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把BOSS公主抱了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的愿望,完成了吗?
    首先,搜寻的人没有在屋子里发现轮椅。

    那么,时盛大概率是带着轮椅一起离开了屋子。

    轮椅虽然能折叠,但说实话并不好携带,再加上是这样大雨的天气,树林里的路也很难走……

    不知不觉,墨念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她站在木屋门口,环顾四周,思索着时盛的去处。

    再加上,时盛不管如何,都有在好好遵守约定,他不会在有可能遇见叶柳姝或其他救援者的情况下,大摇大摆扛着轮椅走来走去。

    所以,时盛一开始很可能是坐着轮椅离开。

    那么范围可以缩小了。

    墨念很快将几条轮椅无法在附近顺利前行的路排除,而剩下的选择……

    “白助理和我的搜索范围……吗?”

    墨念拿出手机,看了眼那偶尔一格,偶尔无信号的左上角,摇摇头,又把手机收起,“暂时无法找白助理确认他的搜索范围里有没有时盛了,姑且先从我的搜索范围里找找吧。”

    思考间,墨念再次冲入雨幕中。

    时盛在这附近会使用轮椅前行,但等他离远一些后,一定会选择更有效率的步行,距离时盛消失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他恐怕已经离木屋有相当一段距离,甚至有可能穿过树林,回到山下的别墅。

    不过,时盛不会做这种令人怀疑的事,他应该还在林子里。

    眼下线索太少,墨念除了推断出时盛的大概方位以外,根本无法猜透他到底在哪里,是前进,还是停留在某一处。

    “如果我是时盛……如果我是时盛会选择哪个?”

    墨念握紧了手电筒,她并不擅长换位思考,因为一般人于她而言都太敏感,心思太多,她机械化的思考方式很难与谁对得上号。

    可眼下,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能把自己代入时盛……应该想想时盛……”

    墨念思及此处,不禁顿了顿。

    她,该想想时盛的什么呢?

    答案是……

    “时盛……想要什么?”

    墨念有些恍然,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纪时笙的愿望,是消除其他副人格,恢复健康的心理状态,同时能摆脱阴影,站起来。

    纪青墨的愿望,是除掉纪时笙,或许接下来还会多一个除掉时盛,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格。

    那么……

    时盛呢?

    墨念这才意识到,她也好,李医生也好,庄管家、白助理……

    似乎没有一个人问过时盛,他想要什么?

    时盛从出现开始,就因为打击而自闭,多年来一直寻找她。

    找她的理由也很简单,尽管其他人会怀疑时盛是不是纪青墨,但墨念不会,她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发现了时盛与纪青墨的不同。

    到这里,时盛的目标也达成了。

    这仅仅是目标罢了。

    后来呢?后来……

    时盛听了由她转述的,纪时笙的愿望,于是一口答应他们,愿意配合纪时笙治疗,平时其他人格不出现时,也愿意扮演纪时笙,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麻烦。

    这么一想,时盛出现后,比起他们帮助时盛,时盛帮他们的次数更多。

    时盛一直在帮纪时笙完成愿望……

    不,不对。

    墨念摇摇头,时盛对纪时笙的印象并不好,与其说时盛在帮助纪时笙,倒不如说……

    时盛是在完成她的愿望。

    因为,墨念是帮助纪时笙的那边。

    时盛理所当然的把纪时笙的愿望,当成她的愿望,从出现开始,一直在配合她,做她需要时盛做的事。

    那么,问题回到原点。

    一直无私帮助她完成愿望的时盛,时盛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墨念有些茫然。

    说起来……

    时盛一开始跟她讲,从醒来开始,就一直在找她。

    这个,算时盛的愿望吗?

    “不准确……”

    墨念喃喃,“比起找到我,时盛……”

    时盛他……

    更希望被她找到。

    所以,时盛从一开始就问自己,为什么从他身边离开了?为什么一直不出现?

    时盛真正期待的,并非是找到她,而是……

    被她找到!

    “是……这样吗?”

    墨念隐约明白了时盛消失的理由,她不顾溅起的泥水,飞奔在雨幕中,忽然大声喊道:“时盛——”

    “轰隆!”

    闪光伴随着惊雷声,在墨念开口的下一秒响起。

    “!”

    树林某一角,一个颀长高大的身影缩在阴影之中,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惊得一抖。

    但很快,他平静下来,又一动不动了。

    他垂着头,摊开的手掌上,已经积攒了一些雨水。

    不断有新的雨滴砸下,落入他的掌心,将先前积攒的雨水挤下,可不过一会,刚停留不到半秒的雨滴,再次被落下的雨滴挤下,形成汩汩流水,从他的手掌侧边溢出,沁入他已经不能再湿的西裤上。

    真是……

    安静啊。

    他的耳边,只能听到重复不断的落雨声。

    今天的雨太大了。

    除了雨声,他都听不到其它声音了。

    说起来……

    他想听到什么声音呢?

    总之不是那种吓人一跳增添恐怖感的雷声就是了。

    那么,他到底想听到什么声音呢?

    他到底……

    在期待什么呢?

    到底因为什么样的期待,对谁的期待,打破了约定,冒着危险,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一步又一步的远离那个安全的小屋呢?

    他……

    “啪嗒……”

    忽然间,耳旁的雨滴声变了。

    之前“哗啦啦”的水流声,变成了噼里啪啦好似砸在什么东西上的声音。

    “滴答。”

    额前碎发上的水滴滚落,掉在掌心中不知何时平静下的积水,溅起些许水花,泛着涟漪的表面,摇荡着碎光,映照出他惊愕的眼瞳。

    这是……

    “感冒发烧是很难受的事。”

    略带一丝沙哑的动听女声从耳边响起。

    他错愕抬头,对上一双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眼瞳。

    “念……念?”

    “嗯,是我。”

    墨念举着伞,挡在其实早就湿透的时盛头上,她低着头,俯视呆呆仰望她的时盛,平静道:“抱歉,我来晚了。”

    “你……”

    时盛张了张口,声音哽咽,“来找我了啊……”

    “嗯。”

    墨念点头,“我找到你了。”

    尽管只是她自大的猜测……

    “你的愿望,完成了吗?”墨念看着时盛,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