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心动 > 正文 第127章 两位岳母的区别
    第127章

    两位岳母的区别

    秦沁好奇地看着齐眉阿姨,这个阿姨是妈**好朋友,秦沁可喜欢她了,因为每次秦沁去妈妈工作的地方玩的时候,妈妈都是很严肃的样子,齐眉阿姨却笑眯眯的,挺喜欢秦沁来玩,秦沁最高兴的是,齐眉阿姨说那里有个沁园,是小叔叔送给秦沁的,齐眉阿姨可是很认真地把沁园弄得漂漂亮亮的了。

    秦沁不知道沁园是什么意思,可是她认得那个“沁”字啊,班上很多同学都不认识,总以为是个“心”字,有自己的名字在上边,又是小叔叔送的,秦沁走进去都是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

    齐眉阿姨在哈哈大笑,她笑什么呢,为什么秦沁说妈妈和小叔叔吃舌头,她就这样笑呢?

    齐眉笑的肚子痛,想想李淑月和秦安那一板正经地和她说谎,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清白,却被孩子无意中一下子揭穿开来,看着两个人僵硬的脸色,渐渐发红泛热,齐眉越发觉得有意思了,虽然说小叔子和小嫂子之间的暧昧应该是常事,可现实里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特熟悉的那两个人,齐眉还是隐隐觉得有些刺激,难道人的潜意识里都是有些破坏lun理纲常的叛逆存在?

    秦安和李淑月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慌慌张张地移开了,竟然心跳脸红的厉害,算是**被抓了吗?可他和她都知道,齐眉肯定把两个人的关系想的比事实不堪许多。

    齐眉看了看秦安和李淑月,这不明显的是心虚尴尬难堪感觉羞耻的反应吗?还有什么话说?

    齐眉倒也没有要取笑人的意思,只是缓缓地走出房门,拿着沙发上的包,就准备离开这里了。

    到哪都当电灯泡?齐眉叹了一口气就去拉门。

    李淑月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出去拉住齐眉,红着脸说道:“你上哪啊?”

    “我还在这里干什么?刚才还说要帮秦安推一把,秦安说我闲操心,果然是闲操心……秦安难得有闲天天呆家里,我明白的,有个男人一直在家的感觉,谁也舍不得被人打搅了是不?”齐眉虽然和唐谦行一直在一起,可唐谦行的工作也确实很忙,就算是原来在青山镇和丰裕县,有时候唐谦行下乡工作,经常就在老乡家里吃住,一去几天是常事,丰裕县和青山镇这种地方民风彪悍,和政府工作部门和人员对干是常事,事情闹大点他就要出面,齐眉也挺期盼着唐谦行能有不上班天天呆家里给她看着的日子。

    “不是你想的那样。”李淑月的声音格外的柔弱无力,心虚的很,感觉要是自己是齐眉,听这人这么说,也压根不会相信。

    “不是我想的这样,还能是哪样?淑月,你再遮遮掩掩,那可不够朋友了。你还怕我齐眉到处说道不成?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齐眉有些生气地说道,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还不承认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真不是……你先别走,今天晚上我和你说。”李淑月挽着齐眉的胳膊恳求道。

    “真不是?”还有什么内情不成?齐眉有些动摇了,毕竟李淑月都说了要和她说清楚的,李淑月总不至于和秦安再编个什么秦沁都不相信的故事来糊弄她吧。

    “好吧,那我今天就不走了,等着听你说怎么一回事。”齐眉还是坐了下来。

    李淑月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齐眉要就这么走了,那就好像她和秦安的事情已经完成定论了似的,等于是迈过了最后的坎,李淑月可不知道等齐眉走了,怎么去面对秦安,是尴尬,还是更加暧昧,又或者兼而有之?

    至少现在齐眉在,李淑月和秦安不至于对望一眼就只会脸红,还可以借着都需要向齐眉解除误会的需要消除这份尴尬和难堪。

    下午齐眉一直在,秦沁在秦安床边做作业,除了给秦安送水,李淑月都不好意思再多进秦安的房间了,齐眉就一直在那里揣摩着,越想越有意思,这小嫂子和小叔子出事是迟早的事情,可秦沁说的那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着李淑月还有话说?

    不一小会,叶竹澜和孙荪又来了,这次一块来的还有匡咏梅和仲怀玉。

    匡咏梅提着的是水果和营养品,仲怀玉却小心翼翼地提着一大陶罐子的汤,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在她走进来的时候就传遍了整个房间。

    打了下招呼,两个小女孩和两个妇女走进秦安房间去了,等李淑月泡了茶,齐眉拉了李淑月出来说话,“孙荪妈真把秦安当女婿了啊?”

    李淑月点了点头,这其中的差别很容易看得出来,匡咏梅来看秦安是很正常的,提着水果和营养品当然也是正常的礼数,仲怀玉却显得理所当然地亲近了许多,若不是当自家人,谁来看望人会费心费事地熬汤的?

    “真不好意思啊,让你们挂心了。”秦安看着匡咏梅把水果东西放到床头,还有仲怀玉的汤,心想不能一边倒啊,叶子家的父母得怎么下功夫呢?这关系不行啊,远了点。

    “你瞧你也真不小心,刚听着这消息,可不把你仲阿姨给吓坏了,要不是叶子和孙荪都说没什么大事,她早就跑过来了,这不赶着紧着就炖好了猪蹄子汤给你送来了?这叫伤哪补哪,你仲阿姨的意思是每天都给你炖一盅送来,你有口福了。”瞧着秦安确实不像精神萎靡的重伤模样,匡咏梅也有心思说两句玩笑话了。

    “呸……这怎么就是口福了,这种口福不要也罢,就是给你做好吃的送来了。”仲怀玉却停忌讳这种把坏事说成挨着了还算福气的话,感觉不吉利,她原来身子就不好,也不喜欢别人把她当病人对待,“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别提,这些伤啊,病啊什么的,你越提它,它越折腾人起劲,不提它,它呆着没意思,就走的快,跟人一样。”

    “妈,你这是什么道理?”孙荪忍不住笑了起来。

    ------------------------------------------------------------------------------------------------------------------------------

    我还是得12点以后码字啊,从明天晚上开始,继续12点以后努力吧,要不然真没法子提高数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