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心动 > 正文 第145章 现实,记忆,还是梦境?
    第145章现实,记忆,还是梦境?

    湘南的秋冬清冷湿寒,雨雪却少,晨间原本有些阳光明媚的样子,这时候却阴渗渗的,茂密的树林里斑驳的光影消失的无影无踪,缓缓颤动的枝叶发出一声声细碎婆娑的响动,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

    秦安有些惊恐地清醒过来,眼前的这一切熟悉而陌生,在亲吻着那些字迹的时候,那过往记忆里的声音犹如在耳畔响起。

    秦安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少年人的装扮,没有让他在恍惚间就成为了一个神思不属的中年男人。

    秦安感觉额头前一阵发冷,摸了摸,居然是潸潸而出的汗水,秦安摸了摸那些自己,努力摇了摇头,这不是安雅写的字,现在是一九九七年,他最心爱的女儿,还没有出生。

    他对女儿的爱,依然还是对秦沁的爱。

    秦安踉跄着跑回车子里,看了一眼小亭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按照导航上的箭头提示前行。

    山间的天气变化更快,原本是虽然有些清冷,却还算明媚的秋晨,这时候已经是阴云密布,强大的发动机依然在制造着让人心安的强劲轰鸣声,然而这仿佛是唯一的声音依然带着一份让秦安莫名抗拒的力道,似乎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这种声音正在牵扯着他回去。

    这一辆车,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就像他一样。

    秦安深深地呼吸着,瞧着前边或高大,或瘦弱的树木一颗颗,一片片地划过,看不到头顶的天空,看不到远处可以眺望的山谷,原本在秦安的印象中并不太长的山道,居然好像无穷无尽一般。

    秦安正想稍稍加速,几滴雨却打在了车窗上,秦安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保持着安全的速度继续前行。

    山路不停地环绕着,不停地重复着单调的景色,秦安感觉有些恍惚,猛然间前边似乎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朝着他招手,秦安一个急刹车,跳下车去。

    前边却是空空如也,好像只是幻觉,秦安匆忙跑过去在周围查看着,却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人行走过的痕迹。

    雨水打在秦安身上,湿冷湿冷的,秦安抱了抱肩头,身体打了一个寒颤,钻进了车里。

    继续一路前行,不一小会,那女人和孩子再次出现了,秦安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再看错,可是当他跑过去的时候,却依然什么都没有。

    这个世界有太多超越人类常识和无法理解的东西,秦安却并没有往神秘学方面的东西上去想,这一切都太诡异,而且有她的影子在里边,是她发的短信让他过来,这应该不是什么偶然,未必就不是她安排的。

    秦安回到车里,抹干净头上的雨水,拿出手机,手机上却是一格信号也没有。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毕竟即使十多年后,通讯信号也没有完全无差别覆盖,秦安开着车走走停停,终于找到了有一格信号的地方,连忙给那个十一位的手机号码给拨了过去。

    这个只能发短信,从来没有拨通过的手机号码,居然通了。

    “喂,老公……你到哪了,我都到家了……”

    声音咋一听有些陌生,却在下一刻撩拨起他心底的记忆,这个声音属于妻子,属于已经为人母的妻子,多了一份圆润和轻柔。

    “喂……”

    秦安的声音颤抖着,难道自己真的拨通了一个跨越时空的电话?

    “喂……喂……这信号……”

    听筒里传来一阵电波的咝咝声,接着电话就断了。

    秦安连忙去看手机,果然又没有了信号,尝试了几次,再也没有拨通,短信也发不出去。

    秦安丢下手机,猛地踩下油门,跟着导航仪上的指示飞速赶去。

    那个诡异的女人和孩子的影像又出现了一次,秦安没有再停,那女人和孩子却在他的车旁一掠而过,两双空洞而冷漠的眼神划过车窗和秦安匆匆一瞥错过。

    秦安遽然回头,后视镜里却依然没有人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秦安却清楚地看到,那女人和孩子的模样,分明和自己的妻女有几分相似,只是那眼神和姿态……不似活人。

    秦安的手颤抖着打开空调,让车子里温暖一些,驱散着心头的寒意,他随手打开了音乐,却是一个低沉悠扬的前奏,熟悉的经典卡农,完美地渲染出一种积蓄和等待爆发的意境……这是《凤凰》的曲子。

    秦安怔了怔,如今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还有谁能演绎这首曲子?然而这首让他情牵梦绕的曲子,这时候却让他不得安宁似的燥乱,匆匆忙忙关掉,打开了广播。

    每一个电台,播放的都是《凤凰》。

    秦安手忙脚乱地准备关掉广播,但是曲子却不停地在车子里回旋,仿佛自那虚空中传来,无迹可寻。

    秦安的心陷入一片惊恐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急忙停下车,秦安跑出车子,淅淅沥沥的雨透过林木砸在他身上,那熟悉的乐曲却从四面八方传来,从那灌木从里,从那遥远的前方,从那刚刚驶过的后方,从他的脚底,从他的头顶一声声地传来。

    仿佛是召唤,仿佛是催促,仿佛是纠缠,让秦安无从抗拒,秦安抬着头,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踉跄跌进车里,眼睛被雨水打湿,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导航仪上的时间在飞速跳动着。

    一九九八……一九九九……二零零零……

    瞧着那不停跳动着的时间,秦安只感觉一阵眩晕,接着就昏死了过去。

    “其实我想过,我们如果一直是这样的好朋友,长大了,我就嫁给你。”

    “中考你要是考的比我好,我就让你亲……要不你想都不许想。”

    “秦安,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

    “我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

    秦安突然间清醒过来,猛地坐了起来,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仿佛是吃了太多安眠药才入睡之后又被惊醒的难受劲,双手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脑袋,竟然好像要炸开了似的。

    秦安揉了揉太阳穴,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神一愣,这一双手不再透着少年人特有的白皙和活力,而是一种成年男人的感觉,有些过于细密的纹路,透着一种不再青春的泥黄色。

    秦安讶异地瞧着中控台上飞转的时间在这一刻才缓缓停下来,感觉手腕上有些沉甸甸的,竟然是一支有着沧桑历史感的百达翡丽,秦安记得这支手表应该是老丈人的收藏之一,在秦安的一次生日时送给他的。

    手表不重要,引起秦安注意的却是,虽然没有年份,但是月份,日期和星期完全和中控台上显示的一模一样。

    秦安一阵发怔,感觉自己好像木偶一样,被人把灵魂都给剥离了,开始有些行尸走肉地分不清楚现实,记忆还是梦境。

    秦安一脚踢开车门,有些晃悠地走下车来,看着前边熟悉的房子,极远处的一抹阳光拨开云雾,洒落了山坡下高尔夫球场上一地璀璨。

    “爸爸”

    安雅飞奔而来,远处的安洛嘴角含笑,孙炮和秦小天正在给他们的新女友指点鱼池里贪吃的大锦鲤,秦淮和安许同开着电瓶车,似乎是准备去不远处的湖里垂钓。

    秦安看着这一切,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

    本书不做梦,不二次穿,非文青结局。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