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重武神 > 正文 第一卷 五湖四海龙腾起 第223章 灵鹿花伞侯玉诺
    这一战,你必输!”

    东门军视线对撞茅宁之际,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全身的气势骤然放开之际,欲在挥拳的茅宁眉头当即一挑。

    目露惊愕猛的向身下看去,立刻发现自己周身四处演武台石,竟寸寸裂开。

    身上衣襟和发丝也在向上飘去,似有一股强大的引力从大地涌现而出。

    就在此时,那东门军身上突然溢出一股惊人的锐气。

    这股锐气出现后,紧随而来的是令人震惊的磅礴灵压。

    茅宁睁大双眼,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刚刚的东门军竟未施展全力。

    “此战,我东门军秘术足以力胜与你。”

    “就让我用此秘术,结束这一场战斗吧!”

    望着茅宁脸上的意外和震惊之色,东门军林峰大吼一声。

    一掌伸出,方圆数百米内,所有大地被撕开地皮。

    站在演武台外众人,更是被一股从光幕上反弹出的强烈的劲力。

    震的口吐鲜血,向后连退数步。

    一股强大的危机感出现在头顶上空,让茅宁猛的抬头望去。

    脸上的震惊被骇然充斥间,收缩的瞳孔出现一道遮蔽阳光的阴影。

    这阴影直到落下百米,才发现那是遮天蔽日般的巨大手掌,仅手指便有十米。

    尖锐的呼啸,还未落下,便让茅宁脸色一白,猛的喷出一口鲜血。

    演武台上方圆百米石基地板,更在这手掌强大压迫下,陷出巨大的手印深坑。

    “杀机,手掌中竟是满满的杀机”

    “这东门军,竟然想杀了茅宁!”

    演武台下,魁首世家天骄中,所有人忍不住心头一凛。

    孟阳与傅天卓对视一眼后,更是皱着眉头,望向那神色狂戾的东门军。

    望着气息锁定自己,从天而降的巨大手印。

    茅宁心头剧震,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那磅礴的压迫力带着的撕裂感还未到,便让他皮开肉裂,鲜血凝滴。

    白色衣袂舞动间,登时被毛孔溢出的鲜血染红。

    咬牙忍痛的他,深吸口气,心念微动间。

    一道带着破空声银色闪电,赫然从他手中玉箫奔出。

    接着,这银色闪电围着茅宁身体旋转一周,被他抓在手中。

    灵力注入下,银色闪电耀光一闪,立刻变成六米长一尺宽的巨剑。

    剑尖泛起刺目的银芒下,被茅宁抓在手中猛的向落下的手掌上刺去。

    “天决,凝剑字!攻”

    呼啸轰隆间,一股卷动天地的银色飓风,顿时向四面八方奔泻扫荡而去。

    而落下的手掌仅仅一滞,轰鸣回荡间再次拍下,刺耳的厉响一响,巨剑竟直接崩断。

    “啊啊啊啊”

    痛苦的嘶吼声传出,茅宁面色扭曲,七孔流血,喷出数口鲜血,猛的跪在地上。

    狞笑的林峰大喝一声,手掌再次落下,想要直接压死茅宁。

    “你敢”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咆哮声突然自天边出现。

    这愤怒的声音出现的同时,另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轰然间,也自远方出现。

    瞬间略空千米,如坠大地的流星,直奔此地而来。

    那压在茅宁身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手印,竟在这一声怒喝下,直接涣散起来。

    心神震动的东门军,瞳孔猛的一缩,当场喷出一口鲜血。

    神情骇然,爆退同时望着踏空而来,落在茅宁身前两位目露愤怒的老者。

    灵识扫去,东门军终于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其他演武堂周围的弟子,更是被惊得脸泛恐惧。

    呼吸急促间,那从老者身上散发出的威压,足以毁天灭地。

    “宗师,这是宗师境的威压。”

    “传承石碑的守护长老”

    “完了,这一次东门军完了。”

    “就算茅宁不死,他东门家也别想获得魁首世家之名。”

    “杀意如此之重,看来茅宁在东门军心中已有执念心魔。”

    “哎!”声声叹息自人群中发出。

    台上,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熟悉的两道背影,茅宁喉头微甜。

    张嘴想要说什么时,气血崩断两眼一黑,喷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

    这一幕,不仅吓的观战台上的茅家家主脸色大变,身上杀机狂飙。

    更吓的东门家主,面色苍白,猛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茅家茅宁若是死了,他东门军别在想靠着乾元宗争夺魁首。

    更别想靠着世家,在整个南州,整个赵国苟延残喘。

    数百位南州有头有脸的世家家主,以及城主都看着,影响不可谓不大。

    被赵国除名都是小事,更惨的话,将会被流放到古葬旧土之地。

    就连他,他门下弟子也不例外。

    “茅兄,这,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面色如纸白的东门家主,目光蛋疼,神色上全是不安。

    “无需多说,茅宁若是没死,我茅家找你仔细算账。”

    “若是死了,你东门家,就准备去古葬旧土之地杀敌抵命!”

