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嫁春色 > 正文 第九十四章:被抓包了
    第94章被抓包了

    林月泉的事儿,温长青是放在心上了。

    最早的时候,温桃蹊也几次跟他有意无意的提起,他没当回事儿,想着林月泉不过初来乍到,又能怎么样?

    况且林月泉又是陆景明旧时相识,他就没太把这个人放在一个危险的位置上去。

    直到今次,温桃蹊告诉他,李清乐能知道此事,全是从林月泉口中而来,温长青才悬起了一颗心。

    他笃定自己不曾在陆景明面前说漏过嘴。

    如果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他是敢担保的,陆景明绝不会动什么歪心思。

    但如今回想起来,陆景明放在夹层里送到了小雅居的那支桃花簪,还有林月泉到歙州来的时间,以及他这么快就能在歙州城中站稳脚跟,生意做的是风生水起,这里面,真的跟陆景明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吗?

    送走了温桃蹊,温长青捏着先前被他藏起来的那本账册,看了很久,越看脸色却越差。

    他大概在自己的书房里待了不到一刻,便黑着脸匆匆出门去了。

    温桃蹊压根儿就没有回小雅居,带着白翘和连翘就蹲在他书房外的矮竹旁边。

    几个姑娘身量小,那矮竹虽然也不高,但是栽种茂密,几个人悄没声的蹲在那儿,不留神根本察觉不了。

    她眼看着温长青脚下生了风一样的出门去,才从竹林中闪身出来,轻手轻脚的要往温长青书房里溜。

    白翘到底胆子小,临门一脚她拽住了温桃蹊:“这样偷偷溜进大爷的书房里,给大爷知道了,不得了的,姑娘要不还是再想想?”

    她就知道这丫头老毛病改不了。

    温桃蹊虎着脸打掉她的手:“那你就在外头替我守着门吧,横竖有人来了,第一个先拿住你。”

    再说了,大哥背着人做事儿,就算真的拿住了她,也不可能声张的,还能把她怎么样?难道为她偷溜进他的书房,提了她打一顿?爹就第一个不放过他了。

    白翘猛地咽口水,连翘戳了戳她腰窝,示意她别说话。

    其实连翘也不大赞成,听姑娘的意思,是发觉了大爷背着人的事儿,非要弄个清楚,想知道大爷究竟在做什么,可要她说,那都是外头的事情,且轮不着姑娘插手过问,况且就算是宅院里的事情,也没轮到姑娘管到大爷头上去不是。

    然则姑娘行事,就总有姑娘的缘由,也只有她的章法,做丫头的,能劝则劝,劝不动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听姑娘吩咐,那才算是本分。

    她权衡利弊,自然不拦着温桃蹊。

    主仆三个一前一后猫着腰就进了门,关门的动作都是轻轻地,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唯恐惊动了人。

    两个丫头留在门口把风,温桃蹊长舒口气,直奔温长青的书案去。

    她隐约记得上次瞧见的,是个账本一样的东西,这回匆匆一瞥,大哥实在是收的太快,她真是没瞧见。

    于是她在温长青的书案上四下翻腾了一圈儿,到最后,却是徒劳无功,什么都没找着。

    温桃蹊不死心,索性连多宝格还有书案旁放卷轴的缸里头一并全都翻看过,仍旧一无所获。

    她气馁不已,自个儿生闷气,等站直了身子,直愣愣的站在多宝格前,看着上头摆的满满当当的瓶瓶罐罐,越发气不过。

    “啪嗒——”

    暗格被打开的时候,温桃蹊整个人呆滞住了。

    她真是无意的……

    她心里憋着气,明明东西就在书房里,可她怎么也找不着,一时气不过,照着多宝格重重拍了一巴掌,那实心红木又拍的她手疼,于是她上了脚,却长了记性,只是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

    丫头听见了动静本来要来劝她的,找不着,就快点走,但是人还没有近她身侧,那暗格,就那样毫无征兆的打开了。

    温桃蹊看着左手边弹开的暗格,回头去看连翘,发觉两个丫头面面相觑,也都傻在了原地。

    这书房是专门备给温长青的,平素也不会有什么人来,也就是她,偶尔不规矩的时候,会突然闯进来,可也并不是总来。

    他在书房里留了暗格,这是防着谁?一家子骨肉,在自家院子里的书房,他还要留心防备?

    温桃蹊一口气险些倒不上来,只觉得气血上涌,说不上是愤怒还是震惊过度。

    她看见自己的手微微颤抖着,伸向了那暗格去。

    “你在做什么——”

    书房的门被温长青从外猛然推开来,屋里的人被他吓了一跳。

    温桃蹊尚没能碰到那本账册,脸却一下子就白了,血色全无。

    她瞪大了双眼回过头,看见她大哥周身戾气环绕的站在门口,一双乌黑又明亮的眼此刻却似幽潭,深邃不见底,要把人整个吸进去一样。

    他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狠戾,她瞧得真真切切的!

    温桃蹊心头悸动:“大……大哥……”

    她一向伶牙俐齿,少有这般支支吾吾的时候。

    温长青偶尔虽然也端着长兄的派头管教她,可大多时候都是宠着她的,她也就越发肆无忌惮,在他面前,更是张牙舞爪,不知收敛为何物。

    可两世为人,温桃蹊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温长青。

    那不像是她的兄长,却像是她的宿敌。

    仿佛只要她稍稍走神,他便会带着锋利的匕首冲上前来,毫不留情的扎入她的心窝,一刀毙命,好叫她永远闭上嘴,再没人知道他的秘密。

    然则那一切也只是一瞬。

    温桃蹊定睛再去看时候,他周身戾气化去,眼底的寒芒也尽数收敛,竟在短短一瞬,就只剩下了无奈。

    温长青迈开长腿进门来,两个人分明是有距离的,温桃蹊却下意识又往后缩。

    她后背撞上多宝格,带着身后多宝格动了下。

    温长青一眯眼:“现在知道怕了?”

    温桃蹊紧张的不得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始终是他方才狠戾的模样:“我只是好奇……”

    “过来。”他站在了那里不再往前走,却冲着她摇摇招手。

    温桃蹊没敢动,他也不催,僵持了半晌,她才把心一横,一递一步,慢吞吞的挪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