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绝代仙尊 > 正文 第195章 尸骨未寒争家产
    天已亮,喧嚣的一天开始了,整个绥城被大雾包围,伸手不见五指,连车辆都需要开着雾灯缓慢前行。

    绿洲花园b18栋三单元603室,房门紧闭,整个楼层都安静的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灭门案件,不只是同楼层的住户连夜搬去了亲戚家,连这栋楼上的住户都因为害怕搬出去不少。

    只是在603室内,却有一个人,就站在客厅,看着周围的一切,然后在每个房间走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个人正是段辰,虽然这里已经被警察找过很多遍,可是段辰还是要过来看看,总觉得这里还有什么东西等着被别人发现。

    不得不说,程天德还是比较有钱的,座驾是保时捷,住的房子虽然不是别墅,却是复式楼房,上下各有四间,装修的十分豪华。

    只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安静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地上和家具上的血迹虽然被擦拭干净,可空气中似乎还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

    房间里的物品都已经放到了原来的为止,一些重要的证物被警方带走,小语和颜家老太太带着悲痛欲绝的程飞鹏收拾了一整天,将这里恢复成了原样。

    段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过,毫无收获,正准备离开,突然感觉有些别扭,似乎遗漏了什么东西。

    转过身来,段辰把视线落在了挂在客厅里的全家福上面,那是程天德的家人合影,两个孩子蹲在前面,两位老人坐在中间,程天德两口子站在老人身后,一家六口,看着其乐融融。

    段辰却感觉这幅照片有点怪异,他妻子罗晓芬的脸跟别人的不一样!这是一个很小的差别,因为妻子站在后面,个头不高,又可以向前弯腰,被前面的家婆挡住了半边脸,不仔细去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找了个椅子踩在上面,取下了那个大大的镜框,将它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段辰打开了镜框的后面,在罗晓芬面容的位置,找到了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面放着一张小小的通用内存卡!

    段辰掏出自己的手机,将这张内存卡换上,看到里面有两个文件夹,一个是视频,一个是图像。

    打开图像文件夹,里面有数百张照片,拍摄的时间不一样,地点也不相同,显得很杂乱,可是段辰却在里面看到了不少熟人的脸,霍七福、范仲举、胡金牙……

    视频文件夹里不止有几段偷拍视频,还有一些录音,有些是在仓库里拍摄的货物,像是一件件瓷器或者是铜器,有些是在码头装卸货物的场面。录音中声音很杂,有几段说的还是外语,段辰没有仔细听,把镜框装好,重新挂了回去,离开了这处房子。

    宏发集团大楼,颜家老太太拿着电话,脸色冰冷的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管耗费多少警力,这案子我最多给你一个月,你的人破不了,我就让省公安厅的人过来侦破,如果公安厅的人破不了,我就让国家公安部直接派专案组下来!一家五口啊!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你让我怎么消气?我现在一闭上眼,都是我亲家母血淋淋的样子……”

    “奶奶,您别伤心了!”颜笑语自己都流着泪,走到老太太面前安慰着她,帮她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还有不少人,颜震就坐在沙发上,多年没有抽烟的他,此刻又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想抽两口却受不了那个味道,只是夹在手中,想事情想的愣了神。在他对面,还坐着一对六十岁左右的夫妇,穿着打扮虽然都是牌子货,看起来却比较俗气,都是那种颜色很艳的衣服。

    妇人拿着纸巾擦着眼中的泪水,看着颜家老太太说:“木姐啊,你直接让上面的人下来不就省事了吗?我不相信本地的这些警察!他们能破什么案啊!”

    颜震身边坐着的,正是绥城公安分局的局长黄立恒,听到这句话脸就黑了,看着那妇人说:“罗家嫂子,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咱们绥城警方的破案能力,不比任何人差!”

    妇人撇撇嘴不屑的说:“光会吹谁不会啊?上次我们家二小子车被撬了,偷了三千多块,报警到现在三个月了吧?屁消息都没有,你给我说你们警察破案能力强?笑话!”

    黄立恒气得眼珠子瞪得浑圆,偏偏又没办法反驳,只是扭过头看着颜震说:“颜爷,咱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这件案子,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嗯,交待可能会有,就是不知道要过多久了!有可能是几个月,也有可能是几年,指望着你们这些警察能破案,还不知道要塞多少钱才行呢!现在啊,干什么不是做生意,就算是警察办案都得看在钱的份上了!”妇人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她旁边的男人也点点头说:“就是,不给钱谁帮你干活啊!说吧,这次你们要多少钱?小震是大老板,只要你们不过分,合适的破案费他还是拿得出的,你说是吧小震?”

    “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污蔑警察!”黄立恒怒视着两人,狠狠掐灭了手中的烟。

    颜震也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小语不乐意了,歪着头看着那一对老两口说:“罗爷爷,黄奶奶,出事的可是你们女儿家,对我家来说,是我二舅的关系,怎么算都不如你亲女儿亲女婿的关系近吧?凭什么让我们出破案费?还有,今儿个你们都应该去料理自己女儿的后事,干嘛全来我们这里啊?”

