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心动 > 正文 第139章 秦安和叶子什么关系
    第139章

    秦安和叶子什么关系

    一场秋雨一场寒,湿漉漉的地砖散发着寒气,梧桐落下来的叶子被扫在一堆,边沿被染湿了的尘土巴巴地粘在一起,仿佛是一个落叶掩埋着的坟墓。

    秋,是这样的落寞。

    “嘻嘻……”

    笑声却是这样利落而清爽,小女孩弯着腰,双手按着膝盖,呢子长裙的后摆高高翘起,露出一小段被厚厚的黑色打底裤包裹着的大腿,尽管衣衫渐厚,小女孩的小腿依然纤细,没入了黑色的圆头牛皮平底鞋里。

    叶竹澜正低头看着秦安做俯卧撑,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秦安的伤终于好了,而且在陈夭夭的指导下进行了有计划的康复锻炼,现在秦安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加强壮了。

    孙荪的眼眸子里也流露出一份安心,终于愁云尽去,秦安又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家伙了。

    “你现在还是少逞强的好,我还是有些担心。”孙荪拉住叶竹澜的手,秦安居然为了证明自己恢复如初了,要让叶竹澜站到他身上去。

    “就是不想让你担心,我现在不但恢复如初了,还比以前强壮多了,陈夭夭家的功夫真的很厉害。”秦安招了招手,“来试试吧,我有分寸的,我可不是光会逞能的傻小子。”

    “你就胡闹吧。”孙荪嗔恼地瞪了她一眼,却放开了叶竹澜的手。

    叶竹澜脱掉皮鞋,一下子就蹦到秦安的屁股上去了。

    “妈啊,哪能这样,你当我是弹簧床啊。”秦安一下子就被她压的趴地上去了。

    叶竹澜又咯咯笑了起来,“我可不敢站起来,我抱着你。”

    叶竹澜俯下身子,双手紧紧地搂住秦安的脖子。

    “我看你起不来了。”孙荪也笑了起来,俯卧撑向来是女孩子的弱项,孙荪还能做多点,叶竹澜做几个就不行了,而且俯卧撑这种锻炼方式对于女孩子来说太不雅观了,没有办法再男孩子面前做,一压下去,胸口的衣领就垂下去了。

    秦安深吸了一口气,按照着陈夭夭教授的方法,调整着呼吸和身体承受的力道,缓缓地支撑起了双臂。

    “真的能做啊”叶竹澜惊喜地喊了起来,随着秦安的一起一伏,她也跟着一起一伏的,感觉就像坐船一样。

    秦安做了几个就爬了起来,炫耀地向孙荪鼓了鼓手臂上的肌肉,“怎么样,我厉害吧?”

    “一般般吧。”孙荪别过头去,嘴角含着笑,她可不想满足他炫耀的心理。

    “听说赵飞燕能在掌中起舞,孙荪你试试。”秦安却没有受到打击,越发得意了。

    “不行,那不是真的,除非赵飞燕像秦沁那样小小的。”孙荪估计秦沁都不行,就算秦安的手掌能支撑起很重的重量,可是要在上边跳舞,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古代人都能举千斤的,手掌上跳舞算什么,来试试吧。”秦安蹲下身去,伸手示意孙荪踩上去。

    叶竹澜穿好了牛皮鞋子,笑着推了推孙荪,“你不试试,他肯定不会死心。”

    孙荪犹豫了一下,脱掉了那双和叶竹澜一模一样的牛皮鞋子,伸出小脚踩了踩秦安的手,有身子微颤着缩了回来,眼眸子里有微羞的笑意,“不行,我怕痒。”

    秦安可不干,天气冷了,女孩子们的衣服穿的越来越多了,夏天能看到的秀气的小脚,纤细的小腿,还有一点儿白嫩白嫩的大腿肉,现在都稀罕的紧,孙荪穿着洁白的棉袜,握在秦安手里,温温暖暖的,有着女孩子小脚儿的香味混合着牛皮鞋子的气息,不难闻,格外让人感觉刺激而诱人的舒服。

    “他挠你脚底板了?”叶竹澜觉得是秦安使坏,手指头翘了起来,指着秦安说道,“你可不许胡闹,要不孙荪会摔跤的。”

    “不是,就是痒……”女孩子的脚尽管没有像古代那样宝贝和神秘了,可是要交到男孩子的手里,总有些本能的羞耻的感觉,再对自己身体注意清洁的女孩子,也会在她喜欢的男孩子面前担心自己身子某些部位会不会有什么让他不喜欢的地方。

    这些原因,总是容易让人紧张,一紧张,肌肤就格外的敏感,许多怕痒的人,只要吓唬吓唬,就会自己止不住地笑起来,更何况孙荪这样身子敏感的体质。

    “有什么痒的,他不是很厉害吗,我们一人踩一支脚,看他抬不抬得起。”叶竹澜又脱掉了鞋子,穿着袜子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地跃跃欲试。

