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 > 正文 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大功?
    震惊!林延寿居然立功了!

    这样某平台震惊部的消息,可谓一瞬间出现在林延潮的脑海之中。

    这一刻,林延潮仿佛看见林延寿淡然地对自己道:“吾弟勿惊,先擦擦茶水,一惊一乍的,没地让别人看了笑话!”

    林延潮深感其中有什么事情不为自己所知!

    但见楚大江这个样子对于林延寿此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林延潮也想‘家丑不可外扬’,于是就先放在一旁。

    “末将先行告退!”楚大江也是连忙起身向林延潮告辞。

    林延潮道:“也好,那吾兄现在何处?”

    “胶州知州已是报功!经略大人的兄长应该正在排期等候经略大人的接见!”

    林延潮点了点头,等楚大江告退之后,当即对陈济川道:“拿文簿给我一看!”

    陈济川称是一声,当即将官员接见的文簿呈上,但见胶州知州的排期已是到了第三日,其中接见名单中有胶州营指挥同知,还赫然有把总林延寿的名字。

    林延潮心知胶州当地有一个营的人马,原先称作即墨营,现在就是胶州营。即墨营管辖安东卫、灵山卫、鳌山卫、大嵩卫共四个卫和石臼、夏河、胶州、浮山、雄崖、海阳六个千户所。

    林延寿系胶州营的军官。但胶州并非备倭第一线,所以排得较后。

    林延潮想了想道:“之前可听说甄府或者家里来信说兄长立功的吗?”

    “那倒是没有。”

    林延潮道:“若兄长真立了军功恐怕早就传入我的耳中,此事怕是有蹊跷。将胶州知府报功提至明日,我要亲自看看!”

    “是。”

    次日,林延潮于行辕之内坐堂,官员们依次参见后,林延潮叮嘱了几句备倭的话,然后即是官员单独相见。

    林延潮接见完莱州知府,陈济川向林延潮点了点头。

    随即下面的人道:“传胶州知州,胶州营指挥同知!“

    话音从行辕外高高低低的传来,官兵们是一个接着一个朗声相传!十足的封疆大吏的架子!

    不久一文一武两名官员来至堂上,文官清瘦穿着青色的官袍,而武官没有身穿铠甲,看起来反而比文官更文秀。

    二人一并道:“胶州知州纪明(胶州营指挥同知尤赏)拜见经略大人!”

    林延潮点了点头道:“听说你们这一次立了大功,到底如何仔细说来!”

    胶州知州纪明当即道:“启禀经略大人,下官在本月初五接到胶州营指挥同知尤大人的禀告,说于胶州老宋湾发现倭船浮海而来,计有战船十余艘,下官闻之后一面令尤大人谨守海上,另外连夜率州内民壮弓手两千余赶至海边与倭寇接战……”

    “当时旌旗遮天蔽日,喊杀声此起彼伏,刹那之间双方杀得是你死我活,血流成河啊!下官在岸边督战,而指挥同知尤大人,卫千户马松,把总林延寿是奋勇争先,与敌短兵相接,戮战了一日一夜,全赖皇上的天威,经略大人的运筹帷幄,我师大破倭寇……”

    “……计缴获两百五十料倭船一艘,倭酋一人,贼三十七人,生擒三人,倭器刀剑火铳五十余件,其中把总林延寿身先士卒,身中十余箭,仍是死战不退,并手刃五名从贼,实可歌可泣啊!眼下已写作报捷文书,还请经略大人过目!”

    林延潮坐在一旁,默默听了一遍,然后向一旁尤赏问道:“尤指挥,纪知州所言属实吗?”

    “属实,完全属实!纪知州所言句句是真!”

    林延潮点点头道:“倭寇首级及生俘倭贼在哪里?”

    “已在堂下!”

    林延潮向身旁吴幼礼点了点头,对方当即走下堂去。林延潮然后问道:“抚院看过吗?”

    “已是审看过了,说都是真倭!”

    林延潮点点头道:“斩获这么多首级,还有缴获倭船一艘,说起来是大功一件。但越是大功越是谨慎也不为过,两位可否明白(明白,明白,下官明白)?若是真倭,本经略当核册缴部后,再为两位向皇上请功!”

    二人闻言都是大喜,立即道:“下官愧不敢当,一切全仰仗皇上天威才是!”

    林延潮笑道:“皇上的天威自当仰仗,但也离不开前线将士的出力啊!”

    说话之间,吴幼礼已是回到林延潮身旁耳语道:“老爷,我已经全部看过首级容貌牙口,确实是真倭丝毫不假!但是……但是每个倭寇都是甚是面黄,而且观其切口,似乎是死后才割下首级!”

