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大国名厨 > 正文 第209章 世上最远的路,是乔智的套路!
    琼金已经进入真正的寒冬,温度到达每年的最低点。

    前几日下雪的缘故,天阴沉下来,寒风阵阵,又有风雪欲来的势头。

    乔智从赵长健的资料当中,找到了一个名叫居璨的女大学生,尝试打了个电话。

    居璨接通,音乐学院的艺术生,声音很脆,“喂,您好?”

    “您好,我是顺丰快递,有一份您的快递,需要您当面签收,地址是您的宿舍,请问能下楼取一下吗?”乔智睁眼说瞎话。

    “快递?请问发货方是谁?”居璨问道。

    乔智试图将谎话说得更逼真一点,“署名是汪先生。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我能够放到宿管那儿吗?”

    “请等五分钟。”居璨犹豫数秒,轻声道。

    等乔智挂断电话,胡展骄奇怪道:“你怎么说是汪清给她邮寄东西呢?”

    乔智道:“根据赵长健的情报,汪清跟这个女孩见过不止一次面,所以怀疑她便是那个关键女人。”

    “两人会是情人关系?”胡展骄惊讶道。

    乔智点了点头,“不止那么简单!赵长健查出居璨近两个月前往医院妇产科多次,一种可能是为了固定证据,另一种可能是她怀孕了。”

    胡展骄瞠目结舌,“你的想象力未免太恐怖了。你的意思是,这个女学生企图用腹中的孩子敲诈、勒索汪清?”

    “等见到那个女孩,跟她面对面交流,我们才能知道最终结果。”乔智不愿说没把握的话。

    片刻之后,便看到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带着线帽的俏丽女大学生走出大门。

    她先是朝四处张望,发现没见到快递小哥的身影。

    掏出手机,准备拨通电话。

    “不用打电话了,没有快递,是我们想见你一面。”乔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居璨的反应极快,迅速朝宿舍内折返,被胡展骄拦住了。

    乔智和胡展骄怕事情闹大,但居璨肯定更怕。

    乔智低声威胁道:“如果还想继续完成学业,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就乖乖听我们的话。”

    居璨脚步僵住,表情阴晴不定,眸光躲闪,沉声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汪清已经答应跟我断绝联络,为什么还来骚扰我?”

    居璨猜测乔智和胡展骄的身份,看上去二十多岁,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事情没你想象得那么糟糕。汪先生中午正在洽谈卖他父亲名下的那栋楼,只为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

    乔智现在并不知道居璨和汪清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可以确定,居璨对汪清存有感情,否者也不会能用快递,将她轻易骗到楼下。

    他故意营造出,和汪清很熟悉的感觉。

    甚至让居璨误以为是汪清安排他们来见自己的。

    乔智分析,特殊时期,汪清肯定会跟居璨保持一定距离。

    而居璨又希望和汪清能够随时联络。

    乔智找到了两人之间的裂缝,见缝插针。

    胡展骄从旁观察,乔智像是个精通心理学的诈骗犯。

    胡展骄走到居璨的侧面,经过乔智的提前预判,有意盯着她的腰一阵打量。

    穿着羽绒服的缘故,看不出是否有身孕。

    居璨心情复杂,两人不像是恶人。

    如今是白天,两人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做什么。

    新闻里雇凶杀人或者伤人,在现实生活中毕竟是少数。

    即使有权有势,也不会轻易触犯法律的底线。

    领着两人穿过一条街,抵达五百米外的一家咖啡厅。

    选择僻静无人关注的角落坐下,居璨到前台与服务员点了一杯抹茶拿铁以及点心。

    借此功夫,两人短暂交流。

    胡展骄凑到乔智的耳边,低声道:“这女孩心还真够大的。”

    乔智凝眉沉声交流:“不是心大,而是有一定的阅历。让汪清坠入陷阱的女孩,能简单吗?”

    “你们需要什么?”居璨重新入座,大有反客为主的味道。

    “一杯清茶,一杯芒果奶昔。”乔智与服务员说道。

    等服务员离开之后,居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有点搞不清楚。”

    乔智想了想,道:“能帮你解决问题的人。”

    “我有什么问题?”居璨圆润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现在有麻烦的是汪清,我猜你们应该是他的人!”

    乔智没有正面回答,“你现在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否则不会跟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天。”

    居璨不动声色,“那你说说,我现在遇到了什么问题?”

    乔智笑笑,指了指居璨的肚子。

    居璨表情微变,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胡展骄见乔智跟居璨在打哑谜,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心里有蚂蚁般乱爬。

    居璨跟乔智对视良久,终于轻轻地吐了口气,“你真的能帮我解决问题吗?”

    乔智微微颔首,“至少能比你现在什么都不做,结果会更好。我可以承诺,你至少得到更多的经济补偿。”

    居璨突然红了眼睛,泪水如同珠帘成串滚落,滴在桌面上,“我不要任何经济补偿,只想挽回他对我的感情。”

    胡展骄佩服乔智的推断,居璨果然跟汪清的关系不简单。

    “孩子几个月了?”乔智故意在诈她。

    世上最远的路,是乔智的套路!