    “来吧,谁怕谁,我一挑二肯定没有问题。”秦安嘻嘻笑着,当然是双关语了。

    叶竹澜没有注意,孙荪却羞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想都别想了。”

    孙荪止住笑,踩上了秦安的手,叶竹澜也跳了上去,秦安的手很大,两个女孩子那小小的脚握着一双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秦安开始使劲,脸颊都涨得通红,却是根本没有动静,不过这种力道倒是让两个女孩子有些站立不稳了,咯咯笑着东倒西歪,赶紧抓住秦安的肩膀。

    秦安受不住力,被她们两个推倒在草地上,三个人顿时尖叫着,嬉笑着,乱糟糟地滚到了一团。

    “大清早的,这么好兴致呢?”

    叶竹澜和孙荪正捶着秦安,听到这个声音,三个人马上慌慌张张地站起来,玩的有些得意忘形了,没有想到小区这么偏僻的角落,仲怀玉也会来到这里。

    “我们和秦安玩呢。”孙荪有些紧张地脸红,不知道妈妈会不会看出些什么来,毕竟就算三个人关系再好,要是正常一点的话,叶竹澜也不会在穿着裙子的情况下还分开腿坐在秦安身上和他打闹。

    “小区的器材好像要换了……我听说那个南东公司得到了红星集团三个高级公寓和五个员工小区全部的健身器材还有进口三个高级健身房全套顶级设备的大单子,结果因为达不到合约上标注的规格,对方拒绝验收,现在差不过要垮掉了……”仲怀玉不放心地敲打着那些健身器材,“没有换之前,你们可别再在这里玩了,小心点。”

    “嗯,昨天晚上的新闻播了,南东公司还是市里边重点扶持的明星企业。”秦安没有多联想,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常见,现在许多公司企业在靠着国内早期不规范的经济环境发展起来,如果不及时扭转弊端,迟早会出事,像红星集团这种企业,国内的企业想要赚它的钱,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到手的。

    “那你们刚才玩什么呢?”仲怀玉话锋一转,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说让我们踩着他的手,看他能不能把我们抬起来,结果他就是逞能,害的我们都摔倒了。”孙荪尽量让自己自然一点,浑若无事地瞪了一眼秦安,分明透着一种小情侣的亲密,她只是想让妈妈知道,自己和秦安亲着呢,没有什么问题,否则她会顾及下叶竹澜,不这么露行迹的。

    “多大的孩子了,尽胡闹。叶子你和秦安玩,我让孙荪去给我穿穿线。”仲怀玉笑着说道,“我新学了一种针法,就是穿线有些难,人上了年纪,眼睛不好使了。”

    “哦,那我先回去了,叶子,再见。秦安,再见。”孙荪松了一口气,朝着叶竹澜和秦安摆了摆手,跟着仲怀玉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孙荪拿起绣针问道,“妈妈,线呢?”

    “先别说线不线的。”仲怀玉坐了下来,望着似乎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儿,“我问你,你和你表弟的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啊,就是他有些木讷,不大说话。”孙荪眨了眨眼睛,感觉有些不对劲,妈妈怎么突然问这个。

    “那你会不会让你表弟握着你的脚,或者骑到他身上去?”仲怀玉盯着女儿,女儿也不简单啊,看上去可是一无所知,但她绝不相信以女儿的心思,以恋爱中女孩儿特有的敏感,叶竹澜和秦安真有什么事情,她会完全看不出来。

    孙荪涨红了脸颊,本能地伸手在兜里握住了手机,就想着告诉秦安了,心在胸腔里一阵乱跳,连忙摇头。

    “那叶子有没有其他特别要好的男同学?”仲怀玉也不看孙荪了,继续问道。

    “叶子在学校里挺招人喜欢的,可是特别要好的男同学没有,秦安算吗?”孙荪还想打打马虎眼,除非妈妈明确表示证据确凿,否则孙荪是绝不会承认的,她可不想三个人的平静的小幸福被破坏了。

    “秦安当然不算……叶子要是有其他的异性朋友,她会这样做吗?叶子虽然有些调皮活泼,可决不轻佻。”仲怀玉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和儿女辈们不一样,在仲怀玉里,女人的脚,不是亲密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人握在手里,至于骑到别人身上去,更是毫无可能,那哪里是普通朋友关系会发生的事情?

    “我哪里知道……我们三个胡闹惯了的,叶子只是没有怎么注意……秦安虽然年纪小,可是在我们三个人中间,你也知道他是最厉害的,叶子只是把他当哥哥一样,平常没有想那么多。”孙荪咬牙说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妈妈。

    仲怀玉随意地点了点头,虽然人们常常说心虚地低下头去,眼神左躲右闪是说谎的标志,可是如果有人想要让你觉得她很真诚,也未必不会盯着你的眼睛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