    “敢在乾元宗魁首大比上,公然杀害比斗弟子,你东门家等着被惩戒司制裁吧!”

    说道这里,茅家家主横眉怒目,翻腾的气血令他看起来宛如狂暴的雄狮。

    其他世家听到这里,也是人人自危,皱着眉头不敢望向脸红筋暴的茅家家主。

    目光闪烁下,时不时将自己的视线落在演武台自家天骄身上。

    灵识扩散传音间,嘴巴也悄悄的抽动起来。

    演武台上。

    望着握紧拳头,目露杀意的两位老者,东门军目中戾色一闪。

    肩膀微颤下,声音颤抖道:“弟子杀心没有收住,与东门家无关。”

    “若长老惩罚,请惩罚弟子一人。”

    “一人?老夫告诉你,茅宁若是死了,你东门家没有一个人幸免。”

    “来人,将他带下去,取消东门家所有灵石供应,还有魁首名额。”

    “老夫告诉你,杀人是畜生,杀同门师兄弟更是畜生不如。”

    其中一位长胡老者瞋目切齿,瞪着眼睛望着东门家。

    寒冷的声音,仿若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脱下金甲弓箭与长枪的东门军,歉意的看了眼远处被救治的茅宁。

    在被前来的惩戒司往脖子,套上一道隔绝灵力的鱼白铁圈后,离开了演武广场。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东门军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谁知道呢,可能打着打着守不住了心,我们只能祈祷茅宁不要有事。”

    “茅宁若是不死也是重伤之躯,与今年的魁首大赛无缘了。”

    望着茅宁被弟子殿执事抬走的身影,傅天卓与孟阳也忍不住可惜起来。

    “听到没,杀人是畜生,杀自己以后并肩作战的同门,更是畜生不如。”

    心脏狂跳,还在后怕中的田姓导师蹬上演武台,就忍不住大声怒吼。

    在他主持下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还没及时阻止,他同样难辞其咎。

    要不是五峰峰主不在,从传承峰调来两位护峰长老,恐怕后果更严重。

    一想到这里,田姓导师本就是红色的脸,更加怒红起来。

    而茅家家主与东门家家主,也在这时离开了观战台,去看自家弟子。

    至于东门家需要承受怎样的惩罚,还得看茅宁能否苏醒过来。

    “魁首比斗继续,侯家侯玉诺上场!”

    “我认输!”侯玉诺亭亭玉立的倩影,刚走到雷霆玄柱下还未扭头。

    一位腰缠铁链,身穿灰色云浮劲装的俊美青年,果断摇了摇头。

    此人身姿挺拔,透着闲雅,脸上表情淡淡,就算认输的声音引得周围弟子议论声连连,也没有丝毫色变,好似根本不在意一般。不过眉宇间多的颇是无奈。

    “苏家苏邢,蛮天峰弟子,一身蛮纹早已凝聚近千道。横脸的筋骨和铜皮铁肉,不仅刀不留痕,剑不留迹,连极品削铁级攻击宝物能都用肉身硬撼的存在,竟然认输了?”

    “不认输能怎么办,苏家弟子都是一群炼体的弟子,碰上控制武兽的灵鹿花伞侯玉诺,就如老鼠碰到了猫怎么打?光是放出几只初武后期的武兽,与你硬碰硬,都能碰的你头晕脑胀,气血逆流,甚至还可能被碰傻,换我,我也认输!”

    “苏家,巨神苏邢若认输的话,那么接下来”

    “接下来就是沈家,被人称为是诡道凶器的沈飞邈了。”

    “不过他,嘿嘿”傅天卓讪讪一笑,挑着眉示意孟阳看向那位手拿羽扇的青年。

    孟阳视线刚刚移去,就看到这位一息黑袍,鹰鼻凤目,脸上挂着邪魅微笑的沈飞邈,一挥手中羽扇,宛运筹帷幄的军师,却说着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话来。

    这尼玛,逼装的那叫个风轻云淡,气宇不凡。

    “沈家,沈飞邈认输!”

    话音一落,他也干脆的向后退了一步。

    凤眼一闪,如泛三月挑花,盯着雷霆玄柱下的倩影。

    邪魅的笑容一转,竟抱拳向侯玉诺潇洒施礼。

    “卧槽,这个闷骚男,原来是”

    看到这里的孟阳,那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还别说,琼姿花貌侯玉诺打着花伞站在原地。

    脸上的婉柔微笑,配上她香娇玉嫩的玉臂玉腿。

    当真如月里嫦娥,般般入画,逃之夭夭。

    “一半一半吧”

    正当孟阳被这一幕惊艳到时,傅天卓臭嘴一出,瞬间打破了孟阳的幻想。

    面露得意之际,继续解释道:“沈家是用诡道的,世俗称为暗器,咱们却称之为诡术。”

    “诡术威力越大,对自身损耗也极大,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技。”

    “对上拥有数头武兽的侯玉诺,自然不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