    胡展骄突然同情居璨,再过几分钟,恐怕底细会被抽丝剥茧般查得一清二楚。

    “快四个月了。”居璨低声道。

    “你决定将孩子生下来?”乔智不动声色地追问。

    “汪清结婚多年,始终没有孩子。如果我有了这个孩子,他一定能回心转意接纳我。我承认我有野心,违背了当初的协议。但汪清跟我是有真感情的,他跟我说过,不仅会好好保护我腹中的孩子,而且还会一辈子对我好。”

    居璨的话,信息量实在太大。

    乔智听了措手不及,至于胡展骄更是云里雾里。

    “你跟他若是在一起,他老婆怎么办?”

    “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爱情了。现在完全是靠责任和亲情维系在一起。”

    “你是第三者。”

    “那我也是她主动找到的第三者!她现在逼我和汪清,为何不想想,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么愚蠢的决定,明明自己身体很正常,却不敢为汪清生孩子。这样自私的女人,如何配拥有爱情。”

    乔智逐渐梳理清楚头绪。

    汪清和妻子多年没有生育,妻子担心自己生孩子,会影响事业。

    为了满足有个小孩的愿望,便找到了一个女大学生,签署了代孕协议。

    然而,汪清在和居璨完成代孕的过程中,彼此产生了感情,甚至还产生了离婚的想法。

    汪清现在陷入经济危机。

    幕后的黑手极有可能是汪清的两位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妻子和死党。

    妻子在逼汪清做出选择,是选择和居璨双宿双栖,还是一无所有。

    她不仅要榨干汪清在公司的股份,而且还要将汪清父母的资产也压榨干净。

    尽管汪清背叛在先事,但妻子的行为未免还是太过冷血无情了。

    至于整个事情,汪清、居璨还有汪清的妻子,都有各自的立场,没有绝对正义的一方。

    乔智的嗅觉敏锐,居璨无疑是整个事件中,最为孤立无援的那个人。

    她最需要帮手。

    乔智从她作为切入点,选择了最为薄弱,也是最容易切入的环节。

    “我觉得,这件事还得看汪清的选择!或许他并没有那么爱你。”乔智冷静地分析道。

    “不,我怀着他的孩子,他不可能放弃我们娘俩。”居璨有些崩溃地说道。

    “感情是最不可评估的东西,有些人可以为它去死,但有些人仅仅是将它视作调剂品。我不是挑拨你和他的感情,我只是提醒你,如果你能从这件事当中,得到足够的利益,对你而言,才是最合理的。”乔智理性地提醒道,“毕竟你当初能同意代孕,也是有理由的。我看你的家境应当不错,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个有教养的好女孩。”

    居璨陷入沉默,泪水从眼角滚落,“你们究竟是谁?你不是汪清派来的。”

    小姑娘终于反应过来!

    “我再次重申,现在除了我们,你没有任何帮手……包括那个人,也已经很久没跟你联系了吧?”

    乔智猜测那个人,应该是帮居璨和汪清牵线的那个人。

    居璨虽然有丰富的阅历,也有一定的城府,但以她一个人的力量,还不至于能让汪清陷入困境。

    居璨现在的状态不对,她给人的感觉,仿佛断绝了所有的支援,成为孤家寡人。

    所以乔智才有这个判断。

    “等我打个电话。”居璨拨通了个号码,并非汪清的号码,语音显示是空号。

    她咬牙,“我姑且信你们。”

    与居璨聊了足有两个小时,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乔智和胡展骄详细地述说了一遍。

    居璨的家庭原本是不错,但父母在几个月前宣布破产,逃到了国外,跟她彻底失去联络。

    为了学费,也为了维持原有生活品质不变,居璨被迫无奈,选择接受代孕。

    原本打算靠着这笔钱,顺利完成学业,前往意大利留学,未曾想陷入了不可控的漩涡。

    汪清原本也只是打算和居璨培养点感情,没想到从居璨身上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汪清的妻子朱媛很快发现了汪清的变化,于是在公司提前下手布局,不仅架空了汪清,而且还使得汪清陷入财政危机。

    汪清现在需要一批钱,补偿几名股东的损失,从而拿回对公司的控制权。

    目送居璨返回宿舍。

    胡展骄突然同情居璨,“如果被学校发现已经怀孕,那会是什么结果?”

    “成为众人口中的笑话,顶不住压力,被学校开除,或者自己退学。”

    “觉得她活该,又有些同情。”

    乔智在胡展骄的肩膀上按了按,“如果你以后跟汪清一样,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情,我绝对不原谅你。”

    胡展骄没好气道:“我是有底线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呢?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约大家坐下来聊一聊,然后摊牌。”

    乔智摸着下巴,沉思许久。

    居璨没有拨通的那个电话……

    让乔智觉得事情还需要继续深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