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狂宠全能废柴妃 > 正文 第1891章 接连碰壁!
    正文

    她像是一只破布娃娃狼狈的摔在台上,被妖凌恶劣的拖出了一道血痕。本是严肃的加赛,却出现了这样戏弄的场面,大家心里想笑,却又莫名的笑不出来。

    “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临天阵营的‘真面目’!哼,不堪一击!”

    妖凌示威般的扫视了一圈,把手中捏紧的长鞭又缠了两下,让宋甜在众目睽睽之下像只狗一般的打了两转。之后,这才居高临下的嘲弄道。

    原本憋了一肚子火气的七族子弟,此刻见宋甜如此丢脸,得意的嘲笑了起来。

    “可不是蝼蚁吗?只有蝼蚁才和狗一样在地上爬呢!”

    “什么临天阵营,在我们七族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现在没你们临天什么事了,睁大狗眼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吧!”

    憋了这么久的火,好不容易才得了发泄的机会,七族子弟眉目冰冷,口中之言更是轻鄙至极。

    白纾芸等人看着在台上被当众羞辱的宋甜,眼神都跟着变了!

    “怎么样小贱人,我就给你一个认输的机会好不好?来,认输啊!来啊!”

    妖凌满脸轻鄙的看着毫无抵抗之力的宋甜,假仁假义的故意道。

    再看宋甜,此刻她的眼里没有任何焦距。

    她并没有注意到周围弟子的哄笑声,更没有听到妖凌的羞辱之言。当对方一出手,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输!

    她要输了,她输了的话,其他人肩上的责任就重了一分!

    临天阵营一共不过二十一人,他们输不起的!

    不!她不想拖累大家,绝不!

    她不要再成为累赘。当年,就是因为自己的弱小。所以,才让夫君给杨威杀了,自己难逃被玷污践踏的命运。

    是芸儿老大帮她报了血仇,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如今,她再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宋甜的心中只有这个念头,她艰难的抬起脸,死死的盯着妖凌得意洋洋的脸。

    她不在乎被当成狗一样的戏耍,只要能打倒眼前之人!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就在妖凌洋洋得意时,她拖着身体在比试台上挪动着,一点点的靠近了他。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向我求饶了?那么,就给我去死罢!”

    妖凌的嘴巴张张合合,直到他发泄的够了。这才一脸无耻的道了一句,欲给宋甜最后一击。

    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宋甜竟然不知何时挪到了他脚下。就在妖凌抬手时,她空洞的眼却忽而动了。

    众人就看到宋甜猛地从地上仰起头,狠狠咬住了妖凌的右手!

    几乎瞬间,妖凌感到了一股钻心的疼痛。她凶狠的盯着妖凌,即便实力上无法相比,依旧不愿退后半步!

    大家都被她不要命的举动给骇到了。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长相柔弱清秀的宋甜,竟会有如此狠绝的眼神。

    “啊啊,真是和畜生一样的小贱人!”

    妖凌没想到,被压制住的宋甜竟会用这等方式反击自己。剧痛袭来,他想也不想便用力的甩甩手,把她整个人甩出了老远。

    碰——!

    就听到一声巨响,宋甜像是秋风中的落叶般被扫了出去。血迹斑斑的后背直接撞上了围栏,最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临天阵营宋甜对战妖族妖凌——妖凌胜!”

    台上的公证人立刻宣布了比试的结果。

    妖凌一出手时就后悔了。被宋甜突然一咬就忘了分寸,让这贱人逃过了一死,真是让他心中不甘!

    不过,看着周围弟子的敬畏眼神,妖凌想着宋甜低微的实力,很快就恢复了骄傲得意。

    竟……是一招秒杀!

    周围的弟子都愣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来,被眼前这一幕深深打击到了。早在纳兰容若出现时,他们像是进入了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

    他们无法接受自己一心追逐的目标,其真正实力竟是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刚刚看着妖凌随意一出手,就把淘汰掉了纳兰玉仙的宋甜打成重伤。

    上一轮临天的不败神话是如此脆弱,被妖凌轻轻一击便彻底粉碎了!

    看着高高在上的妖凌,众人心里的无力几乎要把仅剩的希望都湮灭。

    “宋甜!”

