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眼仙尊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灯下黑碰上了瞎猫?
    还别说,郭涛办事的效率是快,只用了两分钟的时间,跑了过来。

    “萧少爷,发生了什么事?”郭涛进来之后,立刻紧张的向萧凌问道。

    萧凌指了指白医生道:“这家伙是吴长贵在医院的线人,你们自己看着办。”

    郭涛疑惑的看了一眼白医生,白医生低着头,没有说话。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的,录音在萧凌手里面放着,算没有录音,萧凌也可以随时催眠他,完全没有撒谎的必要。

    很快,白医生被郭涛等人带走了。

    对付白医生,这些警察自然有他们自己的办法,不需要萧凌操心。

    郭涛走后,萧凌再一次来到了吴浩雨的房间。

    经过刚才和白医生的聊天,萧凌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以吴长贵的自负,很有可能藏在一个地方,那是他自己的家。

    吴长贵家早被封了起来,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那里是监视最松懈的地方,甚至有可能根本没警察对那里监视。

    这是所谓的灯下黑。

    从吴浩雨那里,萧凌轻松弄到了他们家的地址,随后开着车直接向吴长贵家冲去。

    本来萧凌准备通知让郭涛等一群人一起去的,不过一来那么多人,如果一起去的,保不准吴长贵能提前知道风声遁走。

    若是吴长贵不躲在他家里,而自己把医院里面的警察全部调走,那么杨倩等人会变得非常的危险。

    所以前思后想之后,萧凌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前往。

    以自己的身后,对付吴长贵一个人,完全不是问题。

    此时已经晚十点多,接近十一点。

    路的行人很少,所以萧凌开的也很快。

    不过算如此,萧凌也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赶到吴长贵家。

    房子是在郊区,一套独立的别墅,周围全是空地,非常的具有欧美范。

    从这套别墅可以看出,吴长贵的眼光确实是不错。

    当然,还有吴长贵确实有钱,燕京虽然不说寸土寸金,但是想要圈这么大一片地,建这么漂亮的一个别墅,最起码没有两千万是下不来的。

    由此可以想像,这么些年来,吴长贵到底吃进肚子里面多少。

    远远看去,别墅里面一片黑暗,不过为了避免打扰到有可能住在里面的吴长贵,萧凌在距离别墅五百多米外,停下了车子。

    漆黑的夜色,完全影响不了萧凌的视线。

    萧凌顺着路边的树木,缓缓向吴长贵的家接近,与此同时,直接开启透视眼,对整个别墅进行扫描。

    很快,萧凌在二楼的杂物室里,找到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吴长贵。

    “嘿嘿,看你这一次还往哪里跑。”萧凌的脸顿时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对于吴长贵,他早已经恨之入骨,尤其是吴长贵逃出监狱之后,qiāng击杨倩,给杨倩送zhàdàn之后,萧凌欲除之而后快。

    如今终于找到了吴长贵,不好好教训一下他,不是萧凌的性格了。

    “不对!”

    在萧凌走到吴长贵别墅下面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凝,停了下来。

    在透视眼的作用下,整个别墅的全貌都映射在萧凌的眼睛。

    此时萧凌惊讶的发现,别墅里面又多了两个人。

    准确的说,这两人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从外面闯进来的,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从体型面看,这两人不是华夏人,眼窝非常的深,不像华夏人那种柔和的五官。

    而且这两人都有一米九的个头,肌肉非常的壮硕,像是一头野兽一般。

    让萧凌惊讶的是这两个人的身手,二楼的阳台,五六米,手一托竟然直接跳去了。

    那可是五六米高的阳台,一般的人,算是穿着弹簧鞋,也根本不可能跳得去。

    只是遗憾的是,这两人的身后虽然非常好,但是却并没有发现阳台地的东西,一脚踢了过去。

    萧凌早发现那是一个报警装置。

    那两人触动这个装置之后,丝毫没有察觉,但是在杂物室里面休息的吴长贵,却是突然醒了过来,神色一片冰冷。

    由此可以看出,这两人和吴长贵肯定不是一伙的。

    紧接着,吴长贵缓缓打开了杂物间窗户,伸手扔下一根绳,然后顺着绳爬了下去,落到了后院的草坪面。

    随后这吴和贵手轻轻一抖,绳子从窗户的位置完全脱落下来。

    吴长贵伸手接住绳子,往草坪面一扔,摄手蹑手蹑脚的向后面的小山面逃去。

    别墅后院外面是一圈篱笆,越过篱笆是小山。

    由此可以看出,吴长贵敢住在这里,也是经过慎重的考虑,还有做了万全的准备的。

    如果只是傻大胆,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不过,算姓吴的考虑的再周到,今天也逃不出去。

