千两百万我不要了,霓裳羽衣是你的,应该还给你。”这就当是对小土匪的补偿。

    “别人玷污过的东西我没兴趣。”

    就算被玷污被亵渎是事实,你也完全没必要把话说成这样。

    萧宇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另外,专利书没问题,你的确可以找人照着上面复制,陈雯的衣服之所以会褪色,是因为她用的固色剂不对。”

    “这个我知道……”萧宇想想之前的事,再想到今天叶梓涵现场制作的霓裳羽衣,本来想要死皮赖脸也要拿下这个款式的代理权,但最后终究也没脸提。

    “照顾好她,她妈妈在老家供她上学很不容易。”

    电话挂断,萧宇心口愈发堵得慌。

    他看着已经昏迷的陈雯,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注意到睡在后排的那个昏迷的女人暗暗握紧的拳头。

    此刻,国风馆内,某个人疯了。

    戚邕,那个打着找茬的幌子来找叶梓涵的人,此刻抱着那件新鲜出炉的霓裳羽衣不撒手。

    “这件我要了,谁都不许跟我抢!”

    他戴着兜帽和口罩,耍着最无耻的流氓。

    汉服娘们疯了:“哪里来的门外汉?我们家梓涵临走时都说了,这件公开拍卖?凭什么你要霸占!”

    “就凭、凭……”戚邕也是郁闷,这些小姑娘一个个的平时追捧他的古风单曲跟花痴似得,今天竟然敢理直气壮跟他抢一件衣服?

    说好爱他的呢?

    说好要给他生猴子要为他挥金如土的呢?

    现在竟然要跟他竞拍一件衣服!

    所以,你们爬墙时有考虑过本命我的感受吗?

    “呃,那个,我怎么听着他的声音有点像邕少?”

    戚邕一个激灵,被认出来了?

    他的脸还能保住吗?

    “你是不是被刺激糊涂了,邕少温文尔雅,怎么可能像他?”

    戚邕赶紧拉了拉兜帽,狠了狠心,最后看了一眼那套霓裳羽衣,不甘不愿地走了。

    在楼上目睹一切的何求笑着摇摇头,手里已经拿起笔,回头将饱满的灵感再次宣泄在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