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心动 > 正文 第143章 最后的试探
    第143章

    最后的试探

    入夜,姐妹两人一起住进了江心大酒店顶楼的套间,赵茗即使并不清楚那个把头发在后腰处扎了一扎,显得有几分孩子气的女孩时什么人物,可是瞧着她和安家大小姐的亲昵,看着那相似的五官容颜,也能够猜得出来她们的关系,据洛水酒店集团的高层说,安家两位小姐在整个安家的产业中具有极高的地位,赵茗自然要小心伺候着。

    赵茗是在研究酒店集团的资料是,看到安许同身边那个优雅的女子,才恍然大悟,那天晚上和绝大多数匆忙**的情人一般跟着秦安来开房又早早离开的女子,居然就是安家大小姐,这才惊骇于自己居然在懵懵懂懂的情形下和这样的人物擦肩而过。

    这样的机遇不至于在现在就给她带来什么显而易见的好处,可是在将来说不定就会这样的一面之缘而为她带来晋升的机会。

    可那秦安也太厉害了点,和安家大小姐**,身边还有两个女孩子,安家二小姐不会也……赵茗看着安家姐妹走进楼层专用电梯,缓缓退了下去,犹豫着拿出了手机。

    前一阵子赵茗接到秦安的电话,说是如果有人入住顶层就要给他打电话,虽然秦安不是赵茗的直属上司,但赵茗的感觉却是听着这位少年人的吩咐没有什么坏处。

    赵茗还是按动了号码,一支粗糙的大手就按住了赵茗的手机。

    赵茗吓了一跳,连忙抬头看去,却是安家那位二小姐身后跟着的高大汉子。

    “希望你不是把两位小姐入住的消息传递出去。”高大汉子松开了手,微笑着看着她。

    “不……不是……”只是刚才这么随意的一握,赵茗就感觉手机有些受不住地发出咯吱声了,也顾不得去看手机坏没坏,赶紧分辨道。

    “那就好,你要清楚,是谁决定你在这个位置上做不做的下去。”高大汉子是张小飞,多年的安保经历和丰富的履历早已经让他对周围人群任何可疑的形态动作背后的意味了熟于心,他可是看着赵茗一边回头一边犹豫着掏电话的动作。

    赵茗连忙点头,尽管这个男人似乎只是个保镖,可安家小姐身边的人,她怎么敢得罪,连忙否认离开了。

    张小飞在楼下检查了可能的安保漏洞,待到夜色渐深,这才接了安洛离开了酒店。

    黑色的幻影溶入了流光溢彩的车流之中,安洛看了看时间,微微皱眉,“快点,等会姐姐醒来了不好解释。”

    张小飞让司机拐入了环城路,迅速离开了省城。

    道路渐渐偏僻,两旁零星的路灯照耀的水泥路面一片惨白,车子绕过一个弯道,就能看到一个大照灯峙立在高空,将明亮的白光披散下来,有山,有水,竟然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庄园。

    “人都找来了吗?”安洛问道。

    张小飞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容貌还有几分相似,可是气质差太多了。”

    “没有关系,容貌像就行了,那时候他哪里有这份心情仔细分辨的出来?”

    “可小姐……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看吧,也许有用,也许没用,我也不知道。”安洛摇了摇头,眼眸子里有些迷茫。

    电话响起来,张小飞把电话交给安洛。

    “唐书记啊……谢谢了,幸亏这里是划给经开区,有你做主,要不然让省高速拐一点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块地我要了……嗯,以后我会住这里的……是,一直住这里。”

    安洛挂断电话,叹了一口气。

    “小姐,那要定居,还得再重新布置吧。”张小飞觉得现在这处庄园完全不够格啊,别说比不上在美国的安家大宅,甚至不如范轮铁恩古堡的气派。

    “不了,就这样吧,我是个念旧的人,许多东西,习惯了,就不想看到改变。”

    安洛微微一笑,张小飞不明白,明明新盖的房子,怎么会说是念旧?

    来到庄园,在灯火通明的前庭,一行人已经等候着了。

    安洛走下车子,看着前边众人熟悉的脸庞。

    “再排练一次,我看看效果。”安洛盯着那个身材高挑,有着忧郁沧桑眼神,脸庞上的线条尤其分明,帅气十足的男子说道。

    ……

    ……

    尽管秦安已经被调到高三一起上课,上课时间比高一高二年级早半个小时,但秦安依然坚持和叶竹澜,孙荪一起上学,这也是他答应到高三上课的条件。

    同样的,最后一节自习课他也不会上,要和两个女孩子一起回家,否则上一年高三,却要付出上学放学不能和她们一起走的代价,这对于秦安来说,那太不值得了。

    周六,叶竹澜和孙荪放假了,秦安却要去上学,只能一个人去了,吃完早餐,拿着书包和手机出门,秦安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发现收到了一条短信。

    “老公,我回来了,开车来接我吧。”

    秦安连忙打电话请假,赶紧回了短信,“你在哪?”

    “你先上车嘛,一会就知道了。”

    秦安这时候哪里还会迷迷糊糊地以为这是什么穿越时空的手机信号?只当是她的什么小玩笑,虽然许久没有见着了,可她不也会时不时地撒娇么?正是这样的语气吧,秦安可一点也没有觉得印象模糊了。

    “嫂子,中午不要去接我了,下午我再给你电话。”秦安和李淑月说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

    李淑月看着秦安的背影离去,突然有些恍惚的感觉,好像他走出这个房间,就会这般消失了一般,这种没来由的不安让李淑月赶紧追了出去。

    “秦安,给我电话。”

    “知道了。”秦安笑了笑,他很明白,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里边包含着的是对他的关怀,牵挂和依赖。

    李淑月看着他的笑容,没有像往常那样安心,有些心慌慌地回了房间,竟然有一种那天矿难发生前的莫名惊恐。

    没事的,没事的……李淑月不停地告诫自己,连忙又打了电话让秦安路上小心点。

    想了想,李淑月又拨通了王红旗的电话,“王哥,秦安刚刚出去了。”

    “他没让我跟着啊。”王红旗疑惑地问道,李淑月这个电话打的有些奇怪。

    “他没让你跟着啊……那你能不能跟上他啊……”李淑月急忙说道。

    “这……”这个当然不合适。

    “求你了,他知道了,就说是我让你跟着的,他不会说什么的。”

    “好。”有李淑月这句话,王红旗就放心了,他可清楚,秦安不会和李淑月计较什么。

    “他刚下楼……去了街对面的车库。”李淑月跑到阳台上看着秦安往街对面去了。

    “放心吧……那我只保证他的安全,他的事情……我不好向你汇报。”王红旗还是要说明一下。

    “他没事就好,我就是有些怕。”李淑月挂断了电话。

    王红旗纳闷的很,他现在已经不是没结婚前的光棍汉子了,李淑月怎么就像个不放心老公的小妻子似的,对秦安这态度有些太着紧了吧。

    王红旗也没有多想,连忙收拾好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