    萧凌猫着身子,缓缓向着后面的小山潜伏而去,准备直接给吴长贵来一个迎头痛击。

    至于那两名潜进别墅里面的神秘人,萧凌才懒得理会他们是谁,想干什么。

    只是,可能是吴长贵走路的声音太大,又或者是那两个神秘人的耳觉实在是太过敏锐。

    吴长贵还未走出后院,被那两个歹徒发现。

    “他在那里!找到他了!快追!”一句极为蹩脚的话突然从二楼传来。

    紧接着,那两人直接撞碎二楼的玻璃,从面跳了下来,在地势一滚,完全卸去了下落的力量,看的萧凌都不由得啧啧称赞。

    这两人绝对经过专业的训练,不可能是普通人。

    在这两人跳下的同时,吴长贵也不再躲避,直接掏出阻击qiāng,向那两人射击,紧接着大步向外面跑去。

    不过那两人的反应速度快,身体一歪,躲过了吴长贵的子弹,随后俯身快速向吴长贵冲了过去,转眼来到了吴长贵跟前。

    看到这一幕,萧凌双目一眯。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除自己之外,面对子弹都能够轻松躲过的人,萧凌甚至从这两个人身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是萧凌自从重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感觉。

    吴长贵脸色一变,往地一滚,扭头对着那两个神秘人又是两qiāng。

    只是qiāng声刚响,那两人已经来到吴长贵的跟前,一脚踢在了他的手,把阻击qiāng踢飞了出去,另外一人抬脚踩在了吴长贵的头。

    “你们是什么人!”吴长贵咬着牙怒声冷喝道。

    其一人把吴长贵的脸扭了过来,随后拿出了一张照片,和吴长贵对了一下。

    “吴任贵?”此人用蹩脚的道。

    吴长贵点了点头,人家拿着照片呢,算是否认,估计人家也不信。

    那两人互相看了看,眼满是冰冷。

    紧接着,这两人突然抓起吴长贵的两条胳膊,用力一转,直接扭了一百三百六十度,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啊!”

    吴长贵惨叫一声,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在这寂静的夜里,如此凄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渗人。

    连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萧凌,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这两个家伙和吴长贵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来下这么狠的手?

    算是萧凌抓住吴长贵,最多也揍他一顿,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用这种手法折断的胳膊,基本宣告彻底报废了,一辈子都不可能恢复。

    一次萧凌折断吴浩雨的四肢,那是因为实在是太气愤了,不过算如此,也只是折断了他的骨骼,几个月能够恢复过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吴长贵咬着牙,嘴唇哆嗦的怒声嘶吼着。

    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两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如此对他。

    而且这两个家伙,又是怎么找到他的。

    现在谁不知道他是通缉犯?到处躲藏?

    这两个家伙又是如何猜到他躲在这儿的?

    在这时候,其一个人一巴掌抽在了吴长贵的脸,用蹩脚的冷声道:“我们是东南亚‘血狼’组织的人,光头他们那些人,是你杀的吧?连我们‘血狼’的人都敢动,活的不耐烦了!”

    不远处,萧凌听到这句话,眉毛一挑,顿时乐了。

    姓吴的虽然心狠手辣,但是面对这些‘血狼’组织的亡命之徒,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吴长贵这下真是倒了大霉了,这群‘血狼’组织的人终于找到他头了。

    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歪打正着。

    从时间来看,这两个人肯定刚刚来到燕京不久,很有可能连吴长贵成为通缉犯这件事情都不知道。

    估计这两个家伙,在打听到吴长贵家的住址之后,立刻跑过来了。

    然后歪打正着的,刚好吴长贵躲藏在自己的家里。

    吴长贵利用灯下黑这一招,给自己寻找的藏身之处,对这两个从东南亚跑过来的,对燕京时事一无所知的‘血狼’成员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还真是灯下黑碰了瞎猫,不得不说,吴长贵实在是倒了血霉了。

    不过这些事情,早晚都会发生,萧凌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罢了。

    吴长贵弟弟吴任贵把抓捕‘血狼’成员的功劳揽到他自己的身,注定这些人肯定会把麻烦的到吴任贵的身,而吴长贵的长相和吴任贵有七八分相似。

    他们又是住一个地方,吴长贵在这件事情成了吴任贵的替罪羔羊。

    不过以吴长贵以前的势力,根本不怕这些血狼组织的人。

    所以他也无所谓,功劳抢了也抢了。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吴长贵不仅是孤家寡人,而且还是一级通缉犯,吴任贵又早让人关到监狱里面,一辈子都出不来,现在指望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在这些心狠手辣的‘血狼’成员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这下子,吴长贵真是自作自受。

    照这个形势,萧凌感觉自己都不用动手,这两个家伙都能够把吴长贵给收拾的yuxiānyusi。

    萧凌坐在不远处的树,也乐得看这个热闹。

    “把这家伙带回去,让首领处置他。”其一人道。

    “行,不过得先把这家伙的腿打断,这家伙看起来不像个老实人。”

    在这时候,吴长贵吐出嘴里的鲜血,含糊不清的道:“两位大哥,你们……你们认错人了,光头男他们不是我抓的,那是我弟弟吴任贵干的,还有我弟弟吴任贵只是抢功劳也不是他抓的,真正抓你的同伴的人,是那个女警官王雪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