    林延潮闻言略有所思道:“好,退下吧!”

    两名官员见吴幼礼与林延潮说了好一阵的话,都是相互对视一眼。

    但见林延潮笑了笑问道:“既是如此一场血战!那么我军伤亡几人?”

    “阵亡七人,伤十五人!”

    林延潮点了点头道:“也折了几位勇士,至于那些首级确实是真倭!”

    二人闻言都是松一口气,胶州知州纪明道:“启禀经略大人,既看过是真倭,那还请兵部下论断,到时也好为有功将士请功啊!特别是把总林延寿真是勇将啊!”

    “哦,如此勇将,本经略岂可不见,他在哪里?”

    纪明道:“正候在行辕之外!”

    这就是演戏演全套吗?

    林延潮笑道:“哦?这样勇冠三军的猛将本经略倒要看一看!传他进来吧!”

    兵卒通传!

    一声又一声喝令之后,但听行辕外传来一阵铠甲的铿锵之声。

    林延潮仔细看去,但见林延寿穿着一身金漆山文甲,威风八面的从辕门外迈步走上大堂!

    这山文甲最少有好几十斤的分量,林延寿居然能穿着走进大堂,这一幕看得连林延潮也有几分不可思议。

    林延潮看着林延寿,笑着对左右道:“他与本官名字只有一字之差,说来真是好巧!”

    笑声传开后,林延寿已是上堂,向林延潮抱拳道:“末将见过……见过经略大人!”

    林延潮笑而不语,至于那两名官员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兄长,别来无恙啊!”

    林延寿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纪,尤二人面上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什么?把总居然是经略大人的兄长?”

    “死罪!死罪!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没料到弟弟是文状元,而是兄长是武状元,真是文武双全啊!”

    纪,尤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吹捧起来!

    林延潮笑着问道:“本官也是刚刚知道兄长在胶州立下如此大功!还是要多谢两位照顾了。”

    “不敢当,不敢当!”

    林延潮问道:“兄长怎么会去杀敌?”

    林延寿道:“当初到了登州后,我在文登营闲得发慌,于是托人转到了胶州营,从属于捕倭军。”

    胶州营是京操军,屯田军,城守军等等,唯独捕倭军,是隶属于募兵的范畴。

    林延潮道:“这也是机缘巧合了,两位,我记得朝廷叙功,斩倭首贼一级,升实授三秩,不愿者赏银百五十两。从贼一级,授一秩。汉人胁从一级,署一秩。”

    “这封赏十分是太丰厚了,反观内地反贼,以成化十四年例,不过六级升一秩,至三秩止,幼男妇女及十九级以上与不及数者给赏。”

    “你说吾兄长阵斩五人,最少也要升授两级吧!”

    纪,尤二人都是笑着道:“应当的,应当的。”

    林延潮道:“兄长我记得你还是百户衔吧,百户升一级就是副千户,副千户再升授一级就是正千户,恭喜兄长,马上就要升千户了!”

    听着林延潮这么说,纪,尤二人脸色反而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林延潮看向这二人道:“眼下备倭是朝廷第一大事,两位逢此之时,立下如此军功,一个运筹督阵之功是少不了了!”

    “不敢当,不敢当,全凭经略大人的金口!”二人额上已满是大汗!

    林延潮点点头,然后看向林延寿道:“兄长,听闻你身中十余箭仍是死战不退,弟十分钦佩,不知可否让我当堂看一看你的伤口?”

    林延寿红着脸道:“经略大人,这就不必了吧!”

    “诶,不验伤如何酬功?”

    “铠甲在身,不合适!”

    听林延潮这么说,林延寿十分坚决。

    林延潮点点头道:“那也好,不必看了。”

    林延寿顿时松了口气。

    林延潮走回堂上,然后看向林延寿正色问道:“既是不让验伤,那么这一战我军伤亡几人,你总该知道吧!”

    林延寿抬起头,听着林延潮的口吻,就是再迟钝的人听着他的话,也能够听明白他言语中的意思。

    林延寿看看一旁的纪,尤二人正不断的试汗,已是有些连站都站不稳了。

    “把总,到底伤亡几人?”

    林延寿支吾:“伤亡……伤亡……不曾伤亡一人!”

    纪,尤二人身子一下子都软了下来。

    林延潮拍案喝道:“到底实情如何,还不如实道来吗?”

    纪,尤二人亲口承认,原来倭船是真的,倭寇也是真的,但是不是他们亲手缴获的,而是在海上遇到风浪误至胶州了。

    而倭船因在海上漂泊太久,淡水食物早就耗尽,所以船到胶州时,人已死了大半,至于胶州当地官府就顺势将此变成大功。

    ps:明日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