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水浒任侠 > 正文 2141章 出征打仗,竟携家带口?三重飞石的恐怖
    正文

    齐朝诸路兵马挺进过伊犁河谷地,西辽方面损兵折将,接连溃败,也只得不断收缩防线。而齐朝先锋军旅,距离西辽国都虎思幹耳朵临近的亦思宽(后世吉尔吉斯斯坦东部伊塞克湖)地界,也不过百来里地的路程。

    西辽大军如今战略局面上虽然处于一味被动挨打,只得苦苦支撑死守的颓势,也仍会有些附从部落游击袭扰各支挥师挺进的齐朝军旅。此时也正有齐军经过的一处斜侧丘陵的坳口当中,有依附于西辽的葛逻禄部纠集军马会集,又突然向齐军中一支轻骑部曲发动袭击。

    然而这汇集了葛逻禄几部头人所率领的军马赶巧不巧,正挑着敌军部曲下手,这当真也可说是捅了马蜂窝了

    但听得青銮铃清响、马儿长嘶,一匹青骢玉勒宝骑飞走四蹄轻,矫健的身形于杀声喧嚣的乱战图中穿梭着。而骑在青骢马上的那员青壮小将头戴兜鍪上撒的那一团青缨迎风摆动着,他身上披覆着轻甲绰一杆出白梨花枪,方自将一员奔杀至近身处的敌骑搠翻下马,眼见面前又有个面目狰狞的大汉袭杀而至,这小将探手往腰挎的锦囊当中,石子骤然飞动似流星,当即砸中那骑将眼眶,也教那厮吃痛而跌将下了马去。

    这小将的眉宇形貌、衣着扮相,乃至飞石绝技都与梁山没羽箭十分酷似,正是张清与琼英之子张节,也如关铃、魏胜等军中后起之秀一般,于学有所成时也奉调令至西域磨砺,如今正调拨至自己父亲张清帐下暂做得个哨骑马军指挥使,担负游哨探径军职,也正与他父亲当初出征之际时常司掌的职责相似。

    如今统领的四五百轻骑军马,却在西辽方面更为熟悉的地势下遭遇伏击。张节当即奋起厮杀,还不忘本身职责,亲自统领麾下弟兄掩护几名轻骑快马加鞭的前去报说军情,向本部大军报效此处有大批敌军出没。

    虽然如今张节所统领的哨马轻骑也都以善战的老兵为主,彼此间配合默契,作战时杀伐狠辣,也绝非寻常军卒可比。然而借助地利隐藏行迹的葛逻禄诸部暂时人多势众,利箭激射如雨,又如同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骤降射来,不少轻骑被箭簇射中,也不免死伤枕籍。

    张节又拼命的挥枪拨落激射而至的利箭,眼见斜侧坳口又有众多敌骑如决堤的洪水般涌杀出来,也正截住了他的去路周围战马奔腾、寒芒雪亮,张节狠狠咬了咬牙,只得拼死力战,虽然他的马战枪法已经不输于他父亲张清,也以飞石手段接连打翻五个敌骑坠马,可到底因为临阵的阅历浅薄,张节还尚无法似他父亲张清那般把飞石打将的时机拿捏得敲到好处,更兼如今这等形势之下不免心慌手乱,也不免是险象环生!

    在此伏击葛逻禄众部军马,不敢去攻击齐朝主力大军,他们的目的就是尽可能袭击敌军哨探部曲,或是迂回袭扰敌方辎重车仗,以此来拖缓齐朝诸部军旅往虎思幹耳朵侵攻的势头。

    张节自也很清楚就算如今己方大军如今占据绝对的优势,可毕竟战事凶险,只要身处于战场之上就难保战事丧命的不会是自己,眼见周围越来越多的轻骑军健在敌军的围攻之下先后坠马倒在了血泊当中,张节面色决然,单手绰枪,又往腰挎间的锦囊探去,看他面色神情,心中似乎也已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

    然而张节方自又甩手打出个石子将数十步开外一员敌骑击翻坠马,并竭力收拢麾下残部哨骑之际,他蓦的觑见北面烟尘滚滚,一彪军骑狂奔疾驰,也正往这边战团奔涌过来。张节见状虽然惊喜,可也难免有些讶异,阿爹统领的本部军马距此尚还有一段路程,这援兵怎会来得如此之快?

    然而当驰援杀至的军马也开始与葛逻禄诸部军骑来往擎弓对射之际,张节但看见统领那一拨马军的将领竟是金钗插凤、掩映乌云,铠甲披银、光欺瑞雪的扮相,他脸上神色顿时变得十分复杂了起来,口中也不禁叹声念道“娘亲果然又是恁来了”

    本来马战戟法也使得纯熟,也有百发百中打飞石绝学的琼矢镞琼英,在生下张节后安心做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然而多少年来的性情使然,她马战本事与飞石绝学也未曾全然撂下。直到自己的孩儿也到了须亲赴沙场的年纪,本来冰雪聪明、跳脱伶俐的芳华少女早已身为人母,却因舐犊之爱心切,总是记挂自己的爱子沙场征战要吃苦,更让琼英寝食难安的是她也很清楚张节也难免于厮杀中会有个意外,所以琼英也忽的决议再度出山,与自家夫君一并参赴征服西域诸地的战事当中,好歹须自己看觑着爱子张节才能心安。

    偏生张节恁般年纪的青壮,也正是对慈母嘘寒问暖、碎碎念叨等宠爱举动相对排斥的时候。母亲本是方今陛下义妹,也是金枝玉叶的公主身份,如今却纡尊降贵的跑来生怕自己苦着累着,还生怕出征厮杀时有甚意外,如此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俺却不要面子的?以后在军中还如何与同僚袍泽相处?

    张节倒能和他老子张清统一口径,毕竟大好儿郎要在沙场上建功立业,绝不可贪生畏死,哪次战事不须耽着些凶险?而琼英就像那等在少女年纪也会调皮捣蛋,可是做了人母之后面对排斥自己关爱的儿女,却也仍会默默付出守候的母亲一般,在军中她明面上也尽量少与张节问长问短,免得要在军中将士看了耻笑。然而每逢张节统御哨骑军马探径查探周围敌情地势之际,琼英也会知会他夫君相公再调拨一部军骑,悄然跟随在张节所部轻骑几里开外的位置,而默默守护的自己的孩子

    虽然张清觉得战争时节,琼英如此爱护他们儿子的行径有些过了。可是自从他与琼英这对佳偶天成的金童玉女成婚之后,在外统军领兵身为将主时固然能说了算,但在家中涉及到如何照养关护他们的儿子张节之时,张清基本上也没甚么发言权。

    然而却不想今日张节率领斥候哨骑遭遇敌军伏击围攻,一时战况险急,却是疾赶报信的快马先撞见就在后方不远处默默相随的琼英,得以对张节所部轻骑立刻施以援救。随后报讯轻骑也终得返回大军本部报急,而张清待听闻过琼英、张节娘俩已然与西辽伏击的军马交锋厮杀,连同身旁一众将官都炸了锅。当即恚怒火起,又忿又急的张清一脚蹬翻了桌案,与金节、叶清等一众将领立刻点齐军马,三军齐动,诸营将士尽皆催马提刀、杀气腾腾的疾驰涌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