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霍少的契约甜妻 > 正文 第130章 护着她
    李家和许家的人除了李太太和许太太来了就没有人了,是许晚特意嘱咐了两位前负责人,现在把b城跟南区落下的经济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补偿上,否则他们一样会被商业纠纷的头衔被被法庭传召。

    李太太是答应了许太太给她还给许氏的钱,许太太才把地址说给了她。只是那是两个星期后了,李坤已经被转移到了法院来了,这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到儿子,一看见他在轮椅上就哭着说:“许晚你太狠了!”

    她微微蹙眉,她的律师就申请将这人以喧哗扰乱法庭为由赶了出去,许太太见状只好闭紧了自己的嘴。

    一审的时候,许晚并没有把所有的资料呈交上去,因为她想看看这两家在最后关头还在打着什么样的如意算盘。最后却发现自己是想多了,所以在三天后的二审开庭后,法院直接敲定了两人的罪。

    “故意伤人罪,蓄意杀人罪,经济罪等等,”许晚此时坐在霍家客厅的沙发上,霍老太太听着她讲着在法庭上李坤合许峰被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

    法官敲定的时候,许峰和李坤差点从轮椅上瘫软的滑落下来,而李太太和许太太在休庭之后直接冲上来抱着自己的儿子。

    许晚冷笑着看着两对母子‘患难情深’的样子,没有说话就要离开。李太太不甘心,冲上去就要打许晚,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霍斯年挡住,狠狠的将她推到了一边。

    “许晚你不得好死!”

    这样的诅咒不是她第一次听到了,这一次她却是被霍斯年护在怀里,在散庭的混乱中出了审判庭。

    霍老太太听到她提起了霍斯年护着她出来,笑的眯着眼睛说:“斯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看不得你受欺负。”

    话毕,许晚低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许晚被绑架,霍斯年出手相救的事情是在这之后才传了出来。而这次的处理方式让许晚受到了一些褒奖。

    “许氏总裁魄力十足挽救许氏”

    “霍氏和许氏之间的秘密关系”

    “许晚智斗歹徒,拯救霍总裁”

    “......”

    看着这些丝毫不如实编写的新闻,许晚难得在自己上了新闻的时候笑了出来。只是在这之余,她让白璇给各个设有许氏负责点的地区发了通知,短短一句话却让各地负责人坐不住了。

    “不要用贪婪的心试探许氏的魄力。”

    白璇听着她说出这句话不禁笑道:“没想到许总放起狠话来也挺厉害的。”

    许晚挑眉道:“只是放狠话的时候厉害?”

    她笑出声道:“什么都很厉害。”

    因为这一次的举动,许晚发觉几个地区的负责人在新的季度开始的时候收入利润预算目标竟然比以往多出了一倍,知道他们是想借机补上以前的数额,但是她还是有些惊讶,一边惊讶这么多地方都由贪污的情况,而且数额不少;一边让白璇跟着法务组去彻查了这些人。

    因为胜诉和赔偿,霍氏提前提供的下个季度的资金又回来了,启动项目的同时还剩余了不少。

    许晚心下喜悦。

    林子颜看着这些报纸还有手机新闻上的这些褒奖许晚,还有跟霍斯年扯上了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她从未放下的嫉妒心又更加的跳动的剧烈了起来。

    想到上一次韩知宸与她之间的事情,她又联系了韩知宸。

    而自从上次之后,韩知宸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联系过许晚了,他接着出国散心的机会让自己对她的情感淡然一些。

    刚刚回国没几天的他就看到了跟林子颜看到的同样的新闻,一边是担忧一边是松了口气她没有出什么事情。而接到林子颜的电话却是意外的事情。

    一接通电话,林子颜就恶狠狠道:“你在哪里?许晚对于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吧?不然你就这么放弃了还让霍斯年有机可乘了。”

    她是故意提到了霍斯年,是想让他被激怒。

    韩知宸听到霍斯年的名字时眼中果然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只是他不想再跟着林子颜一起祸害许晚,便冷声说:“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好还怪别人么?就算霍斯年真的喜欢许晚也是活该。”

    林子颜想激怒他不成,反而自己被激怒了,她破口大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这么说我?果然跟许晚有关系的人都是这种东西,我还以为你有多有毅力呢,看样子也是没有种的人。”

    他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不想跟她过多纠缠的韩知宸把林子颜的联系方式拉进了黑名单中。

    而林子颜被挂断了电话,生气的将手机扔在了地上。本来她已经拉下了脸跟他联系想继续跟韩知宸合作,让他带着许晚滚的远远的,可是这个办法看样子是行不通了。

    一旁的佣人赶紧递了一颗‘糖’给了她,说:“小姐别生气。”

    丛伽吩咐过家里的所有佣人,只要看到林子颜的情绪不稳定了就给她吃这种药。林子颜狠狠的拍开了她的手骂道:“滚!”

    佣人无奈只好捡起了包着糖纸的糖果走开。

    她不能看着许晚这么得意的样子!

    霍斯年身上的伤痕都结痂完了,已经开始慢慢退落了,许晚见状就松了口气,觉得距离自己离开霍家的时间不远了。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在两人下班回家吃过晚餐之后,他在浴室待了一个小时才出来。而原来已经结痂了的伤疤被水泡软脱落了下来,然后又渗出了血迹。

    许晚见状不厌其烦的给他上止血药,但是面上却是不耐烦的神色说:“你能不能爱护自己一些?我都替你肉疼。”

    霍斯年在她低头看不到的时候勾起唇角没有说话,等到她起身放下药箱,他将她揽入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