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 正文 第205章 我要杀了张扬那兔崽子!
    苏卫国一脸懵。

    “沫沫这孩子在说什么呢?我说的明明是安白喜欢张扬的事...”

    苏卫国是真的懵了。

    “老爸?”苏沫沫又道。

    “呃,我在听朋友说话。”苏卫国悄悄深呼吸,然后又道:“我就是直觉,直觉告诉我,你和张扬有事情。”

    “哇,老爸的直觉好可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父女连心吧。”

    “那个,沫沫,你一直在外地,这张扬在东华,我瞅着他好像挺受欢迎的。我大学一个朋友的女友跟他是大学同学,好像也喜欢他。”苏卫国试探性道。

    苏沫沫沉默片刻,然后道:“爸,如果张扬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那不是张扬花心,你不要误会他。从十六岁起,我和张扬秘密交往了七年,但不久前,因为各种原因,我提出了分手。”

    “分手了啊。”苏卫国暗中松了口气。

    这时,苏沫沫突然又道:“但我后悔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我就回国再把张扬追回来。我已经决定要面对我们两家的矛盾了。”

    她顿了顿,嘻嘻一笑:“嘿嘿,现在有了老爸你的支持,我更有信心了。”

    苏卫国头磕在茶桌上。

    “我要杀了张扬那兔崽子!”

    虽然苏卫国常听人说,自己精心养大的白菜却被猪拱了。

    但苏卫国之前一直并没有什么感觉。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深刻的体会到这其中的郁闷。

    不!

    还有愤怒!

    因为隔壁的那头猪拱了自己养的两颗白菜!

    之前苏沫沫在网综节目里透露,自己的第一次是在十八岁生日。

    那按照苏沫沫刚才所说,她和张扬在十六岁就开始交往了。

    很显然,那个拱了自己女儿的就是张扬!

    不过,这并不是苏卫国如此愤怒的原因。

    “可恶这混蛋拱了沫沫,又去招惹安白。”

    这才是苏卫国愤怒的原因。

    “安白看起来并不知道张扬和沫沫交往过..”

    “我可怜的女儿。我这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有什么罪,你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折磨我的女儿!”

    苏卫国捶胸顿足。

    气啊。

    他现在好想有一把一百米的大刀,然后先让张扬先惊慌失措的跑九十九米,再一刀劈下去。

    这才方解心头之恨!

    “呃,老爸,你那边忙的话,我就不聊了,注意身体,别喝太多酒,爱你哦。”

    随后,苏沫沫就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苏沫沫的电话后,苏卫国猛的站起来,双手握成拳,目露杀气。

    “张扬!”

    就在这时,一群民警走了过来。

    “知道我们找你什么事吗?”一个民警淡淡道。

    “不知道啊。”苏卫国惊讶道:“我犯什么罪了吗?”

    “法院没判决之前,谁都不能说是有罪,只能说是嫌疑。你现在涉嫌敲诈勒索,请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吧。”

    “等等等。”苏卫国顿了顿,指着自己,又道:“敲诈勒索?我?”

    “你是不是让人瑟诱一个男青年,然后意图拍下他的不雅照?”

    “这...但我没想着敲诈勒索啊。”

    “那你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这...”

    苏卫国支支吾吾。

    好吧,严格来说,他虽无敲诈勒索之意,但他的确有用不雅照恐吓张扬的意思。

    也算是,敲诈勒索吧。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种事情,警方怎么会知道?

    最终,苏卫国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冒昧问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受害者报了警。”

    苏卫国:...

    “张扬这货跟我们家果然是八字不合吧!!”

    当苏卫国再次被带到南安区派出所时,潘南风也刚好被押解进来。

    俩人大眼对小眼。

    这时,张扬做完笔录从里面走了出来。

    苏卫国看到张扬,立刻眼里都喷出火了。

    “张扬,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愤怒,毫不掩饰的愤怒,竭嘶底里的愤怒。

    张扬愣了下,他从来没有见过苏卫国这么愤怒过。

    这不是演戏,张扬感觉的到,他的确讨厌,甚至憎恶自己。

    “难道卫国叔根本就不喜欢自己?所以他才会找人瑟诱想栽赃自己?而现在计划失败,他也终于露出他真正的心意了。”

    “呵,原来是这样啊。”

    张扬的心突然有些痛。

    “原来是这样啊。”他内心重复喃然着。

    张扬表情恍然。

    少许后,他看着民警又道:“该说的,刚才做笔录的时候我都说了。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我们只是在玩一场游戏,绝对不存在什么敲诈勒索。”

    一般来说,如果‘受害者’不报案,或者受害人选择谅解,像这种犯罪未遂的事情基本上都不会立案,潘南风和苏卫国估计做个笔录就会被释放了。

    张扬说完,对着苏卫国和潘南风鞠了一个躬,随后就离开了派出所。

    他没有回彩虹公寓,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苏安白。

    他就像一个孤魂野鬼,在深夜的街道上游离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张扬既没有撑伞,也没有用【时间倒流】的异能把淋湿的衣服烘干,任由雨水把身体打湿。

    路边有个露天的长椅。

    他坐了下来。

    抬起头。

    雨水啪嗒啪嗒的砸落在他的脸上。

    凉冰冰的。

    即便是盛夏的雨,原来也是这么冰凉啊。

    这次苏卫国来东华,张扬已经尽全力去讨好苏卫国了,他也一度以为苏卫国是喜欢自己的,然而...

    张扬抬起右手臂放在脸上,遮住了双眼。

    “原来都是假的啊。”

    这时,一把雨伞出现在张扬的头顶,替张扬挡住了雨水。

    张扬稍稍移开手臂,然后看到一张没有什么表情,但却能看出一丝悲伤的女孩。

    艾诗瑶。

    “瑶瑶?”张扬愣了愣:“你怎么在这里?”

    “刚从孤儿院回来,路过这里就看到了姐夫。”

    “哦。”

    艾诗瑶看着张扬,又道:“姐夫,谁欺负你了?我杀了他。”

    她言语平静,表情面瘫如常,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眸里明显已经病娇黑化了。

    张扬微汗。

    “没事,就是,有些情绪波动。成年人嘛,有时候总要有一些情绪需要发泄出来,这也是新陈代谢的一种模式。”张扬笑笑道。

    “哦。”艾诗瑶眼里的黑化逐渐退去。

    她拿出手绢擦了擦张扬脸上的雨水,她的动作细致温柔,就仿佛降临人间的天使一般。

    “姐夫,你的衣服湿了。”艾诗瑶又道。

    “嗯,好像是呢。”

    “要回彩虹公寓吗?”

    张扬沉默着,少许后才道:“今天,不回去了。”

    艾诗瑶抬头看了看,然后又道:“附近有一家酒店,我们去开个房吧。”

    “嗯。”

    张扬随后突然反应过来。

    “我们?呃,应该是瑶妹的口误吧。应该开了房,瑶妹就会回去了,刚好附近有回学校的公交站牌。”

    随后,张扬和艾诗瑶一起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