    白纾芸根本没在乎输赢,看着宋甜软软的倒下。她立刻赶到了宋甜的身边。

    宋甜清秀白皙的小脸被刺眼的鲜血所掩盖。妖凌出手不可谓不毒辣,她身上的筋骨都碎裂了大半。

    “芸儿……老大……大…家……对不起…我又……拖累了……你们。对…不……起……”

    宋甜艰难的睁开了眼,身体是那样的痛,痛的几乎没有了知觉。可她的手指无意识僵硬成了拳,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

    这一刻,白纾芸的黑眸冰冷了下去。拓跋烨和寒莫白等人也是满眼的狂怒。

    白纾芸没有言语,只是默默把宋甜身上的伤口仔细的料理了一番。之后,冷冷的看向了七族。

    好一个妖凌,就因临天造成了威胁,便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打击宋甜!七族虽然底蕴实力极强,但就这样的心胸度量……

    天域七族,也不过如此而已!

    “宋甜,你放心。既然承你叫一声老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白纾芸安顿好了宋甜,站起身子凝视着她苍白病态的小脸。淡然的神色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股凌厉逼人!

    她身后的众人也是跟着轻轻点点头。七族,你们如此羞辱,他们临天阵营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瞧瞧白纾芸一脸愤怒的样子?真是难看!她也不看清楚,他们临天阵营那些蝼蚁,很快就和宋甜一个下场了!竟然还敢装模作样!”

    好不容易扳回了局面的七族,见白纾芸他们一脸气势汹汹的样子。毫不放在眼里的嗤笑一声,口中更是极尽羞辱之能。

    “身为蝼蚁,就该认清自己的位置!”

    “哈哈,那些下界飞升的仙者,在我们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四族子弟纷纷出言附和着,再不掩饰内心深处的轻鄙和不屑。

    此刻,另一个比试台上,瑾瑜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

    瑾瑜这一次的对手乃是妖族的妖行。和上次一样,他拎起双锤就冲了上去。

    轰轰轰轰——!

    瑾瑜只有一个信念,必须把对方烙倒。双锤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一次次向着妖行轰去。在邪魔空间锤炼数年,再加上学院比试的几番磨砺,瑾瑜的战斗经验十足。现在他手中的双锤也是越使越顺手。很难想象,这样笨重的双锤在瑾瑜的手中竟能灵巧到这种

    地步。

    然而,妖行面对锤子男瑾瑜的疯狂进攻气定神闲的很。对面攻击有多快,他的身形总要强上一分。

    面对瑾瑜的强力进攻,妖行却以强大到逆天的控制力,发挥到了极致的闪影,相比寒莫白的利落华丽不逞多让。不浪费一丝力气,就让对方的进攻全数落空了。

    众人越看越心惊,瑾瑜的进攻胜在执着凌厉,他的疯狂甚至能影响对方的发挥。这一点,在大家心里一直是他最强大逆天的独特之处。

    然而,现在放在妖行的面前仿佛成了一个蛮干的小孩般,竟然被破解的如此简单。

    那这妖行的实力,也可想而知了。进攻了许久,连一下都没打到对方,瑾瑜心里也有些憋屈。他何尝没看出来对方是在故意戏耍自己呢?自己的金属性力量,对上这个妖行似乎也没有了效果,这让瑾瑜心

    中不解又难受。

    “你这锤子怎么挥的和没吃饭似得?本大爷有的是力气陪你玩呢?”

    妖行明摆着故意戏耍瑾瑜,这才给了他无数的机会进攻。看着放慢了进攻的瑾瑜,他甚至还一脸嫌恶的挑衅对方了。瑾瑜本就是一个直性子,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在故意挑衅。但他除了主动进攻这一个优点外,再没有别的出彩之处。芸儿老大曾经说过,若他有一日能把进攻发挥到极致,

    进攻就是他的防守!

    瑾瑜心中懵懂,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无条件相信老大!

    稍微喘息了两下,瑾瑜扬起双锤又冲了上去。即便周围的弟子们开始嗡嗡嗡的议论嘲笑,他双眸依旧认真灼热,每一次的进攻都是那般不遗余力!

    “哈哈,果然是个傻逼,敌人的话你也相信?真是活该被淘汰掉!”

    妖行看着瑾瑜一次次进攻,依旧是一脸漫不经心,讽笑一声。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恶意了起来。

    玩到现在,也算是玩腻了。

    “喝——!”

    瑾瑜发现这妖行居然停住了,想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这个妖行不同于他所遇到的其他对手,他的身形就没有定下来过,连一丝破绽和机会都找不到。

    如今,好不容易才看到这么一个间隙,他岂会放过。

    爆发性的肌肉在这一刻迅速的积累起了强大的力量。看上去笨重的双锤更是以极快的速度挥向了妖行。妖行却没有退后,唇角勾起一丝冷。他忽而抽出的自己的长剑,对着瑾瑜轻巧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