    这一对夫妇,正是程天德老婆罗晓芬的父母,他们原先只是普通的下岗工人,自己做了个小生意,日子过的很是清贫。

    可自从女儿嫁给了程天德,一家人也就水涨船高,日子开始越来越好了,罗晓芬可是典型的乖乖女加扶弟魔,靠着丈夫,确切的说是依靠丈夫的姐夫颜震,给家里捞到不少好处,当然颜震又不是傻瓜,不会不知道罗家在占他便宜,只是这点小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而已!

    “我也奇怪,罗应天,黄春菊,你们俩一大早来这里干什么?等会我们会送飞鹏过去的,用不着你们亲自来接啊!”颜家老太太也皱眉奇怪的问那两口子。

    黄春菊陪着笑脸,看着老太太说:“那啥,我们过来是想跟飞鹏商量点事,殡仪馆那边有二小子和三丫头招呼着,没事!再者那边人多嘴杂的,说话不方便。还有件事就是想过来跟小震结一下殡仪馆那边的存放费,这一天可好几万呢,我们家哪承担的起……“

    小语怒了,瞪着她和罗应天两人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算计过头了?哪可是你的亲女儿和女婿,还有你们的亲外孙女!连这点钱你们都舍不得出?还问我们来要钱?你要的着吗?”

    黄春菊脸色尴尬的看了一眼罗应天,给他使了个颜色,罗应天咧着嘴巴,露出一嘴的大黄牙,陪着笑脸说:“我女儿的钱,我出可以啊,不是还有其他人的嘛,让我出就说不过去了吧?”

    小语气得脑壳疼,愤怒的对他们两人说:“那你想让我们出就说得过去?你说的是其他人,可是你的亲家公和亲家母!人都死了,你们帮着料理一下后事,不是理所当然?你们……”

    “行了别说了,花不了几个钱,我来付!”颜震沉声说了一句,叹息了一声说:“就当是我,最后一次照顾阿德了!”说到这里,颜震的眼圈又红了。

    本来小语还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再给奶奶和老爸添乱,懂事的闭上了嘴巴。

    罗应天和黄春菊却跟捡到大便宜一样,兴奋的合不拢嘴,不过马上想到了这个场合不适合太高兴了,又赶紧闭上了嘴巴。

    罗应天看着缩在一旁沙发上,像一根木头一样的程飞鹏,轻声对他说:“鹏鹏,来,咱们出去说会话?”

    程飞鹏脸色木然的撑着沙发想站起来,颜家老太太却眉头一皱,看着罗应天说:“你看孩子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太对,我就是担心他受不了才把他带回来的,你也别出去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要是把我们当外人,干嘛来跑过来要钱啊!”

    “就是!”小语也不满的瞪了罗家夫妇一眼,扭头对程飞鹏说:“表哥你别动,坐着就行!”

    程飞鹏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一副木然的样子,又坐回了沙发,一动不动。

    罗应天和黄春菊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还是黄春菊开了口,对程飞鹏说:“鹏鹏,我和你外公商量,把你接到车辆厂那边住,以后跟我们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程飞鹏面无表情的说:“不要,我要住我家!”

    黄春菊着急的说:“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在那边孤苦伶仃的,让我和你外公怎么放心的下!听话,去车辆厂那边,你舅舅和姨妈都在那里,几个表弟表妹都可以陪着你……”

    颜家老太太和小语相视一眼,都叹息了一声,不管这罗家老两口多么算计,终究是程飞鹏的外公外婆啊,还是很疼爱他们的外孙的!

    只是程飞鹏现在依然没有自己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对什么都很排斥,依然面无表情的回应:“不要,我就住在我家!”

    “表哥……”小语正想劝劝程飞鹏,就听到罗应天已经按捺不住,对着程飞鹏大骂起来!

    “你是不是傻了?你绿洲花园那边还能住吗?你自己一个人住在那不怕吗?让你去车辆车你就过去,别在这里推三阻四的!绿洲花园那边先让你二舅住上几个月,压压血光灾气,然后找个合适的买家把它卖了!要不然变成凶宅,你白送别人都不要,好好的房子不能卖,那就废了!”

    小语目瞪口呆的看着罗应天和黄春菊两口子,恨不得上前在他们的嘴巴上各扇一个大嘴巴子!

    还以为他们终究是表哥的外公外婆,危难时刻还是有亲情的,却想不到,他们打的,只是二舅在绿洲花园的那套房子的主意而已!

    “你们是不是过分了?阿德一家尸骨未寒,你们现在就要霸占他们的房子?这是属于小鹏的财产!”颜震也怒视着罗应天两口子低声喝道。

    黄春菊板起脸,对他说:“小震你这话就伤人了,我们哪里是想霸占小鹏的财产,我们也是为了他考虑啊!这房子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只能卖掉,否则以后连卖都卖不掉!”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说道:“房子别动,留着有用!谁也不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